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报复行动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17 2019.05.14 01:13

  话说这一车队人逃出曲阳数里之地后,在一个小山坡边停下了,他们拍打着后背和胸脯,试图缓口气。

  在见到曲阳里面没有人出来追杀他们这才松了口气,但,恶人一般都是这样,一旦命保住了,那他就会变本加厉地回来报复。

  他们不甘如此,便找到了曲阳县城周边的一个名叫惠平的县城,城中有一个名叫朱华的县令,手上还有个一千多人的军队。

  经过一番琢磨,这群人一想,找朱华杀回去!血洗曲阳,一雪心头之恨!

  这朱华也是个胆小怕事的主,曾经坐上这个位置可没少使银子,现在安平王的钦差来了,怎么着都得给个面子。

  于是唯唯诺诺地他就答应了,并派出惠平第一大高手——宁启带着五百甲士准备讨伐曲阳。

  消息很快便传回了曲阳。

  老陆羽一听这个情况,那胡子都快气歪了,吃着饭呢一拍而起,满满都是不安:“这下倒好,咱们曲阳就不能有几天太平日子吗?”

  一旁若无其事的陆黎一言不发,只顾着不停地夹菜,吞饭。

  “儿啊,你觉得此事?”李氏呆呆地看着陆黎。

  “娘,您别像父亲那么紧张,据我所知,这次那帮杂碎就是找了咱们隔壁的朱华,那家伙平时也不怎么作为,那士兵简直和咱们的劳力水平差不多了...”陆黎嘴里吞着一口饭,他摇着手里的筷子说。

  “行了吧,你小子,你怎么知道他们找了朱华呢?”陆羽瞥了瞥还在若无其事嚼着米饭的陆黎,带着点不屑问道。

  “爹,你怎么这么古板呢?”陆黎头也不抬,继续吃饭,“你难道不知道,两地人民是有亲缘关系的吗?出兵可不是一件小事,这样一来,惠平的人们难道不会来给曲阳的亲戚报个信啥的?”

  ...

  陆羽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怏怏点点头,然后摆出一个滑稽的笑:“这么说好像也是哦...”

  “要怪啊,也只能怪您老,平日里不知道体恤民意,只知道一味地去爱护,这是不够的,真正应该做到的,是时时为百姓们想,把自己当一个百姓,这才能融入进去。”

  陆羽一听这话可就不开心了,什么叫自己只知道爱护,爱民如子难道不对吗?况且自己本来就是朝廷命官,呃..说错了,是朝廷一个官员,本就和百姓不是一类人,何谈融入进去?

  “你小子,别在这说风凉话,你现在能吃饱还不仰仗着你老子我没日没夜地操劳吗?这些年来,你知道我顶住曲阳这面天受了多少委屈吗?”陆羽无奈地哀怨道,但这正中陆黎的下怀。

  “没错!”陆黎猛地一下把手里的筷子砸到桌面上,然后“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爹啊,你说的真好,你的确受了不少委屈,但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您太软弱了!”

  软弱!?陆羽像是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鄙夷,然而这个行为竟然出自自己的儿子!?

  这还能忍?

  “陆黎!”陆羽气愤地直呼,“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跟着那个姓李的学了几年你就不得了!这世上的事你懂的少着呢!”

  “我只知道,活着当自强。”陆黎淡淡地答道。

  “你!”陆羽仿佛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还跳了,“你个逆子!”

  “黎儿!你少说两句,你爹现在本来就在气头上...”李氏连忙出来劝架,拉了拉陆黎的衣袖。

  “娘~”陆黎嗲嗲地应道,“你不能老护着爹,都快把他惯坏了。”

  ...

  “你!”老陆羽的小胡子都气歪了,伸出巴掌就准备扇向陆黎。

  “爹。”陆黎喝了一声。

  陆羽的巴掌就悬停在了空中。

  “你又打不过我...”陆黎道出了下句。

  “你...”陆羽吃力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亲生的儿子...

  “黎儿!你可别气你爹了。”

  陆汉兴置气般地点点头。

  陆羽这才放下巴掌,渐渐转入平静:“那,你个臭小子,那你说说,朱华来犯,我们如何应对?”

  “曲阳的军队在何处?”陆黎仰起脸,看着陆羽。

  “在...在曲阳城西,统兵的是祝银。”

  “大概有多少人?”

  “两百来人?”陆羽嘀咕道。

  “你堂堂一个县城,才两百来人!?而且,为什么军权不在你手上?”陆黎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老爹,为什么人家就可以随便调兵,你这个代理县令白干了简直。

  “黎儿,你不了解情况,你爹啊,仅仅只是一个小粮官而已,要不是之前的县令死了,这曲阳也轮不到你爹指手画脚的,朝廷不信任你爹,剥夺了你爹掌兵之权,反倒是派了一个无所作为的祝银来这里。”李氏解释道。

  陆黎点点头,其实在汉朝县令本来就不掌兵,这不属于县令可以管辖的范围,但是到了大汉末期,朝廷腐败,社会动乱,各地诸侯均拥兵自重,别说你是一个文官太守,你都可以拥兵万余人。

  “那这个祝银?是个什么人?”

  “这就是个无耻之徒。”陆羽突然激动起来,是这样,早年间,还是陆汉兴还小的时候,陆羽跟这个祝银就有过一些瓜葛,“曾经,曲阳附近闹匪患,我去找那个姓祝的,要求他保护曲阳百姓,结果这个人说什么没接到朝廷的诏书!?结果搞得民不聊生!”

  “朝中为什么不下旨?”

  “这年头了,朝廷自顾不暇,怎么会去理睬我们这荒野小镇?”陆羽叹息道。

  “爹,你终于承认大汉现在已经...”陆黎一见机会来了,赶紧接过话茬。

  “住嘴!”陆羽呵斥道。

  “行行行...”

  “这个祝银,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陆羽越说越激动,“想找他帮忙?那简直就像大汉回到鼎盛时期那样不可能!”

  ...

  “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陆羽悲观地摇摇头,答道:“做不到的。”

  “我有办法。”陆黎炯炯有神地看着陆羽,语气坚定地说道。

  “哦?黎儿,你有什么法子?”李氏倒是来了兴趣。

  陆羽也把目光聚焦在了陆黎上。

  陆黎被这一看,脸蛋有点泛红,“咳咳...爹,你要听吗?”

  陆羽一怔,嘿,这小子是给自己下套了啊!

  “你说。”

  “我的意见是。”陆黎一字一顿地说,

  “杀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