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交锋!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093 2019.06.26 23:02

  慌乱之中,陈记猛的一下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宁启率领大军杀到!现在已经在冲击敌人的外翼了!

  陈记顿时精神抖擞,挺起大刀再度和夏侯志拼杀起来,这一次,夏侯志没能击败陈记,反倒是被宁启打得全军溃退!

  匆忙之下,夏侯志和徐泽领军撤退,退回了大阳。

  宁启催马赶来,救下力竭的陈记,也带着军队向后撤了五里,在一处高地安营扎寨,与大阳对峙。

  陈记一见到宁启,差点就老泪纵横了,他向宁启诉说西凉军的骁勇..

  宁启没有办法,只能安慰了陈记,遂而,宁启来到高地上眺望远方的大阳。

  “嗯...西凉军的确训练有素,刚刚在冲杀时,退却也有条不紊,丝毫没让我们占到什么便宜。”宁启喃喃自语道。

  “将军!”副将费伊上前来到,喊了一声。

  “什么事?”

  “将士们想问,安营扎寨,我们是久驻还是?”

  这的确是个问题,宁启皱眉思索一阵,一时半会他很难给出答复...

  久驻的话,就得排布有序,建立围栏,如果只是住一宿,那这些都省了,问题是,先机丝毫没有占到。

  如何拿下大阳呢?宁启费解..

  想了一会后,宁启轻轻叹了口气:“久驻吧。”

  “明白。”费伊离去了。

  宁启是一个反应能力很强的将领,在关键时候,他能够保持理智!

  他不相信背水一战,他只相信战力。

  此时手上三千人马,怎么着都打不了一个满载一万西凉军的大阳。

  没办法..只能等陆汉兴了。

  宁启写好一卷简,吩咐信差加急送向后方陆汉兴部。

  同时,安营扎寨的时候,陈记亲率五百卫士围着营区巡视,以备西凉军袭营。

  而西凉军经此一仗,一个下午都没有什么动静,晚间,大阳城内炊烟缭缭..

  宁启也吩咐开饭,经过粗略一统计,陈记的一千前军,只回来了两百多人,宁启的三千军士,也折损近百。

  战事骤然吃紧了..

  “怎么西凉军没来抢营?”

  帐内,陈记问道。

  坐在桌后的宁启正闭目养神,听见陈记的问题后缓缓答道:“因为他们还不知我军虚实。”

  “我军虚实?”

  “上午,我率本部人马全力进攻敌军,一时间敌人还不知我有多少人,战斗力究竟怎么样,所以他们不敢妄动。”宁启仍然闭着眼,一副疲惫模样。

  陈记:“陆将军的任务完成不了可如何是好?”

  “完成不了?”宁启忽然睁开眼,瞪着陈记,“陈记,现在不是任务完不完成的了的问题,而是我们能否撤走的问题!在这里结营,是佯装我们有实力和西凉军抗衡,李榷这才不敢贸然进攻!如果我们退却了,李榷立马知晓,我们无力再战,一定率全军追击!西凉铁骑日行百里,其战马速度远快于我军,到时候全军覆没就在半天之内!”

  一通话把陈记说醒了,陈记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呢。”

  “报!”一士兵匆忙入帐,“大将军,敌军叫阵!”

  “什么?”宁启站了起来,“有多少人?”

  “不足五百!”

  说罢,士兵退去。

  “真是欺人太甚!”陈记不禁攥紧拳头,“将军,给我一千人马,看我出去灭了他们!”

  “你懂什么!”宁启呵斥道,“敌军一万余人,只有五百甲士前来,不是试探进攻就是身后有伏兵!”

  “哦....”可怜的陈记又被浇了一盆冷水,“那怎么办?”

  宁启带着陈记走出帐,朝大阳方向走去:“命令将士们,提高警惕,坚守不战!”

  战备状态立刻开始展开,东寨,西寨的士兵陆续赶来。

  很快,近一千人的阵仗在大帐营口布好,正视面前敌人凌冽的阵型。

  双方相距两百米。

  宁启和陈记披上戎装,屹立在阵前,和对方对峙。

  陈记一看,敌将正是夏侯志。

  “大胆狂徒!安敢引兵来犯!”陈记厉声呵斥。

  狂妄的夏侯志放声冷笑两声:“你不就是上午的那个手下败将吗?怎么?刚刚逃生现在又狂起来了?”

  “你!”陈记气上心头,不禁朝前走了两步。

  “干什么!”宁启轻喝一声,将长矛一横,拦住陈记。

  这个时候,夏侯志又喊话了:

  “一群胆小如鼠之辈,竟敢截杀我西凉勇士,你们找死!”

  “底下的那位朋友!”宁启吆喝道(由于宁启所处地势较高),“你带着一帮歪瓜裂枣,来我帐前是来唠嗑的吗?”

  夏侯志脸色霎时不好了,笑也逐渐变为了怒:

  “有本事,下来与我一战!”

  “你不配!”

  这场战斗,简直变成了口舌之争。

  宁启愣是寒碜半天就是不出兵,底下的夏侯志一会气别人,一会被别人气,天色也渐渐阴沉下来——天快黑了。

  夏侯志见一己之力不够,便命令那些粗犷的士兵们脱下衣甲,裸身如表演杂技一般,戏弄坡上的宁启。

  陈记简直是越看越气愤,他简直是愤愤不平,他就算死了也不愿意被这么羞辱!

  “将军!”陈记猛喝一声,“让我出战!!!”

  宁启摇摇头。

  “将军,咱们就这样被羞耻吗?”

  宁启仍然摇摇头。

  “...”陈记不说话了。

  “也罢..”宁启仿佛下定了决心,“这样吧,这一战务必全歼底下敌军,一个不留。”

  “没问题!”陈记早已经摩拳擦掌了,迫不及待想要一雪前耻。

  “你战得过那个使双锏的贼将吗?”

  陈记有些迟疑...

  良久之后,他说:“那人力气巨大锏法十分精湛,是个强悍的对手...”

  “战不过就直说。”宁启抛下一句话,惹得陈记满脸羞红。

  “将军....”陈记不好意思了。

  “看我杀贼!”宁启骑于马上,怒喝一声!

  夹着马肚冲下陡坡!

  以一股风驰电掣的速度冲向夏侯志!

  夏侯志一见敌人终于下来了,顿时振奋起来,翻身上马,迎战宁启。

  宁启很快和夏侯志短兵相接!

  第一回合,双方战平!

  陈记也领兵杀到,不过他路线一转,从两人的战场边绕过,前去围剿西凉小兵去了。

  第二回合,宁启和夏侯志再度交锋,此番夏侯志略微下风。

  第三合...

  宁启一个回马枪将夏侯志刺落马下,夏侯志瞪圆眼睛坠下马,立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