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曲阳的劫难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30 2019.07.09 23:28

  霎时,天空中划过一记明晃晃的闪电!照亮了整片天空,紧接着,是响彻云霄的天雷。

  陆黎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面前的刘萱,没有其他的,是梦?...

  三更时,熟睡中的刘萱忽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

  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汉兴?怎么了?”

  刘萱坐了起来,看见靠在墙上的陆黎浑身发抖,汗如雨下,面色十分狰狞恐怖。

  “汉兴!汉兴!”刘萱有点慌,她连忙摇摇陆黎,陆黎这才缓缓睁开眼。

  “做噩梦了?”刘萱问道,搂住陆黎的脖子,像哄小孩子一样。

  “快!”陆黎面色苍白,无力地扯开刘萱,站起身,惊呼,“快!随我回将军府!”

  刘萱怔住了:“汉兴,出什么事了?”

  这个时候的陆黎已经在慌乱地更衣了:“我梦见,爹出事了!”

  刘萱一怔,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她不禁嘲笑陆黎:“夫君,你...未免也太...况且,梦里都是反的!”

  “不!”陆黎僵硬地摇头,“错不了...错不了...”

  刘萱本还想继续劝劝陆黎,但突然看到陆黎的眼眶泛起了泪光,于是刘萱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而陆黎的动作也越来越慢,他像一个面临绝望的人,呆呆地杵在床上,痴痴地望着面前的墙。

  “好啦...”刘萱还是按捺不住地上前去,抱住陆黎,抚摸他湿透了的后背,“现在好了...”

  “咚咚咚...”

  府外忽然有猛烈的脚步声传来。

  随即,陆府的门被敲响。

  刘萱:“我去开!”

  陆黎点点头,裹紧被子,不停地叹气。

  刘萱换好衣服去开门,她来到被敲得震天响的府门口,轻轻拉开。

  “嫂嫂!”

  左智泪流满面,一下子跪在地上,他的身后,跟着一排举着火把的士兵。

  “左将军,你这是干什么...”刘萱赶紧搀扶起左智,此时的左智已经泪流满面,眼眶红透,头发凌乱。

  “左智!”陆黎从屋内缓缓走出,嘶吼了一声。

  “大哥!”左智再一次泪崩,跪着爬到陆黎的脚步,哽咽着嘶鸣,“曲阳出事了...那贼人姜武奉曹贼之命血洗礼曲阳,父老乡亲们.....都死了!”

  话刚出口,陆黎也紧绷不住,刷一下哭了,陆黎猛一下跪到在地,和左智相拥在一起,哭个不停。

  刘萱听完,脸色惨白,“这...这怎么可能!?”

  虽然那时马克思主义还没流入中国,但毕竟所有的思想都可以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观点,刘萱很明显是唯物主义的倡导者。

  所以她对朝廷中管祭祀的太常十分不屑。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刘萱不肯相信,在庭院中四处游荡..

  第二天,各路消息都传到了曲阳。

  李霜首先接到了魏苘的线报,这天早上,魏苘收到了一则消息(类似于今天的报纸消息),曲阳,惠平两地被姜武统五千曹兵血洗。

  跟李霜汇报时,魏苘还饶有兴趣,不料面前的李霜面色突变,脑门直冒汗,慌忙起身,不住地叹气,一副不安的样子。

  魏苘十分奇怪,连忙上前问:“军师...你怎么了?”

  李霜皱着眉头摇摇头,道:“没什么,还有谁知道此事?”

  魏苘愣乎乎的,答道:“在下不知。”

  “行了,你去吧。”

  “诺。”魏苘又又迷迷糊糊地离去了,一边挠着头嘀咕,“这是怎么了...”

  李霜开始犯难了,他不是曲阳货惠平的人,对于曲阳的血洗,他更担心陆黎,左智,宁启三人为此受影响,要知道,左智宁启都是军中元老级别的人物!

  陆黎就更不用说了,依他对曲阳的感情,知道此事之后肯定和曹操拼个你死我活...

  刚刚积攒下来的一点军力,可不能就这样败坏了。

  李霜迟迟没有想好,该如何向陆黎交待此事,真是无法启齿。

  但李霜不知道的是,左智的亲信早已把这一大略情况连夜递送到了左智帐中,左智大惊失色,他一刻都不想耽误,又带着巡岗士打着火把直奔陆府。

  有一个很神奇的事情,陆黎在梦中预知到了一切...莫非,世上真有鬼神之说?

  其实,世界很大,宇宙很大,事物的背后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必须永远对未知怀着一颗敬畏的心。

  托梦一说,并不符合科学,但却在很多人身上灵验,这是无法解释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陆黎在做梦的那一刻就已经神魂俱散,我相信大家都听过心灵感应,双胞胎间很常见,人在行事的时候,会对另一方造成细微或是强烈的感觉,包括人兴奋,沮丧,死亡,生还...

  左智和刘萱同为曲阳人,对家乡的感情深厚,更何况出了这么一件大事,曲阳人被血洗,这使陆黎心情沉重。

  这天,陆黎在将军府升帐。

  李霜第一个到帐,一进帐就看见了陆黎满脸血红,发丝凌乱,站在左侧第一个的左智也是同样的模样。

  李霜敏锐地意识到,陆黎已经知道了。

  与其装傻不如直言相告,李霜上前一步:“主公,曲阳...出事了。”

  陆黎挥手叫住李霜,李霜一怔,识趣地闭上嘴,退回右侧。

  待到各路将军汇聚于此后,陆黎扫视了一眼众人,拖着长长的哭音沉重地说:“兄弟们,我得告诉你们一则消息,曲阳,惠平两地,被曹贼血洗了...两地百姓,无一生还。”

  “什么?!”宁启猛然站出来,“不可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左智哭诉道:“昨日下午发生的,晚间我的亲信便告诉我了。”

  “这....”宁启整个人都傻眼了,直接瘫坐在地上,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说是曹操...事实上,曹操根本不知情...统治北方之后,各地各县都需要人管理,而惠平曲阳一线恰好归姜武管辖,此人自视清高,刚愎自用,在巡视曲阳和惠平时,当地百姓怒斥姜武,而老陆羽更是见不得这种篡汉逆贼,对其怒目圆视,最终姜武下了屠城令。

  陆老爷子慷慨赴死,享年61岁,临终前,他大呼了三声:“兴汉!兴汉!兴汉!”

  连同陆家,左家,宁家,三家几乎被全灭,只有追随陆黎的人存活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