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第二次战败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056 2019.06.27 23:22

  一旁奋战的陈记吃惊地看向宁启...

  只用了三回合!

  一击毙命!

  这算什么?陈记不愿意相信,这不科学啊,自己一把大刀也算是纵横一方,尽管,陈记一直很尊敬他的顶头上司——宁启,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与宁启不论是武艺,还是谋略,都差之甚远。

  喊杀声逐渐扩大,哀鸣不绝于耳。

  那帮脱了战甲的西凉军终于意识到自己脱下铠甲是多么愚蠢。

  他们被当成稻草人一般刺杀,新磨的枪口轻而易举地刺穿了他们的胸膛。

  他们溃散,逃窜。

  正当陈记准备陈胜追击时,宁启一举手:“穷寇莫追!”

  再加上天色已晚,宁启下令鸣金收兵。

  第一天的战事大抵也就是这样,那封加急简书很快送到了陆汉兴手里。

  此时的陆汉兴刚刚渡过黄河,便收到了出师不利的战报。

  这使踌躇满志的陆汉兴十分恼怒,但他也清楚,这并不是宁启的错。

  再加上,由于黄河沿岸前几天还有许多楼船,但今天就只剩下一些扁舟,没办法,为了迅速渡江,陆汉兴分批次过河,折腾半天,恍恍惚惚间就到晚上了,所以自己这次行动速度也是十分缓慢,出了啥事也怪不得别人。

  吴宁,孔奉的进军倒是很顺利,他们先是到了黄河下游,找了处浅滩,倚着扁舟就过去了,人数少,动作也就迅速不少。

  吴宁是荆州人,孔奉是幽州人,这两人来自中国最南和最北,但却结成了生死之交。

  来到北岸之后,孔奉奉命引兵一千,布置在吕布进军途中。

  孔奉使用的武器是矛,今天刚满二十九岁,武艺精湛。

  晚间戊时二刻,孔奉正准备在一个三岔路口布置兵马,预料第二天吕布便会引军杀到。

  安营扎寨时,孔奉喝了一口酒,飘飘然走出帐,面向东北方向,遥望自己的故乡,静静地,他长吁一口气,感觉肚子有些不适。

  忽然,一阵狂风袭来,直击孔奉的面庞,晕晕乎乎的孔奉一下子呕出一堆不明昏黄浑浊液体!

  两个士卒连忙递上帕巾和铜盆。

  谁知孔奉惊慌了摆摆手,缓了一会后,语气急促地吼:“赶紧备战!吕布来了!”

  身边人不知何意,此时天色昏黑,而且四周静寂无声,怎么可能有人来?

  参军认为孔奉在发酒疯,告诉周围人,不用理会。

  孔奉紧紧盯着东北方向,遂而又扭过头来,突然发现战士们没有行动,反倒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有些人打着哈欠,一副即将入睡的样子。

  孔奉不禁勃然大怒,他怒斥道:“干什么干什么!都想造反吗?我的命令为什么不执行!?”

  话音刚落,东北方向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

  地面开始剧烈震颤!

  战士们这才意识到!吕布真来了!

  自认为学识过人的参军顿时傻了眼,他想不通吕布为何行动如此之快,而且是连夜奔袭!

  因为有一点,西凉军的战骑!

  且不说吕布的赤兔马,光说西凉的汗血宝马,都是良驹啊!

  孔奉苦笑不止,带着酒意翻身上马,提起长矛领着军队正视远方黑影!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一见前方有人便加快速度!

  孔奉十分紧张,再加上酒精的醉意使他晕晕沉沉。

  “来者可是吕布?”孔奉振作精神,大喝了一句!

  吕布并不理会孔奉,径直冲来,到了孔奉跟前的时候,那赤兔灵性地刹住车,双蹄上扬!

  吕布的方天画戟也从天而降!

  孔奉瞪圆眼珠子,慌忙举枪一挡!

  巨大的压迫力压断了孔奉胯下之马的腿,马儿坠地...

  孔奉被掀下马,翻了几个滚后,孔奉站起身,捡起自己的兵器,摇摇脑袋,酒醒了不少...

  这时,吕布已经向前冲杀去了,身后的部队也是蜂拥而至!

  孔奉见大事不妙,自己孤身阻挡吕布身后的西凉军。

  后方全被吕布冲散!

  一千军士就这样被打得大败,甚至被吕布军分割包围,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孔奉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左拼右杀就是突不出去!

  而吕布恰恰找上麻烦,一路和孔奉交战!

  孔奉只能边打边退,吕布过于勇猛,孔奉很有自知之明,从马上跌落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不是对手!

  部队快速减员,孔奉还无能为力,他满面泪光,仰面大叹道:“莫非我今日就殒命于此?”

  千钧一发之际,吴宁率军杀来,冲击吕布侧翼,战乱之中救下孔奉,便立刻后撤,带着队伍撤出战斗。

  吕布也不追,继续接应李榷去了。

  吴宁,孔奉又领兵回到黄河北岸..在此结营扎寨。

  吴宁关切地问孔奉伤着没有,孔奉窝囊地摇摇头,叹息道:“都怪我喝酒误事!”

  吴宁拍拍他的肩,语气平和地说道:“你呀,就是个酒鬼,喝那么多酒干啥...”

  孔奉点点头,暗暗发誓以后打仗绝不喝酒,忽然,他突然想起什么!

  “来人呐!给我把参军抓来!”孔奉大喝一声。

  一刻钟后,几个侍卫把参军压了上来。

  “你小子很聪明是吧?”孔奉怒视着参军。

  参军撇撇嘴:“我的确没有听到动静。”

  “你小子还嘴硬?!谁告诉你只有动静才意味着敌军来了?善战者能将千军万马藏于斗大之地!西凉铁骑最精髓的就是速度快!等你此刻听到动静,下一刻人家说不定就站你跟前了!”孔奉怒火中烧,不等参军回话,就吼道,“拖下去,砍了!”

  “啊?饶命啊,饶命啊,将军!”

  “....”

  “啊啊!~”

  一旁吴宁扭头看向孔奉:“那你是怎么判断吕布来了呢?”

  孔奉也转过来,看着吴宁:“气流。”

  吴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懂了,没想到你还是个才子。”

  古代有阴风一说,封建迷信十分严重,但真正研学的人知道,古代不像现代高楼林立,基本是旷野,大喝一声便可传甚远之地,风也是如此。

  吕布领兵杀来,五百人顺风而来,不自觉间加快了流速,而风速大于马速,突然凉风习习,忽然有狂风呼啸,代表远方有动静了..

  据说这是判断大象行动的一种方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