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家庭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04 2019.07.08 23:09

  张飞压住内心的火,浑了李殂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夺门而出。

  “对了兄弟...”孔奉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李殂。

  李殂有些疑惑,这小子嬉皮笑脸,准没安好心!于是他挑着眉问:“你...想干嘛?”

  “嘿嘿,老兄,这次出来吃酒,没带钱,你看,能不能资助我一下。”孔奉伸出右手,食指和大拇指互相搓了搓..

  “你就知道要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哪是没带钱,你准时喝酒早就把钱败光了!陆大哥告诫了你多少回,叫你不要饮酒了,起码不能如此猖獗!你难道忘了吕布那一仗吗?”李殂忍不住教训道,一面从内衣荷包里掏出钱,递给孔奉。

  “多谢啦!”接过钱的孔奉立马乐开了花,马上替张飞孙乾付上钱就领着孙乾去寻张飞去了。

  李殂叹了口气,向店小二道了个歉,然后也领着人离去了。

  后来,李殂也没有深究张飞,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话也就没了,一天下来,陆黎手下的战将们几乎都在陪张飞打转转,一个个忙里忙外的,最终赢得了张飞的欢心,到了傍晚时刻,张飞已经和众人打成一片。

  不得不说,张飞有一个臭脾气,但同样,骨子里的情义大于天。

  临行前,张飞特意叮嘱了陈记,叫他勤加练习,打趣说陈记的刀法还不及张飞二哥关羽的三分之一呢。

  一天下来,陈记和张飞化敌为友,在这群人中,张飞处得最好就是这个陈记了。

  傍晚。

  张飞和孙乾准备启程回新野了,陆黎特地到东门处等候。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背抵石墙。

  街市的尽头处缓缓出现了一队人,带头的是个扛长矛的黑脸大汉,他们在夕阳的余晖下整齐有序地驶来。

  陆黎上前一步,直面张飞,鞠了一躬,道:“将军,今日天色已晚,南方地形复杂,夜路难行,且有河流山坡相阻,何不就在此弹丸之地过上一宿,明日养好精神回新野见刘皇叔。”

  张飞笑着拒绝道:“陆黎,今日中午我们就该引军归荆州,没曾想你这地界风水甚好,乐趣无穷,美酒佳肴,兵精将勇,便多待了这么久,如今再不离去,兄长势必怪罪下来,到时候我可不好交差啊。”

  陆黎一听此话,不再挽留,提醒道:“将军如若回新野,切勿走水路,哪怕多绕点路,都要走陆路。”

  “明白了。”张飞应道,然后催马准备出城。

  身后的五十人一天下来也是吃饱喝足,一个个拍着圆圆的肚皮,心满意足地。

  张飞驾马到城门口的时候,突然扭头对着陆黎大喝一声:“汉兴!你等着!下次我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哈哈哈哈!”

  陆黎礼貌地回了个笑脸:“我静候张将军!”

  夜深了,事情终于缓缓结束了..

  城内的秩序也开始恢复,张飞也带着孙乾回到荆州,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利。

  部下们再度各司其职,陆黎操心了一天,感觉到浑身困乏,他解散众人之后,伸着懒腰,准备回府邸。

  此时刚刚入夜,街上却已经没什么行人了,陆黎缓缓走到府门口,轻轻扣了两下。

  “咚咚..”

  “咚咚..”

  “滋滋..”

  门渐渐打开,刘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了双眼发红的陆黎,赶紧搀着他回屋。

  陆府没有太多的装饰,甚至都没县衙壮阔,这宅子就像是一个四合院,仅此而已。

  陆黎回到书房,惬意地跪在席子上,向看着自己的刘萱笑了笑:“萱儿,今天张飞来了,此人真是当世猛将,我无法战胜他。”

  刘萱跪在了他的对面,轻轻撩去陆黎发丝末端掺杂的一根草,心疼地说:“你干嘛要让自己这么累呢,如今武乡蒸蒸日上,天天向善,你底下人才那么多,分下工不就行了吗,何必把自己累垮,你看看,你行军打仗非得亲自动手,你是将军我理解,但内政方面军师能力数倍于你,你又何必...”

  陆黎笑了,他一把抓住刘萱的手,摇了摇头道:“萱儿啊,我必须要亲眼看到大汉崛起!首先,我得崛起!”

  “两码事!你才二十二啊,累垮了身体以后可怎么办?”刘萱有些焦虑,他恨不得陆黎每日固定作息,“而且...结婚之后,你每日只知道工作...从来没有好好陪过我..我...”

  刘萱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陆黎一惊,赶紧把刘萱揽入怀中,不停地抚摸刘萱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好萱儿,我知道是我不好,没有好好陪你,我答应你,以后一定来好好陪你..”

  经此一说,还真戳到刘萱的软肋了,刘萱一时没绷住,就在陆黎怀里小泣起来。

  陆黎也不多说,紧紧抱住刘萱,试图给她安全感,在这个世上,刘萱应该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事与愿违,吕太后之后,她从没有过一个真正的亲人,陆黎,是第一个。

  一阵子后,刘萱在陆黎怀中睡着了,于是陆黎将刘萱轻轻托起,迈步到屋内,将刘萱放到床上,盖好薄被,自己在一边靠着墙,也眯上眼。

  很快,两人都入睡了。

  武乡附近绿地很多,绿色覆盖率很高,放到今天,应该可以作为一个二级景区,就算在最繁华的地段,也能够听见蟋蟀和知了在不停的鸣叫。

  除此之外,还有婵声。

  每当人们都悄悄入睡之后,寂静的夜里便会涌现各式各样的声音,他们狂欢着,开着一场巨大的party。

  三更时,斜倚着睡觉的陆黎忽然冥冥之中感觉全身发凉,意识不清的他本能地扯了扯被子,却发现置身于一片尸骨之上。

  陆黎大惊,他慌忙低头,面前的景象使他差点昏死过去,自己正下方坐着的是老陆羽的尸首,陆羽面色狰狞,眼睛瞪得老大,头颅已经和身体分开!

  陆黎想起身,但发现动不了,想叫人,无法开口!

  他发现了身边有一个背影,是刘萱的背影!陆黎拼尽力气哼了两声,那背影缓缓别过身子,露出了一双滴血的眼睛!

  陆黎一下子急得眼泪刷刷直下,他疯狂摇头,但刘萱销魂地朝他挪了过来...

  “啊!”陆黎惊叫一声...

  “汉兴,汉兴,你怎么了..”刘萱正在自己面前,面露忧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