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太监!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090 2019.07.02 21:44

  令人战栗的一幕活生生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很多宫女一辈子没见过流血案件,今日一见,皆寒之。

  董卓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再度发问:“有人说话吗?”

  狡辩也不是,沉默也不是,硬生生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我说...”

  突然,一个人缓缓起身,左右张望了一下,嘴唇有些打颤,“求相国不要杀我...我知道。”

  “哦?你说,咱家不说你,咱家就喜欢你这种忠诚的人。”董卓笑了起来。

  “呃..昨夜,我隐隐约约看到一男一女往萱儿公主的府邸去了,我想,那便是萱儿公主。”

  “什么?”董卓一惊,遂而嘀咕道,“小兔崽子,跟咱家玩金蝉脱壳?来啊,给我搜刘萱府邸!”

  目标已经很明确了!李榷亲自带着人直奔目的地!

  而那个站出来说话的人,正是刘萱的妹妹,刘淞。

  或许,命贵于亲情。

  但可惜的是,董卓并没有放过刘淞,而是给了她一剑,让她永远地倒在地上,和地面上那个咬舌自尽的英雄四目相视。

  这恐怕是最嘲讽的了,大义面前,凌然而不退,生死面前,徐图而无可推。

  可笑之至。

  很快,李榷就发现了那五个死亡的西凉兵。

  五个西凉兵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表情狰狞。

  李榷蹲下身子,察看五人伤口,常年混迹军营的李榷敏锐地知晓,这是剑伤,而且都是一剑毙命。

  董卓引着甲士从后面跟了上来,看到了地上的尸体,又把目光放向前方。

  “给我搜!”

  “相国,这后花园虽为后花园,但其占地实在太大,而且枝繁叶茂不便士兵们进入...”李榷站起身,提醒了一句。

  “咱家还畏惧这么一片林子么?”董卓不屑地撇撇嘴,大喝一声,“给我烧!”

  底下人立马雷厉风行地开始点火..

  百年经营的人间仙境,在那一刻,变成了火海。

  一边烧,西凉兵一边搜查,最终找到了通向小屋的密道。

  董卓大喜,立刻着李榷引两百卫士沿小路直追!自己提携三百人随后就到。

  李榷光荣受命,领军杀去!

  溪畔木屋内,刘萱正慌忙地打点行装,准备和陆汉兴一同前往曲阳。

  严汗一人在屋外牵着马,张望着四方。

  行装打点完毕,刘萱和陆汉兴对视一眼,两人互相点点头,于是一同出了门,锁好了屋子,封存好吕太后的遗物,准备开溜。

  门前,陆汉兴问严汗,要不要一道离去,严汗笑着摇摇头:“老奴在宫已数十年,对这个地方已有深厚感情,就不与你们一道了。”

  “万一董卓找你麻烦,你万万活不成。”

  严汗苦笑着点头:“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这,是我的家啊。”

  陆汉兴不再说话了。

  “你多保重。”陆汉兴拍拍严汗的肩,刘萱也回过头和严汗道别,严汗笑了,他从没笑得这么开心。

  “公主多保重,老奴只能陪你至此了。”严汗招招手,同时看向陆汉兴,“我并没有做什么冒犯董卓的事情,你放心吧,我定会没事。”

  说罢,三人会心一笑,即将开始各自的旅程。

  “咚咚咚!”

  却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秒,东北方向,林子深处钻出成群成群手持战刃的西凉兵,为首大将正是李榷,手里攥着一把刀。

  李榷是个聪明人,他从不按部就班,几百人沿着羊肠小道走那多麻烦,索性漫山遍野摸索而去,就算是多撞几回树都没事。

  结果还真出乎李榷的意料,没成想,这样一来还把陆汉兴三人包围了!?

  李榷不禁狂喜,他立刻下令,擒杀陆汉兴和严汗,捉拿刘萱!

  千钧一发之际,严汗连走带跑把马迁到陆汉兴身边,大喝:“陆将军快走,老奴去挡住他们!”

  “严汗!”陆汉兴吼了一声,本想叫住他,但他已经扭身离去。

  陆汉兴望着眼前的骏马,身边的刘萱,咬咬牙,翻身上马,冲着刘萱吼道:“萱儿!来,上来!”

  刘萱已然泪流满面,哽咽地嘶吼:“严汗....”

  严汗陪了吕太后十五年,陪了刘萱九年,从他入宫开始,做了太监,兢兢业业工作,近三十岁,严汗有幸服侍吕太后,但正值朝廷动乱,十五年后,吕太后临危托孤,将刘萱交付给了严汗。

  严汗向缓缓闭眼的吕太后郑重点头,发誓一定会护卫刘萱周全,于是,他又坚守了九年,从汉灵帝,到十常侍,从外戚,到内臣,从黄巾战乱,到董卓进京,如此如此...

  如今的严汗,已然胡子花白,皱纹遍布,他深知敌不过骁勇善战的西凉兵。

  于是,他心生一计。

  李榷见陆汉兴准备跑,赶忙下令:“快!都给我上!”

  两百人立刻蜂蛹而上!

  严汗伫立在原地,凝视着面前的一切,打是打不过了..那就拖住他们!

  疾驰而来的西凉兵,根本不愿意理睬这个老头子,直奔后方陆汉兴!

  严汗挺出已经衰老的身躯,奋力向前撞去!

  以血肉之躯冲撞钢铁盔甲!

  严汗扑倒了两三个西凉兵,自己吐出一大口鲜血,两眼已经开始翻白..

  西凉兵们没受到什么影响,准备掀开他,继续追击!

  后方的西凉兵也准备越过他们,但严汗是个倔强的老头子,他拼尽力气把自己支撑起来,拦住了第二波敌人。

  他被撞翻,吐血...

  但他紧紧抱住过往人的大腿..

  虽然,已经有西凉兵冲过去了..意识逐渐模糊的严汗乱招着手,伸手去拦每一个从自己背上踩过的西凉兵...

  李榷缓缓上前,大刀一抡,斩断严汗的双腿...

  血液喷涌而出!

  严汗惨叫一声,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哀鸣一声后,严汗彻底软了下去,嘴里还不住地呻吟:“公主...跑...公主...跑...”

  远方,陆汉兴和刘萱两人骑马飞奔,刘萱对着后方血肉模糊的严汗大喊道:“严叔....”

  严汗不知听见没有,他笑着闭上了眼。

  或许,严汗对这个政权并不向往,或许,他只是迷恋他的家,并非这东汉,或许,吕太后死后,他完全可以抛下一切,独自亡命天涯。

  但他没有...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在履行自己的诺言...仍在!

  他是一个太监,但他也不只是一个太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