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河内之约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094 2019.06.04 23:37

  所谓印象分上去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功高震主毕竟延续数千年,尤其是靠近最高权位者的那些人。

  李霜很识趣,不该干的他啥也不干,该干的那是尽心尽力,只因为一点:他有信仰,而且他得留着这条命去完成他的信仰。

  这封“谈判协议”一送来,陆汉兴心中便有了主意了,但是他不想做晚年的爱迪生,有时候,他人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陆汉兴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无非是多了预知未来的超能力,和师父传授下来的军事才能罢了,东汉三国是个人才辈出的年代,真正高级的boss还在后面呢——诸葛亮,司马懿的斗争还没有来临,五丈原的陨落,姜维九次伐魏,这些才是真正的挑战!

  对于黄巾军,通俗地说,张角相对于后期那些神上天的人来说,是个新手村里面送经济的...

  还有一句话送给大家:史书都是不地道的,并不是怀疑其真实性,而是读史书不容易体会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例如剿灭黄巾军用时八个月,但史书中并没有给出详细记载,以至于你对这场纷争了解不多。

  对于这封信,陆汉兴有几点看法:

  一,这封信并不是张角本人的意愿,原因很简单,驻守河内的是张宝,目前同陆汉兴交战的也是张宝,古代的通讯业是不发达的,直到民国时期有了报刊之后,全国各地的大事情才能很快被众人所知。这也就是说,张角现在恐怕还不知道有个叫陆汉兴的人呢。

  二,张宝不愿意和陆汉兴开战,这并不是张宝畏惧,是因为他明白惠平一战不可能速胜,但是三兄弟得会和啊,不会和如何血洗朝廷?

  综上所述,张宝此刻不愿意打,所谓不想打就和谈,跟南宋赵构一个尿性。

  但与之不同的是,张宝是赶时间不愿意打,赵构是不敢打所以不愿意打,这是他们的本质区别。

  根据众人态度,陆汉兴代表惠平全体官兵,拒绝这一谈判,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一支暗箭集中张宝手下一先锋——齐含。

  箭上附了一封信,只不过,这封信被齐含的血液染红了,但字迹清晰。

  完成这个任务的人叫屈烨,是李殂底下的先锋。

  信上的内容大概是说,你张宝痴心妄想,无德无能,大汉延续四百余年,并非尔等之流寇可以颠覆,我陆汉兴即为朝野之后,必率仁义之师战斗到最后!

  张宝一看,且不说齐含死了,就连这封信的内容都要把他气个半死,自己好心好意给这家伙让出后路,没想到不领情反被羞辱?

  不可忍也!

  于是率部五千进逼惠平。

  陆汉兴一早得到消息,在惠平以北十里地设下伏击圈,大败张宝。

  张宝于是灰溜溜地回河内去了。

  回到河内的他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心事重重,他的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望着底下一个个将领,他决定,必须灭掉陆汉兴,于是,二月,张宝共组织了三次进攻,总兵力两万,轮番上阵,最后两败一惨胜。

  得不偿失。

  陆汉兴这边一边坚守惠平,一边依托自己的纵深曲阳大力发展经济,所以吃喝不愁,士兵们的后勤有极大的保障,在军事方面,陆汉兴采用了诸葛亮用过的一招——兵源替补制。

  惠平城中有三千守军,其中每隔十天便会有两千人调回曲阳休整,同时曲阳方面补充兵力,达成真正的以逸待劳。

  这一招在诸葛亮北伐的时候颇有成效。

  精通历史的陆汉兴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战法无论是消耗战还是奔袭战都适用,张宝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弹丸之地竟然阻挡他一个月!

  这直接导致他远在另一边的哥哥张角不爽了,该会师竟然不准时,你还敢叫我哥?

  张宝不敢怠慢,在张角信使的一再催促下,张宝只得想出一个无奈之举,这与赵构的做法不谋而合,大家熟知,宋高宗赵构是一个逃跑皇帝,如果说孟母三迁的故事为后人传颂,那么高宗三迁(迁都)的故事真是遗臭万年!

  第一迁,自汴梁迁到了建康。

  第二迁,自建康迁到了临安。

  第三迁,自临安迁到了海上。

  每一次迁都,都会割让土地以避战祸,此时的张宝,有了同样的想法。

  他修书一封,托使者交付给陆汉兴。

  注意,这次,他找了个人当使者,而不是冷箭,因为他的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和陆汉兴在惠平这耗了,而是尽快推翻这个摇摇欲坠的东汉政权。

  陆汉兴一见有使者来到,知道这个张宝心里想什么了,有句话叫做:落井下石。

  你想要干啥,我偏不让你去干!

  但是当看到信中内容的时候,陆汉兴有些心动。

  他召集了之前议会的原班人马,共同商讨。

  心中最具诱惑力的是张宝答应,让出河内,把河内的统制权让给陆汉兴。

  对于这一巨大诱惑,很快出现了两种声音,一方面是陈记,李殂两人,他们认为河内是一大好资源,是附近最大的城市!

  但李霜一人极力反驳,他的意见是,张宝在河内附近拥兵数十万,若是耍诈,很可能对陆家军形成致命打击。

  全程,陆汉兴听着,也在思考着,河内的的确确是大好资源,但是李霜的担心是很现实的,几十万军队,单是人海战术都够淹死陆家军了..

  这封信,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本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现象让陆汉兴决定冒这个险。

  这是因为,曲阳那边出了点乱子,左智派人汇报,说是东面有黄巾军的踪迹,但是一时半会还没有来到曲阳。

  这使得陆汉兴有了一个敏锐的判断——张角三兄弟即将会和,黄巾之战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此刻朝廷义军大概也开始出击了。

  如果占据不了一个坚硬的城郭,那就很难在这中原之地存活下去,无论是惠平还是曲阳,终究是小地方!

  如若断水断粮,最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这种心理的驱使下,陆汉兴下达了作战令,二月二十七日,惠平抽调兵力一千按照信中所商议的那样,完成河内交接,其内容是,张宝让出河内,陆汉兴让出惠平右侧大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