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朝堂之下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60 2019.06.12 22:54

  “嗷呜...”

  随后,产生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陆汉兴心中又惊又呆,他有些发愣,这群人是来干嘛的...

  这家伙也是蠢得可爱呀,滚下去还拉着自己的兄弟几个一起..

  这木楼梯也是挺硬的,摔上去怪疼的。

  “我们可以往后院走!”陆汉兴身后一个面相清秀的小伙子惊呼,他叫步铧。

  陆汉兴回头瞥了眼,点头示意,又示意他赶紧带着众人开溜。

  同时,楼梯上的噪声再度响起,陆汉兴紧闭房门,抄起一根木棍(虽然不清楚房中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静静地等候在房门旁。

  “快快快!”

  几个黑巾男子这次一齐涌上楼梯口,这次,他们吸取教训,直接把目光投向了陆汉兴等人所在客房,不过,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扇黑漆漆的木门。

  “咚咚咚!”

  总共七人开始使劲砸门,而陆汉兴,盯着房门,等待着它大开的那一刻。

  “哈呀!砰!”

  剧烈一声响,门被撞开,七人争相涌入,他们都希望自己能砍下陆汉兴的人头,看他们每个人猴急的模样,陆汉兴明白,如果杀了自己,他们将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财富。

  可惜了,七人的智商实在堪忧,在黑漆漆的光线下破门而入,径直闯入,四处张望一番,只在窗口发现了一根细绳...

  “不好!他们跑了!”其中一人大喊。

  “追!”其余人赶紧说道。

  殊不知,他们的身后,门旁,一直杵着一个手持木棍的汉子,直勾勾地盯着这帮人,在黑夜之中展露出明亮的双眼。

  “你们是在找我吧。”

  七人正准备动身,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七人猛地回头,握紧了手里的弯刀,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也能感受到他们瞳孔放大的表象...他们被吓得不轻。

  “你...你是陆汉兴!?”其中一人壮着胆子问。

  “正是我。”陆汉兴答道,随后缓缓向七人走去。

  不得不说,缓缓这一举动真是厉害,要知道,七个人本来都是有点武艺的,但是刚刚一位仁兄被那一踹,他们不禁开始高看这个陆汉兴。

  现在,陆汉兴一脸阴沉地缓缓走来,手中的棍子被捏的蠢蠢欲动...

  这气场,七人顿时怔住了,他们甚至一时忘了自己曾经也习过武,也曾杀过人,而且自己还有七个人。

  果然,buff加成是获胜的一大因素啊。

  不过,还是有聪明人的,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伙子大吼一声:“杀了他!”

  这句话点醒了起其余六人,他们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弯刀,终于想起了此行的来意!

  袁绍给他们的命令是,杀了陆汉兴一行人,但此时已经只有陆汉兴一人了,看窗口那模样,估计早溜了,但七人并不灰心,毕竟陆汉兴没走,杀了他一样可以回去拿奖赏!

  在利益的驱动下,第一个人朝陆汉兴探出了自己的利刃。

  立扑..

  第二个。

  立扑...

  第三个。

  折刀而扑...

  拿了一波三杀的陆汉兴彻底了解了面前这行人的战斗力,和自己恐怕差了好几个档次,其水平可能就比以前书生自己强那么一丢丢...

  后面的四人不敢出刀,但是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这可如何是好?

  “陆大人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刚落地的孩婴啊!”莫名的,其中一人扑通跪下,失声痛哭。

  陆汉兴有些发愣...

  见此情形,另外三人也不甘落后,纷纷跪下,更滑稽的是,扑倒在地的三人忍着剧痛爬到那四人脚边,七人相拥而泣。

  “大人呐,我们真的不容易啊,每天饥一顿饱一顿的...”

  各种寒酸话都冒了出来,弄得陆汉兴有些发怔,陆汉兴很想说:我没打算杀你们啊...

  “你们听着,我就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如实回答,我就不杀你们。”陆汉兴蹲下来,盯着七人。

  “什...什么问题?”七人看见陆汉兴拾起地上一把弯刀,放在眼前晃了晃,不禁有些胆寒。

  “你们是受何人指使?”

  “这...”没人吭声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敢说,他们要是说了,袁绍这个老王八蛋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可是..

  陆汉兴猛然改变了之前貌似很耐心的性子,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呵斥道:“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我只不过是想给你们留条生路罢了!既然你们不领我这个情份,那我只能送你们一程了。”

  随即,陆汉兴举起那把弯刀,伸向了最前方的一人。

  “不不不!我说我说!”那人慌得大喊,最前的黑丝巾被嘴里呼出的气体掀飞了。

  陆汉兴这才缓下身子,说道:“说吧。”

  “是..是袁绍。”那人支支吾吾道出此言。

  陆汉兴点点头,他心里很清楚是袁绍,只不过,他需要一个证明,就如同破案,需要证据,虽然这只是使他自己确认的一个方式而已。

  “行了,你们走吧,记住,不要再回袁绍那去了,往南走。”陆汉兴关切地提醒了一句,转身顺着楼梯下去。

  七人疯狂点头,唯唯诺诺半天才发现陆汉兴已经离开了,这才起身互相惊恐地望望,心有余悸的他们不敢节外生枝,连忙也顺着楼梯下去了。

  谁知道,刚一下楼,扭头又看见了陆汉兴!

  “哇哇哇!”几人尖叫出来。

  “闭嘴!”陆汉兴于黑暗之中呵斥道,“你们杀了这家店的主人,我没有让你们偿命,已经很不错了,现在我警告你们,以后绝不能滥杀无辜,滚!”

  “是..是。”七人赶紧夺门而出,各自回家收拾行李,拖家带口,也不去见袁绍,趁着天色微亮跑到城门口,对城门守卫谎称有要务在身,守卫对这七人也眼熟,知道是袁绍府上的人,就放行了。

  七人从此相依为命,拖家带口一路南逃。

  之所以陆汉兴告诉他们要南逃,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袁绍的势力在河北一带,属于北方,根据历史的演变,不论怎么样,袁绍的爪牙都没有伸向江南,因为他没有那个本事打过去。

  这样一来,也算是保全了这几个人了,陆汉兴之所以抱着这种心理,是因为他看这七人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正值青春年华,死了怪可惜的,于是放他们走了。

  至于老板一家子,陆汉兴只能以叹息告终了,他帮老板收了尸,在那张再也不会有人守着的柜台上付清了费用,随后悄然离去。

  无奈,乱世之中,总会有无尽的牺牲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