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剑走偏锋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06 2019.06.22 23:14

  如今,四年过去了,刘萱逐渐长大成人,但她始终忘不了母亲在世时对她的教诲,她对汉朝,有着一股依恋,无论皇帝是谁,土地多大。

  吕太后逝世之后,刘萱找了两个帮手,把吕太后的遗物迁到了这僻静之地,并把这里命名为——清苑。

  这里有一间小屋子,屋内空间不大,其占地也就同现在一个高中教室一样,刘萱是个精巧的人,她善于布置,善于安排,她将这个小木屋打理的井井有条,尽管平日里她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

  帮她忙的两个人,被她给予重金,吩咐他们逃往荆州,益州一带,总之离朝廷越远越好,刘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人家帮了忙,也不能像母亲一样杀了人家。

  与此同时,刘萱告诉陆汉兴,她素来喜欢舞刀弄枪,小时候,吕太后见刘萱有此兴趣,而正值动乱时代,为了使年幼的刘萱能够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吕太后找了一个兵家师父,教刘萱舞弄兵器。

  久而久之,师父教的很起劲,刘萱学的很快乐,其功力自然而然上去了。

  吕太后逝世之前,为了帮刘萱扫除一切威胁,吩咐人秘密杀害了兵家师父,还不懂世事的刘萱只是听说,师父出远门了...

  直到后来,刘萱才在母亲的一封遗书中知晓了真相。

  一路上,刘萱跟陆汉兴讲了不少宫内的私事,也可能是有感而发吧,便滔滔不绝了。

  刘萱苦笑道:“怎奈造化弄人,让我摊上这么一个不务正业的哥哥。”

  陆汉兴微笑着陪刘萱步入那小屋,突然发现里面陈设简单,仅仅摆了两张桌子,一张小床,墙角摆了一个兵器架,里面插着枪,矛,刀。架子上斜挂了两把剑。

  其中一张桌子上是吕太后的遗物,另一张上,是竹简。

  陆汉兴指着那堆砌而成堆的竹简,问了句:“那些都是什么?”

  刘萱回首看了眼陆汉兴,有些小骄傲地答:“六合阵法,灵脉利剑,五顿神行...”

  “你还有这东西?”陆汉兴有些诧异。

  “这些都是师父留给我的。”

  “你师父到底是个什么人,竟有这些上古兵书?”陆汉兴来到木桌边,随手拿起了一卷。

  “不清楚,不过他一直自称祖上是白起。”

  “他多大年纪?”

  “大约,二十来岁,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对他的称呼,只有师父而已。”刘萱面露怀念之意地说道。

  “二十来岁?!如今年轻之人?”陆汉兴目瞪口呆,此人绝对非同小可,如果说吕太后吩咐人秘密杀害了他,那到底是怎么样的高手才能杀得了他?

  与其说被杀害,陆汉兴宁愿相信,这个兵家大师已经归隐了,那群人没能杀得掉他...

  陆汉兴这么想,是因为刘萱告诉了他另一个信息:杀师父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虽然疑点重重,但陆汉兴并没有本末倒置,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话,他抄起了兵器架边的一把宝剑,冲陷入回忆中的刘萱喊:“怎么着,公主莫非忘了此行之意?”

  “噢噢!对!来,看看我一介女流之辈能否战赢你七尺男儿。”刘萱满怀自信,似乎已经预料到这场比试的结果。

  “瞧你嚣张的!”陆汉兴甩了个脸,握着那剑就出去了。

  刘萱也一蹦一跳的跟出来。

  两人来到了一个小空地,地不大,但练功足够。

  松软的土地上有许多细细的划痕,看起来是刘萱在练脸时,剑尖摩擦地面所致。

  刘萱熟练的找到了自己日常的站位,陆汉兴则是头脑灵活地站到了刘萱对面,两人相距两米远。

  接着,刘萱拔出了她的专属佩剑。

  陆汉兴则是岿然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刘萱。

  “拔剑呀!”刘萱不解地看着陆汉兴。

  陆汉兴只是笑笑:“不必了。”

  刘萱像是受到了鄙夷:“你是什么意思?是瞧不起我刘萱吗?”

  “岂敢岂敢。”陆汉兴拜了两拜。

  “接招!”刘萱急吼一声,挺剑直刺!

  一上来就是杀招!陆汉兴赶紧向右一闪,抬起剑鞘垂直一挡!

  “哐当”一声!

  陆汉兴忽然觉得虎口有些阵痛,而刘萱也因为反斥力后退几步。

  “公主好剑法!”陆汉兴赞叹道。

  “这算什么?”

  说着,刘萱挥舞着利剑再度上前,这次,刘萱一改刚刚野蛮的路子,先是轻柔地劈向陆汉兴。

  陆汉兴照旧一个横档,但在档上去的那一刻,刘萱的力道骤然由竖直转为水平!以一股极快的速度向陆汉兴剑柄那里划去!

  陆汉兴被震惊到了,这小丫头还有两下子!躲闪不及的陆汉兴只得松开手,避免刘萱的宝剑伤及手腕。

  同时!陆汉兴一个弯腰侧穿,像个小兔子似得窜到了刘萱的身侧,猛一出手接住垂直下落的剑。

  刘萱的第二波攻势仍然被瓦解,这可使她颇为不爽!

  “没想到你挺能躲吗!”刘萱冷嘲一句。

  陆汉兴笑了,他知道刘萱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只会躲躲闪闪,而不敢和刘萱正面来一次交锋。

  接下来,刘萱几乎使出自己平身所学,将多年来孕育的结晶之术一股脑砸向陆汉兴!

  步步紧逼,下盘稳重!

  一时间,陆汉兴竟找不出刘萱的破绽!

  刘萱出剑之快,衔接有度,剑法凌厉而尖锐,中其一下恐怕就得丢命了!

  没办法,陆汉兴只能见招拆招,步步后退,这后退的动作使得刘萱更加自信起来!

  她加大了动作的幅度,使每一下都郑重有力!

  终于,陆汉兴已经快接近林子了,这块空地已经不允许他再后退了。

  “看来只能出手了!”陆汉兴默念一句,紧握着的利剑即将出鞘!

  刘萱越打越欢,她从未体会到如此快感!甚至,她都没有发现,陆汉兴已经停下脚步...

  “公主....我可动手了。”

  “嗯?”刘萱还未听清,陆汉兴已经出手了。

  陆汉兴一个箭步向刘萱正面冲去!

  手里的剑鞘也是挺面而上,直击刘萱挥舞着的剑刃!

  一刹那!

  清脆的一声巨响..

  刘萱面色狰狞,禁不住后退几步,右手疲软握着剑都瑟瑟发抖。

  陆汉兴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以刘萱对他进行的招式还击!

  刘萱大步后退,不是躲就是档,最终还是招架不住,剑被打落在地。

  “你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