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门之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水乳交融,灵魂引气(上)

玄门之秘 半点尘 2457 2020.09.15 20:24

  这日清晨,可儿和胜知秋正伺候莫青看书,可儿一手捧着一本书悬在莫青眼前。莫青的目光在两本书之前来回反复,眉头皱作一团,自言自语地嘀咕道:“不对啊,这阴烛草虽然名字不同,但从性状以及生长环境来看,确确实实就是烛阴花,可是这书上的记载为何如此浅薄,难道又是研究的不透彻?”

  这几日来,莫青研究这个世界的医典已经有了不少心得。让他感到无奈的是,这个世界的医术、丹道虽然也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然而,或许是思维的差异也或许是研究的人不够多,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总之,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医术也好、丹道也好,都和前世有着很大差距。丹道方面的书籍他这里高深的不多,还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医术方面的书籍却不乏高深的典籍甚至是远古流传下来的孤本,可是他仍然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

  “可儿,将《通玄医经》往前翻15页。”莫青吩咐道。

  可儿快速的按莫青所说,将这本极富盛名的医术著作向前翻了15页,然后停了下来,还可爱地眨着眼睛看着莫青,她现在很喜欢帮少爷做事的感觉。

  莫青快速定位到他想要找的那段话,这是在一个病例下方的批注,在这个病例的方子中便有一味阴烛草。莫青快速的浏览,突然眼前一亮,说道:“果然,又是怀疑。”

  批注中有一句话,“怀疑是阴烛草中,有尚未被发现的特性,在这个病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来,莫青即便发现有和自己所知存在出入的地方,也不敢遽下定论,因为他担心不同的世界,植物、动物、矿物等的特性会发生变化。然而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如此,就算有一些发生变化的,但是这些医典中的大部分不同之处,也只是研究的不够深入导致的。

  再次细细思量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莫青吩咐一旁的胜知秋,“知秋,记:阴烛草,花身性炙、微苦、有剧毒,见血封喉;花茎性寒、无味、为解毒圣药,善加利用。后面括号备注‘烛阴花’。”

  “是,少爷。”

  胜知秋听到他吩咐之后,马上在一个卷轴上记录下刚刚的话,她的字娟秀小巧,有着女子特有的秀美却又不乏筋骨,可谓是难得一见的好字。

  这几天研习书籍还让莫青发现了一件事,这件事让他诧异的同时又让他感到庆幸,同时也是感悟良多,“事物的发展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吧。”

  原来,他发现这个世界不仅存在篆字这种文字,甚至还有隶书、楷书等,而这个世界文字的起源赫然正是象形文字。所以他才会产生那么复杂的感想。

  知秋低着头记录着莫青的话,清冷的面庞带着一丝满足,她现在跟可儿一样,对于能帮自己的少爷做一些事感到很开心。想起之前她和其她人一样以为少爷是在装样子,她自嘲的笑了笑,她看着这几日帮少爷记下的文字,心中感叹,这可不是装样子能说出来的东西。

  其实胜知秋也在暗暗观察,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这位少爷到底是不是真的改变了,又改变了多少?

  在她观察的过程中,她发现,如今的莫青确实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是从那变态的记忆力,还是强悍的分析能力都可以看出来。而且,她还发现一件很特别的事,那就是莫青的眼睛。现在的莫青,眼睛显得特别深邃,尤其是当他凝神思考一件事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会不自觉的被莫青的眼睛所吸引。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些东西可以看,但不能用心看,就如那深渊,如果你看得太投入,你会深陷其中的。

  胜知秋收拾了一下心绪,检查了一遍刚刚写完的东西是否有错漏,在确认没问题之后,对莫青说道:“少爷,记下了。”

  “好,先休息休息吧,也差不多快到吃早饭的时候了。”

  话音刚落,几名侍女便端着餐盘从外面走进来,“少爷,该吃饭了。”走过来的几人中,其中一个有些大大咧咧的侍女转头对可儿和胜知秋说道:“你们两个小蹄子,如今倒如那小姐一般,要我们来伺候了。”说完就要动手抓挠二人,嘴上兀自调笑不已。

  如今这些个侍女已经是越来越不拘束,越来越放得开了。在现在的莫青面前她们不需要再像从前那般战战兢兢,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和他开开玩笑,莫青也不会生气。这种转变让她们很开心,也从最开始的迟疑到现在的完全适应。当然了,她们也知道掌握分寸,不会坏了规矩,说她们不拘束只是从心态上而不是说她们毫无顾忌。

  莫青也很欣赏她们这种知进退、懂分寸,果然母亲亲自挑选出来的都不是一般的女孩儿。

  简单的吃过早饭,众侍女收拾掉餐具,留下一杯饮品便出去了,依然是可儿和胜知秋留下来伺候。

  莫青看着可儿捧在手中的饮品,这种饮品他头一次见到,乳白色,和前世的牛奶差不多,便问道:“可儿,这是什么?”

  “少爷,这是麋牛奶,很难得的,据说对少爷的伤有好处呢。”

  “哦?麋牛?确实挺香的,这东西怎么做出来的?”

  “兑水稀释之后再加上一些香料熬煮,便会这么香了。”

  “哦?要兑水稀释的吗?我还以为是直接拿过来熬煮呢,呵呵呵……”

  “少爷,您可真会开玩笑,这麋牛的奶刚挤出来的时候很黏稠的,如果不兑水稀释怎么喝呀?”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莫青可没有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害臊,乐呵呵的看着一个小勺子被可儿递过来。可是,就在勺子要沾到他嘴唇的时候,他的表情起了变化,严肃、疑惑、凝重。

  可儿见他的表情突然变成这样,有些害怕,还以为是刚才开玩笑少爷不高兴了呢,伸出的手臂就那样悬在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胜知秋比可儿大了不少,也聪慧许多,她看出莫青应该是在思考着什么,于是对可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说:少爷正在思考问题,不要出声打扰他。

  就这样沉默了良久,莫青突然开口问道:“可儿,这奶和水是不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当然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啦。”

  “那当它们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可能把它们分开?”

  “当然不能了”。

  “为什么不能?”

  “您……您……不是都说了嘛,它们融合在一起了呀。”小丫头可儿被莫青搞得有些糊涂了。

  “它们为什么会融合在一起?明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为什么会融合在一起?”莫青两眼定定地看着可儿,目光灼灼。

  可儿被他这种目光吓到了,有点怕怕的,“就……就……是……融合在一起了嘛,哪……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可儿睁着可爱的大眼睛,弱弱的回答道。

  莫青依然是那么看着可儿,不过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眼中的光芒比之前更盛,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放声长笑,笑声中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霸气和豁然开朗的快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