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门之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风与冰

玄门之秘 半点尘 3149 2020.09.16 23:45

  莫青听到母亲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其实从前那个莫青也并非天生就是纨绔的秉性。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一个被父母寄托了很多希望的孩子。六岁开始悟气,仅用了五天便成功了,之后半个月完成凝气,再之后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达到炼气期,展现出来的天赋甚至比莫子文都要高。

  可是后来用了三年的时间,直到九岁才成功突破到一转炼气期,正式成为一名武者。这样的速度完全对不起他之前展现出来的天赋,他已经被同龄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莫隆夫妇担心他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于是把吴生找来为他检查。

  吴生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莫青的体内充满了一种隐晦、诡异的能量,这种能量非常不易察觉。这些能量充斥在莫青的经脉中,阻碍他的修炼。如果强行修炼或者通过外力驱逐,这种能量还会反扑,伤害莫青的身体,甚至有生命之危。

  最后,吴生只能无奈宣布,莫青只怕终生都无法继续修炼了。

  从那之后,前莫青就开始堕落,最后逐渐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

  莫青“回忆”着这段往事,对前莫青也是有一丝同情,不过就像之前说的,他虽然理解但并不认同。

  对于体内这种诡异能量,莫青还没来得及探查,不过他相信,自己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至少,他现在就可以用灵魂之力来引导气了不是吗?

  薛柔看着儿子半天没说话,心中一股难言的情绪弥漫着,说不出的难受。

  莫青理了理思绪,他不想父母难过,遂自信地说:“爹娘,你们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从前的我被那东西吓住了,才会变成那样。现在的我不再怕它,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在昏迷的两个月里,我的意识在一个奇妙的空间中似乎感悟到了许多的东西。”

  “所以,你们也一定要相信我,相信你们的儿子。”

  薛柔看着儿子坚定、自信的表情,顿时热泪盈眶。旁边的莫隆紧紧地抱住她,安慰道:“咱们的儿子终于长大了,这是喜事,天大的喜事啊!”他抬头看着上方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莫青没有说话,他感受着父母对自己深沉的爱,也再一次坚定自己的誓言。

  待到父母情绪平缓下来之后,莫青才开口,不过他不想再讨论那个话题,他现在还没时间去研究那股能量。所以又回到胜知秋二人的身上,“对了,娘,您可为她们俩做了属性测试?”

  薛柔情绪平缓下来之后,心情也是从没有过的轻松。

  “做过了,说到这个我和你爹还真的是有些意外呢,青儿,你可知道她们俩的属性是什么?”薛柔有些神秘的问。

  “这儿子怎么知道啊。”

  “那青儿不妨猜猜。”

  “嗯……猜的话……知秋性子柔和,似水,又带着些清冷,既然能让母亲意外必然不是五大基础属性,难道是变异的冰属性?”

  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中有五大基础属性,分别为金、水、木、火、土,在这之外还有几个衍生出的属性也称为变异属性,分别为风属性、冰属性、雷属性、暗属性、毒属性。

  薛柔无奈地和莫隆对视了一眼,本来她还想吊吊儿子的胃口,谁知道让儿子直接猜出来了,有些赌气地对莫青说道:“知秋丫头你猜对了,确实是冰属性,那你再猜猜可儿,我不相信你还能猜到。”

  莫青“呵呵”一笑,他之所以先猜知秋就是因为对知秋了解的相对少一些,所以也难猜一些,而对于可儿,他的了解就很多了,“可儿那小丫头就更好猜了,她是风属性对不对?”虽是问句但是莫青的语气却没有一点怀疑的意思。

  “她怎么就更好猜了,就因为她单纯吗?”

  薛柔表示很无奈,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虽然面对的是她的儿子,可是她还是有些种挫败感。

  “娘,您还真说对了,就是因为她单纯。其实你们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刚醒来的那天,因为想着过往种种,无意识中进入了一种深度入定的状态。当醒过来时,发现可儿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可能是受了我的影响,她竟然也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之后,在没有我的引导的情况下,她依然还能坚持将近一柱香的时间。虽然程度变低了一些,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入定的状态不是吗?所以我说她的天赋绝非一般人可比,而究其原因确实只是因为她的单纯。”

  “在那一次中,我对她的属性就有了一丝感应,只是没有去确定而已,所以说,要猜她反倒更容易,您的意外无疑是给我的感应做了最好的证明。”

  说完,莫青笑呵呵地看着母亲。

  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讲述的过程中,莫隆和薛柔的表情已经一变再变,薛柔更是没有了刚才的赌气,他们两人现在是满脸的震惊。他们真的有些怀疑,这一次的蜕变,他们的儿子是不是变成了一个怪物。

  莫青终于注意到了父亲和母亲表情的变化,问道:“爹,娘,你们怎么了?”

  莫隆依然是那副震惊的表情,“青儿,你可知道,就算是为父现在想要进入那种能够影响别人的深度入定,也是非常困难的,你竟然还问我们怎么了?你说我们怎么了?你老爹我现在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蜕变成了怪物。”莫隆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莫青有些尴尬的苦笑着,被自己的父亲说成怪物,这种感觉还是蛮奇怪的,他在考虑以后是不是稍微隐藏一些比较好。

  莫隆发完牢骚之后,从纳戒中取出几本书,看样子应该是功法秘籍,随手丢在莫青的床边,然后看似随意地问道:“你要这些东西干嘛?而且还指定只要最基础的功法?”

  “爹,我现在可以不说吗?”

  莫隆陡然俯下身,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似乎是在做某个决定,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可以,而且不只是这次,以后只要是你不想说的,我和你娘都可以不问。另外,以后只要你有什么要求,我和你娘都会尽量满足你,如此你可满意?”

  莫青听到父亲的话怦然心动,他的秘密实在太多了,如果可以不用事事交代那必将方便许多,至于后面那句话,完全相当于无条件支持嘛,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心动。

  不过当他看到父亲变脸般,突然变得狡猾的表情之后,马上就明白过来,父亲这肯定是要敲诈自己一把呀。不过他还是无法拒绝,而他自然也明白,父亲是肯定不会真的算计自己就是了。

  但是他也不能让父亲狮子大张口,使劲的剥削自己。

  于是,莫青眯起眼睛一挑眉,对父亲说道:“爹,您就别卖关子了,要什么条件您明说吧,只要我能接受咱们就成交。”

  “好,第一你得了好处不能忘了我和你娘的那一份,如果你敢全吞,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这个自然,我怎么会忘了孝敬您和我娘呢,放心放心。”

  “第二,答应我五件事,这五件事我现在还没想好,以后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告诉你。”

  “爹呀,这您就过分了,这岂不是等于让您随意地剥削我嘛,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莫青摇头晃脑地说道。

  “那就是没得商量喽?”莫隆撇着嘴。

  “没得商量。”

  “那好,那你现在就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些秘籍,否则我就不给你。”莫隆一副吃定自己儿子的表情。

  莫青苦着脸,人在矮檐下不敢不低头啊,只能妥协道:“五件太多,两件,两件怎么样?”

  “至少四件。”

  “三件,不能再多了,再多我宁愿不要这秘籍了。”

  “成交!”莫隆一副阴谋得逞的姿态,咧着嘴奸诈地笑了起来。

  “我去!到底还是被老爹算计了,失误啊失误。”莫青心中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的老爹,之前还觉得自己的老爹挺忠厚的一个人,现在才发现竟然这么狡猾,“果然能当上大将军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你小子可别到时候给老子耍赖,嘿嘿……”莫隆满意的站起身,背着手、迈着八爷步施施然走了出去,走到外面对可儿和胜知秋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反正也没什么事,心情又正好,现在就指点你们悟气。”

  那声音是异常的高亢,屋里的莫青听着这个气呀。

  其实莫隆这个决定也有他的考虑,莫青在生死之间徘徊固然感悟良多,但是辛酸凄苦也必然不少,很多感悟都是诞生于痛苦,这种事情他也经历过。他的很多经历也不会对薛柔说,不是不信任,而是不想让她担心、难受。

  薛柔看着这对父子像两个奸商一样在那讨价还价,掩着嘴笑个不停。

  “这种感觉还真是温暖啊!”莫青心道。

  莫隆走后薛柔因为一会儿还有事要出去一趟,所以和莫青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也离开了。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莫青也再次开始了自己的事,对于和父亲的事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那可是自己的父亲啊,又怎么可能会坑害自己、损害自己的利益呢,这不过是找个理由给自己提供帮助罢了。

  “有爹娘的感觉真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