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人间绝色朱逢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盏残灯半抹伤

人间绝色朱逢春 一个老百姓 3129 2021.04.08 14:33

  “刚刚开始?你在说什么啊?”

  听了李寸心的话,魏凉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李寸心笑了笑,示意魏凉先让这些奔雷军去搜刮一些金银财宝。等到众人离开之后,李寸心这才将魏凉拉到一旁,轻声说道:“刚刚我逼问了一下这个老家伙,可是这个人竟然一点骨气都没有,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这倒是令我没有想到的,原本我还想着会花上一些功夫才对。”

  见魏凉还是一脸困惑,李寸心便是接着道:“你想想,除了兵家修士和纯粹武夫的门槛较低之外,其余的哪一家不是既看中天资,又看中心性的?就如同这神秘莫测能跟巫族一比的鬼修,会是这般毫无骨气的老家伙能轻易修炼而成的?更何况他的实力撑死不过二重楼巅峰,在他的话语里,他完全是凭借着那个女人天生的灵魂之力才能达到控制这几百号鬼物的程度。就这么一个废物,你当真以为他能凭一己之力屠掉这硕合部?”

  魏凉看着那被绑在木桩上已经昏死过去的女子,点了点头:“你是说有人在饲养鬼物?”

  李寸心点了点头,轻笑道:“而且是一位实力极强的鬼修才对。按着他的话,这草原之上像他这般稀里糊涂成为鬼修的人不在少数,而且不仅仅是草原,就连十八城内,都有他们的人.......”

  “十八城!?”魏凉皱了皱眉,有些惊讶道:“你是说..........”

  李寸心点了点头,二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发觉到如果是真的,那这背后的阴谋该有多么的巨大了。

  十八城,是这幽州之上十八座最前沿的军事重地横向联合,以墨家的铸造术为基础,将十八座城池联合在一起,犹如一条钢铁巨兽一般,横亘在大唐的最北端。

  十八城,分别由十八位幽州将军镇守,直接听命于那位镇北王孟北城!

  若是这十八城内有一城被攻破,那横向联合之势必定被破,到时候草原蛮子大军压境,便是可以直入腹地,长驱直入了!

  魏凉身在边境,自然知晓这十八城的重要性。可是这十八城相隔甚远,平日里也是各自为政。除了他所在的镇北城为北境第一雄城,有那位镇北王孟北城坐镇,其余各城,他也不敢过早的给出结论。

  不过能在那位北境第一人的眼皮子底下玩这种‘空城’的把戏,可想而知,那位幕后之人的实力究竟会恐怕到什么地步了。

  李寸心瞧着陷入沉思的魏凉,也是没再打扰他。毕竟他不过是一个与磁器口有着特殊关系的山贼头子,这种家国之事,还真不是那区区八千山贼能够参与的了。

  两人说话的间隙,那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已经在那鬼修的身上搜刮起来了,只不过这个被人当做傀儡而不自知的老家伙真是穷的要命,随身只有一粒模样怪异的珠子、一柄泛着幽光的匕首和一本没有名字的手抄书罢了。

  李寸心一把夺过了光腚娃手里的东西,没好气的给了光腚娃一脚,感受着那弹人的柔软,大大咧咧的说了声‘没收!’

  敢怒不敢言的光腚娃百无聊赖的去摆弄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女子,那女子披头散发,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的模样,光腚娃捅了捅她,似乎觉得没意思,无意间抬头,竟是与那女子的黑瞳对视在了一起,光腚娃被吓的‘妈呀’喊了一声,一溜烟的便是跑到了李寸心的身后,伸出小脑袋看着那个更像是厉鬼的女子。

  李寸心皱着眉看着那双目中没有一丝白色的黑瞳女子,笑了笑道:“硕合涟漪?这会儿应该是本人了吧。”

  那明显已经遭受了非人虐待的女子轻咬嘴唇,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李寸心觉得有些好笑,轻声道:“那个老家伙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不用感激,各取所需罢了。”

  听到这,那女子漆黑的双眸中这才多了一丝光泽。李寸心摇了摇头,手中的斩马刀一挥,那捆绑着女子的绳索便是应声而断,体力不支的她直接瘫坐在地上。

  李寸心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平淡的看着那个本该是一部主君的女子,而那女子也是丝毫不退的与他对视。李寸心笑了笑:“这才对嘛,这样的表情才能配得上一部主君的位置。”

  那女子的目光并没有因此而有些许的暖意,只是那么死死的盯着李寸心,沙哑的道:“帮我报仇,我愿生生世世给你做奴!”

  李寸心听着那正统的草原官话,轻笑着以同样正宗的草原话回应道:“我为何要帮你?你是觉得自己姿色绝伦,还是家缠万贯?无利不起早这种事我十岁开始就不干了,还有啊,你可别觉得我是什么圣人,比你惨的事我已经经历了太多了。”

  女子已经如同一个傀儡一般,生硬的道:“你像头孤狼,草原上的孤狼,你这种人非常的危险!我们硕合部虽然已经就剩了我自己一人,但是我愿以硕合部最后一人主君的名义起誓,只要你愿意帮我族复仇,我硕合涟漪愿意以先辈的英灵起誓,生生世世效忠主人,若有违此誓,硕合血脉者,生生世世不得善终!”

  那女子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过话了,语气生硬不说,言语间也是断断续续的。李寸心瞧着这个宁死不屈的女子,咧着嘴笑了笑:“好,那就先收了你吧。”

  那女子闻言,脸色依旧冷漠,竟是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在了身前的阵法之中!

  “我,硕合部最后一任主君,硕合涟漪!以伟大的天神之名起誓,若是眼前之人替我族报了血海深仇,我便生生世世为之做奴!伟大的硕合先祖,我以血脉起誓,请先祖为我作证,有违此誓,我硕合魂珠必碎,硕合血脉之人,生生世世不得善终!”

  李寸心看着眼前这个死死盯着自己的少女,内心毫无波澜。这世上不堪的事情太多了,他所闻、所见也已经太多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让这个女子唯一的生念葬送在自己的手里。就算他已经在地狱里活的太久了,但他还是愿意有一束光能落下来。

  就算他已经不需要了,但是这世上总归是有需要那束阳光的人。

  李寸心看着女子身下的阵法闪烁着妖异的红光,自然而知那草原上最重要的效忠仪式已经完成。这种绝对忠诚的仪式就算在草原各部灭族之时,也是极其罕见,由此可见这女子心中的恨意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突然,那女子脚下的阵法突然发出了一阵猛烈的波动,李寸心只来得及喊出一声‘糟糕’,便是被那血红色的红光所笼罩,等到魏凉发现异常之时,那四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魏凉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四个大活人就这么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魏凉大手一挥,冷声道:“立马派出四队斥候,给我找!找不到人,都不用回来了!”

  。。。。。。。。。。。。。。。。。。。。。。。。。。。。。。。

  百里之外,李寸心幽幽的醒转了过来,只感觉头痛欲裂。但是他的经验却还是控制住了那似乎是下意识想要睁开的眼皮,以不变应万变,才是刺客之道!

  李寸心下意识的用身体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软软的,他似乎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的被子里散发着一股好闻的香气,耳边也传来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似乎.......是那个整天说着浑话的光腚娃?!

  “哎?你是腊月十二的,那我给你换算一下哈。你应该是摩羯座才对。不行不行,他是阴历六月十二生的,巨蟹座,你俩星座不合啊!孽缘!孽缘啊!”

  听着光腚娃由在说些什么他听不懂的话语,李寸心心里一阵好笑,不过随即也是放下心来。若是此处有危险的话,恐怕这个光腚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般淡然的在这里扯皮。

  果然,听了光腚娃的话,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啊?真的假的啊!你说的这些别的算命大师怎么没提起过?星座?星座又是什么!你这个坏小子,是不是在拿姑奶奶消遣!”

  李寸心悄悄的睁开了眼,果不其然,那个光腚娃已经被那个红衣少女揪住了耳朵,在大喊饶命了。

  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那个原本还要寻找的小魔女竟然就这么俏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了?

  那少女似乎是有些恼怒光腚娃的声音太大了,有些忌惮的冲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回头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即便是恶狠狠的瞪了瞪光腚娃,光腚娃也是赶忙捂住了嘴,天真的瞪着自己的大眼睛,表示自己一定不会再犯错了。

  瞧着这两个活宝竟然如此,李寸心这才有功夫打量了一下环境。这是一间普通的民宅,但是极大,里面的装饰也很古香古色,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小石头正坐在屋内的桌上啃着鸡腿,一旁的床上,躺着那已经被擦干净脸的硕合涟漪。

  屋内,点着一盏残灯!

  残灯上,诡异的冒着丝丝绿光!

  “谁能告诉我,咱们现在是在哪里啊?这里,该不会是十八城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