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初相见,鸾凤颠(三)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214 2019.04.18 11:19

  “羽师兄,我们跳下去?”郭丕提议,“我是虚无体,雾元气可以卸掉一部份落地重力,由我包覆你们两人,羽师兄展开霸王金身,多加一层防甲,我们强行降落。”

  郭丕刚提议完,陆羽还没表态,又见都宁跟尤素华二人,竟骑着受重创的风螳追来,身后凶兽猛赶,凶兽身上链条被其血液染的通红无比,皮裂骨现,为了挣脱锁链让牠疼痛难当,刚才更被两名女修以法器攻击,现已完全失去理智,要把场中生灵全给吞杀才解心头之恨,风螳尾翼也被咬去一大口血肉。

  而惊人凶兽上有一女修,嘴角露有尖牙,全身上下尽现青黑色血丝,甚为吓人,貌似指挥凶兽之妖女,但其又念动法诀不停,似在压制身下凶兽,让人摸不着头绪。

  “白鵺兽?!”这兽少见,除了书册,陆羽三人便只见过“师伯祖宇文兰”在天殿师长讲课时,骑乘此兽大摇大摆从天穹而过,吃惊同时,燕然这尾白鵺凶兽已奔至眼前,郭丕首当其冲!

  燕然前足如刀挥出,刮起一道猛烈巨风,郭丕见状展现虚无体之特长,将跨下坐骑人兽包覆,但毫无抵抗之力,风蜻蜓被斩成两半,自身气罩被破,虽避开要害,但他一时失了平衡,往下直坠,陆羽果断下跳发招相救,等他追上抓住郭丕后,用力打了一掌柔力,把其推到上方孟浪身边,同时自身脚尖左右互点,凌空借力,再踏上自身的风蜻蜓坐骑。

  但白鵺兽已转而杀向陆羽。

  气冲九天,威象万千!

  陆羽猛一提气,元气翻涌,运转刚修至“二丈四”的法相金身,双掌提元运招对之。

  一旁孟浪也运使火元气上手,一柄威风凛凛的火元战刀,以五指为柄,凭空自手中生出,他随后在高空之中朝陆羽方向跳去,全力劈往白鵺兽。

  都宁见状也拿出最后一颗手雷法器,而尤素华双指同发细长水箭,全都丢往燕然分向。

  “赶上了!”

  同时,一位昆仑“戒主”人未到,器先至,远远抛出一柄夹带雷威之法剑攻向白鵺兽,这位戒主身后十余里,一支飞行大队即将来至。

  戒主(正堂级)管辖之地称“警戒区”,在地空两道还设有“执法大队”巡逻,属于塔台跟飞哨所的上级据点,再上则为“战备要道”,要道专职管制运输大宗物资,道主(副门级)为首。

  “塔台”,“飞哨所”,“警戒区”,“战备要道”,便是昆仑设立的四级飞空据点。

  宇文兰出殿后,知晓玉离出逃,便发出真人特有权限“真人令”,下属修士几番查探发现玉离前往西北,如今西北宗道有五位道主,二十一位戒主,都先后收到追查令,此刻终于被一名戒主发现玉离下落。

  焰刀,手雷,水箭皆没发挥用处,但这位刚踏入神勇境修为的戒主之飞剑气势凌厉,快触碰燕然时,其手势一变,隔空催动法剑,剑身自动分裂成十道小剑,插入燕然肚腹之中,可还是晚了一点,陆羽双掌跟燕然身躯已然相撞,但触碰无果,金身来不及全展,后被其身后细长蛇尾一卷,缠住后往口中送!

  “中!”

  为了压制燕然,短短时间玉离已元气大伤,中途还遗落师祖给他炼制压制毒气的“真魅丹”,此刻毒性发作,全身皆起血痕,见陆羽危险,她身上毒气运往十指发出,毒箭滔滔不绝射向燕然之嘴。

  毒箭又疼又辣,加上陆羽死命运转真气,身上护体罡气不断乍现喷发,蛇尾摇晃锁不住金身,送入口中前一瞬,燕然被迫解开蛇尾将陆羽丢出去。

  陆羽腾空翻转,看也不看,左手将“丝长金元气”从掌心喷出,右手放出火元气,把金元气烤成软丝,随意一射,缠住燕然尾巴,陆羽后借力一拉,整人反甩到其肩背,跟玉离同站一处。

  陆羽尚未站稳时,玉离翻脸,突然张开双臂向之扑去,饥饿感使玉离已到失去理智边缘,要不是她必须操纵捆邪索,早就去吸咬燕然伤口喷发出的血液。

  而蛇尾上有许多锐利硬刺,陆羽刚才被燕然蛇尾卷住,手脚部位都已受刺见红,这股带血修士香气如此靠近,像是蜂蝶陷入花国香海,玉离再忍不住,一心只想扑倒陆羽,咬破其肌体,饮血饱餐一顿。

  陆羽促不急防,手臂伤口被玉离咬住,血气精元被外力牵引,同时,玉离修罗功本能发动,咬动同时,把他身上翻涌带毒的血气往陆羽体内灌,这些毒气强冲猛撞!陆羽目眩神迷倒下……

  “吼--!”

  燕然狂叫用力想把身上法剑逼出,但刚才雷劲穿入体内,身已是强驽之末,失去意识前,化作一道火星,无目标疾射而走,速度之快,远超音障!将在场众人远抛脑后。

  ……

  断崖,面水,月高挂。

  偶尔几条长角大鱼冲出水面,打乱湖面月华后,再返回海中。

  这是燕然最后降落之处,锁住其身上捆邪索断成数截,已经损坏,但牠奄奄一息躺着不动,全无刚才凶态。

  身上的一男一女在落地之时,被强大力道撞飞出,所幸当时不过离地数十尺,两人当时交缠互抱,共同飞出倒在一块大石上,大石受撞碎裂,两人则各吐鲜红,但都还保有一丝清醒。

  陆羽躺了不知多久,恢复意识后,想运使体内金行和火行元气驱敌毒气,再以木行元气修补伤口,直至身体能动后,他喘着气慢慢起身盘坐,要开霸王金身把所有毒气逼出,但一旁的玉离,也在回神后,再度来扰陆羽。

  玉离练修练功后从没尝过修士精血,而以丹药压制血气欲望,但此番混乱,呈入魔状态,眼下只把陆羽当成甜美香浓的食物!

  “这血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玉离停不下来。

  “啊.....贱人!”

  陆羽才刚展不到半寸的金身法相立刻萎了!因喉口直接被玉离利牙咬破,血气翻腾,这牙口直比法剑还利!

  愤怒同时,勉强发出一掌打在玉离心窝,玉离喷出一口黑血,被震昏陆羽脚旁,但黑血正巧溅到陆羽双目,双瞳一痛,使之无法视物,而强硬运气发这掌,刚才被聚拢一处的毒气,又趁乱奔逃,身上穴道一处一处受黑毒气封闭。

  陆羽脑中极速闪过许多救命法,当毒气封到还剩九穴,只能发挥脱凡第一重实力时,他触碰到身边女修士衣摆时,脑中终于闪出一本特殊功法口诀。

  那功法开头八字便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