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聊斋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066 2019.06.06 00:00

  陆羽接着手朝前比,“这石屋关了三头阿修罗鳄,虽是强大上等海族,但修为已被真人们控制,你别担心,按照一般情况看着便是,想闯出石屋外,自有人会出手,你的安全要紧,不要旁人瞎喊,你便脑热前冲。”

  陆羽详细嘱咐,临走前,又是一瓶丹药递过去,“我用一篇武道论文跟死去雷鲲鲲体,同一位修行雷法的脱凡境修士换的,你拿去吧。”

  还没谢完,陆羽便骑着飞兽离开此处,赶着回去覆命,杜泽静静地看着,接着暗叹口气,“师兄,对不住,我不争气……”

  杜泽随后打开丹药瓶,闻了一下,很重一股霉味,“是黑豆丹!”

  丹本芬芳,但有些丹则是酸,辣,臭,腐……黑豆丹并非服用修炼,而是一种饱含大量木元气的“高阶肥料”。

  撒在灵谷上,会引生一种虫物来啃,收集这虫物加在一些灵田上,能由极大地增加产量,使所产灵谷圆润饱满。

  这几年,陆羽给杜泽的修炼之物,因杜泽心知自己修炼难有成果,便将绝大多数都存了下来,这次知晓宗门出征后,转交曹典给陆羽送来,陆羽叹气收下,心想杜泽既然喜爱种植,便又去找相熟修士,换来这瓶有二十二粒的黑豆丹。

  喜爱收下这瓶丹丸,杜泽继续巡视石屋周边。

  夜晚,他按顺序来到了阿修罗鳄所在的石屋外面,身后两名杂级弟子拖着载有灵谷的陆兽。

  叫唤之后,两头阿修罗鳄小心出房门受领食物,但走不出法光之外。

  “师兄不是说有三头?”杜泽心疑后道,“另一头呢?”

  “在屋内休息。”这对夫妻鳄回道。

  “请带出来让我一观,否则这灵谷便不能给你们。”

  杜泽坚持下,那头胆小的妖鳄,怯生生走出,有如金莲跺步。

  其虽化出人足,但几十年来,甚少上岸化足,根本不会走路,且因神通被封,简直是寸步难行,腰也挺不直,走一步身子便大晃,艰难无比,十分娇弱女子形象,可说人见犹怜。

  另两头鳄类见状,马上帮忙搀扶到了杜泽面前,相聚约五米之距,杜泽手上有法铃,若有异,他一轻摇,周边广袤的竹林,便会降落射出竹箭神通压制这些妖物。

  “无意为难,因观看每位情况,是我分内之事。”

  杜泽说完,摇动法铃,念动法令,解开阵法,弟子趁机将灵谷篮子丢入,接着杜泽再喊一声,一道光影再将石屋内分,照的分明。

  杜泽身后的杂级弟子,是本舵管事许昀所派来,许昀跟李清目前也留守岛上,执行他务。两弟子盯着两头母鳄娇美脸庞,一时心猿意马。

  人族还没出现修士大兴前,祖先前人中,许多热衷功名的“书生”,夜眠古寺荒庙,同蛇,狐,猫,孔雀,人鱼,蜂蝶,龙等各色妖物相恋,受宝相好的经典故事,流传不绝。

  所以撇开禁令不谈,“跨物种”也不是太离谱之事,亦从未禁绝过。

  ……

  “差点忘了。”

  杜泽因一心种地,倒是没这些想法,他心思秉善,看这三头阿修罗鳄脸上浮现的青痕,在三兽要入屋前,又摇动两下,趁着法光交闪瞬间,

  趁机抛了两枚“水灵石”过去,身后两位弟子装作不知。

  水灵石入屋后,石屋突然起了潮湿雾气。

  这石屋阵法是有讲究的,石头全用丹鼎炼过,专绝水气,这些都是海妖兽物,住这种屋子,几个时辰,身躯就会开始出问题,给他们的灵谷,都加了一些“特殊美味”,吃后,会令海妖疼痛难耐。

  这些美味来自不同的昆仑丹师之手笔,他们日以继夜研发能够增进食物效率的丹药,但丹成后,还要经过长期的试验才能拿出给弟子服用。

  宗门弟子珍贵,所以专用养殖用的兽物来试,可这样试验个体太单一,所以也常用非本宗之生灵来试。

  而这几头阿修罗鳄,可作他用,其实应该妥善对待,但眼下战争,杂事甚多,还没想到此点上。

  昨日,杜泽亲眼见到一头鱼妖,因服用加了料的灵谷后眼珠暴出活活疼死,那惨状,他于心不忍。

  所以今日喂养妖物时,他便偷偷地都塞上一小枚水灵石,杜泽练武不行,但相关学识仍有,他清楚只要有水,便能使海妖们痛楚大减。

  当然,他这么做违反上层命令,但他实在不忍见。

  过往练武时,曾亲眼见过一些惨事,当他鼓气勇气问师长跟羽师兄,为何堂堂修界第一大宗,对异族手段各种残忍,羽师兄总不语,而若对师长如此,换来的则是面壁思过。

  “天下万族,和平相处,不动刀兵不好吗?”

  午夜梦回时,他总如此想,虽说父亲杜耀是被东海道魔门所害,但他还记得,父亲有次将自己带在身旁,得意让自己观看他如何对付所谓的邪宗弟子。

  阵法扫动下,六十三位修士全部错骨扬灰不说,更屠灭当地凡俗三万余人,以免有修士压制修为混杂其中,那次之后,杜泽便噩梦不绝,并对宗门跟父亲开始产生疑惑……

  杜泽把石屋全都巡视完后,直接在露天空旷处坐下,拿出一道属于凡品法器的琉璃镜面,摆好角度方位,引月华来照射自己,并同时盘坐运气,两两相辅,杜泽很快便入定。

  他入定同时,石屋内,三鳄服用灵谷,吞后虽有果腹之感,但其肠胃难以消化吸收,疼如刀绞。

  那雄鳄怒骂,但又无可奈何,且仔细听之,远不止自己一种声音,各石屋,此起彼落,皆是海兽疼苦之音。

  插满昆仑法旗的岛岸,地上满是血肉,多支海族妖物覆灭遗音,好似在耳边环绕,更令雄鳄愤恨,血牙紧咬。

  那头面容甚好之小鳄,处阵法之中,因离水地,看着负荷不了的这具躯体而自动裂开的血痕,再想起“龙祖父”慈貌和数十年来的锦衣玉食,华贵尊崇,

  再观现下,心感悲凉,流出珠泪。

  正是故海不堪回首明月中……

  ......

  (下几章收尾,进入“顶上之战“篇,明天上架,读者方便的话,支持一下首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