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小五衰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116 2019.04.01 21:26

  破元手是昆仑高阶战技,“运气走窍篇”占了很大篇幅,不讲“顿悟”,“意境”,到了出手时只有“简单一式”,将体内元气快速聚拢于手掌,再瞬间发出,被击破护体气罩者,气血逆流必晕,随之再发杀招取敌命。

  “时代更变”,现在的天玄界已不像早前,修士动辄打上三天两夜之久,结果只是双方轻伤,现今决出战斗的时间甚短,威力也越大,修士间若真的发怒,几乎必有一方倒下。

  陆羽脸上阴晴不定,双掌提了又放。

  破元手这功夫难在运气聚掌的时机,脱凡境人身三十六穴,每穴藏有九窍,脱凡境练穴,神勇境后则开始练窍。

  窍一定时日会“移位”,当发现移位时,运气路径便要改动,所以若不察,元气还没窜到掌心,就会散乱到全身穴道,或者勉强发出后威力大减,难以伤人。

  每穴中之九窍皆练通后,便运用自若,不怕移位,而陆羽虽打通三十六穴至神勇境,但目前只有七穴的窍位全部打通,这等修为每日只能挥出五六记“破元手”。

  慢慢一掌推出,慢慢一掌收回,平凡无奇的动作,每隔三日左右,陆羽才能成功打出一掌,击碎眼前硬石。

  ……

  即将评测的前两日,舵内屏息以待,陆羽更发布命令,“五岛许进不许出”,纵是较大型鸟禽过境,一旦发现,地面监塔都要驱赶,这是为了避免修士藏身飞兽之中,偷行监视之故。

  但评测当日,空等一日,直至夜深时,一位神勇境修士到来,本以为是监察士来到,但此人其却扬言,“评测压后一个月再举”,便又神速离去,留下面面相觑之众人。

  此插曲隔了两日,许昀又一次私下拜见陆羽,陆羽当时刚练完功,有些疲累本不想见,但他硬闯,还击退亲卫,来到陆羽面前。

  许昀披着一件黑长袍,隐去面容,使陆羽想到那头差点害死自己的黑乌怪。

  见到陆羽时,许昀一开口,声音大变,没有前几次那么洪亮。陆羽明白什么,马上斥退亲卫跟守卫弟子。

  “职下求舵主救我。”许昀跪下执弟子之礼,头额压低地面。

  又扫一眼,“小五衰?”陆羽眉头紧皱。

  “是!”许昀道。

  他几次来见陆羽,但陆羽却不搭理,他心有怨气,前几日,他练功时怒火交心,依然没停手,没想,穴道堵塞大半,两日内头晕眼花,手脚发颤,他赶紧来求见陆羽,

  修士除了“战死”或者“修炼失败”,便是“寿元大限”。

  “生老病死”,这是天地间最神秘之事物,一个生命来到世间,能活多久,无法预测,修士不断钻研,也只是明白了一部份规则。

  凡俗踏入武道有脱凡五重天挡着,每练破一关,修士推断出寿元约可增三至四年,到了最后一关“合一关”,体内三十六穴臻至圆满,估约有百载之寿,可也不算什么了不起大事,凡俗之中,不修炼而活成百岁人瑞的长者,也不少见。

  这世间,没有“一定时日”或者“修炼突破”就会对“高强修士”发下的“天劫罚雷”,但全体修士都会得“修士病”,但凡入魔,受伤等都有可能引发,无法可循,此病有十,大小各五,称为“修士五衰”。

  脱凡境修士境界低下,一般多出现“小五衰”,而这时若是浮现大五衰,几乎必死无疑!

  “乐声不起”:修士美妙声音变为沙哑。

  “身光微暗”:修炼时,身上光华转暗。

  “浊血盖体”:受伤时,血黏沾身上,很难清除。

  “着境不舍”:对妙欲之境不能舍离,易怒,贪图享乐。

  “身虚眼瞬”:身体虚弱、眼睛瞬动,有黑气附面。

  此五种病征为小五衰,可能一起爆发,也可能单单只显一样,全看造化。

  陆羽看着脱下罩袍,脸有黑气的许昀问清情况后道,“黑气盖面和沙哑之声,你显了两样,还有生机。”

  “职下求舵主相帮,定将以命报之。”

  “许管事,我要你的命有何用。”

  许昀却是跪伏而前,拉着陆羽衣袍。

  场面一度凝重,过了会,陆羽扬手,隔空探物取来一本文册,看了看文册上舵内灵石草药数量道,“今年收成不错,比往年多了一成半,等会我会吩咐下去,木属的丹药你全拿去,留给评测的数量够了,没事便别露面,静心休养,若是病势压不下,我再想其他方法。”

  宗门评测之一,弟子修为及人数。

  如果管事许昀羽化,那么监察修士们,是不介意扣减他的评价,现在地殿当权,不定时派出监察修士刁难地方主官,但凡有一项出差错,一定期间内,禁止提拔职级。

  半年后,陆羽能升为分堂主时,打算把师弟杜泽,找到分堂来任职他的麾下,之后他会以支援天殿为由头而申请回宗,由继任他副手的杜泽代理分堂主,杜泽修为不足,不能出任实缺,可若代理却是可以,实际上形成钻空子的局面。

  杜泽不像他和郭丕那样,武道有望,虽亦是修二代,但其亡父杜耀“个性张狂”,且生前曾在高层会议上,言宗门一些资历老,又没有机会武道再进一步的修士,浪费宗门资源,不识大局,所以同辈或师长大多不喜之。

  如今其子杜泽天赋又不佳,逃命时,更是坏了武体根骨,这些年伤是养好了﹐修为却只在脱凡二重上下。

  宗门不养闲人,真人血脉之后,并不能免俗,“一战”打的这样惨烈,宗门到处都是“孤二代”,“孤三代”,实力至上,没有本事让宗门高看你一眼,便只能“苟存于世”。

  “听着,今日之事,勿对他人提起,以后若有琐事,政务会议后,我会留你下来,你在禀之,但跟钱易间的争端,你在监察士到来前别给本舵出任何状况。”

  “谢舵主再造之恩。”

  又过七日,风平浪静,岛上也松懈了几分,反正离监察之日还早。

  这日,陆羽步入坐骑室拔除飞星最后的骨刺,拜藏书室那本“兽科圣手”残卷所赐,陆羽才知如何安稳下手,当带有血丝的最后一根骨刺被拔出后,坏死的鸟冠马上跟着脱落,垂死的眼珠中散发异样光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