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山海图录,三相鹫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046 2019.05.07 08:44

  这时,双首飞兽两瞳带火,废了一翼追赶而来,从青雀鸟沿途流出的青血味道,更精确查到陆羽这黑鸟所在。

  陆羽瞧见恶兽这般狼狈,也不显害怕,而是先张开自己身上的假翼威吓。

  浮岛相逢勇鸟胜!

  “呜--!”陆羽挺直上身,鸟首高昂,装模作样。

  “吼--!”双首飞兽见状更怒。

  先发制人。

  后发制鸟。

  风停,水波平,双影闪。

  恶鸟斗鸟人,交火只在刹那间!

  飞兽怎么打陆羽没学过,宗门也没教,只靠本能反应。

  两鸟缠在一处,连滚数圈,刷刷数闪,回神后,陆羽退回刚才方位上,拍拍身子,发现自身被咬了两下,幽风衣受到中等损害,对手则鸟事没有。

  于是陆羽故意让出空间,假装服软,当这双首飞兽满意,要去抓陆羽身后的青雀鸟时,依靠优势速度,陆羽给其来了一下背刺,不!背撞。

  爪跟喙都是假的,没有飞兽的撕裂力,便只能像个力士一般战斗。

  陆羽尝试用霸王现甲,隐而不发包住鸟体,发现可以运转部份,运功同时,直接“坦”了过去,一撞得手,双首飞兽被巨力坦飞吃泥后,陆羽欲再来一撞,地面登时喷窜一道粗长火芒,泥沙夹带火星喷溅,陆羽差点染成火鸟,迅速躲开后在其身边飞走。

  陆羽很想逃,但看见华光神态,我见尤怜,又生豪气留下,方才二鸟相飞,同华光肌肤之亲太久,相思鸣入脑甚深,至少还需半刻才能化去此幻术影响。

  双首飞兽又双双冒喷火流跟毒气,一者射向青雀鸟,一者射向陆羽,陆羽再闪过火光,可青雀鸟来不及避开,陆羽护花(鸟)心念一动,闪电急速冲到青雀鸟身前,替其挡下毒雾。

  幽风衣被宇文兰这位毒手真人加强过,用了绿蟾法衣替换成五种兽皮之一,能抗毒物,加上陆羽练就霸王金身,此时虽不能发之驱敌,但防御力极高,对上有伤在身的恶兽之毒还真不在话下。

  青雀鸟则大为感动,加快舞动速度,要把这丹药消化掉。

  “这恶兽难道是……!”

  昆仑修士收集天下宝册,编撰有一书,每三年翻新一次,与时俱进,曰“山海图录”,今载“十万三千种”天地妖物。

  山字经,飞兽史,恶兽集,卷二。

  “三相鹫”,上古神鸟“燕龙雕”与“黑面神鸦”交合而生之族,自脖而生三首,一首继承燕龙雕之幻术,一首继承黑面神鸦真火之能,成体后再生第三首,能喷毒雾,见于南疆万妖山脉,其壽五百载起跳……性残恶,记仇,世所罕见,遇之必有血灾……

  陆羽虽没想起青雀鸟来历,却想起眼前这双首飞兽跟“三相鹫”的形容极为相似,虽然没有三首,但观眼前此兽,脖子上有一断点伤口,像是被砍下一首,所以只剩两首。

  陆羽猜的不错,这头恶兽的确是三相鹫,且有伤在身,不然陆羽早已被吞杀入腹,这可是号称拳打真人,脚踩神勇的凶恶飞兽,当然--那是三首皆具的巅峰状态才有可能。

  高阶飞兽本身,会以习惯或者特征来自我命名。

  南疆御兽谷修士,因其凶狠,给其命名为“桀”,凶兽叫声多是此音,此兽本也自名为桀,而青雀鸟则因开屏时,宝芒四射,而被称作“华光”,不巧,亦正是其之本名。

  御兽谷跟昆仑同属修界“五大之一”,手笔不小,宗内建立了一处高十层,每层二百丈的巨大“通天宝塔”。

  按照兽物“危险度”,“能力值”,“寿命”,“驯养性”等等,把大量非人生灵都给关在塔里,行各种武道技术研究。

  两兽巅峰时,都有相当于神勇境三变修士的总合战力,所以都被关在第八层层顶,华光被关了三十载,桀亦有十四载。

  华光是为了救亲友飞兽而被修士补抓,至于桀则是因为贪食,连吃了一百来号修士后,被御兽谷真人出手降服,关在塔中。

  暗无天日的宝塔,终日不绝于耳的法音乱脑,被关入此塔中,除了老死,病死,或者自绝死,再无离开可能。

  华光用处小些,一般被修士抽取本元或者试药,以及拔除牠身上羽毛作为法器。这如同将其拨皮,是一种慢性痛苦,但其本性还算温善,只恨加害牠的此宗修士。

  桀用处多出不少,集三种神通之力,又兼肉体强横,还有杀害同修之仇,修士们不断折磨牠,还将其“掌握幻术”的头首给斩了下来,降低修士喂食时,被厉害幻术所伤的风险。

  更觉不够,又把其两仅存的两首内之舌头割下,长之,再割下,所以喷发出的火焰跟毒雾,今也只能发挥三成威力。

  关押十四载过去,第八层的兽物谨存华光跟桀,还有几只陆兽。

  被关的久了,产生革命情感,各兽都会互相帮助,比如华光的相思鸣,带有一定温和心神的本领,牠会在同伴们被割肉或者灌药后,发出此声帮助减低痛楚。

  当牠被灌药而身体虚弱,一头“参兽”便会把自己身上的参肉割下一些,丢给华光吸取。

  久而久之,同属飞兽,桀也因长久听闻相思鸣而对华光产生爱意,深深无法自拔,誓言要得之,甚至想把华光吃掉,使两者永远合为一体!

  突有一日,南疆风云翻动,终于为宝塔囚兽带来破塔曙光。

  当时抓住桀的那位真人,突然大闹通天宝塔,破坏沿线阵法,让许多层之禁制一时失灵。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妖兽们纷纷暴动,数百头妖兽冲出第一道封锁后,虽见修士大军持法器逼近,但丝毫不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能送出多少同伴便送出多少。

  当灵武法器高升,御兽谷修士如神灵降下天罚。

  二十六道阵法,连锁启动,场上五颜六色,七彩八耀,接着……血红飘天。

  华光被一头用相思鸣治疗多次的虎兽,用命送出,桀也侥幸重伤逃出,疗伤躲藏时,桀又吃了两批追赶自己的修士后,才明白通天宝塔动乱之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