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绿光云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428 2019.04.30 12:00

  “有趣。”易天石嘴角微扬,不里身边人劝告,扬声道,“地殿执掌昆仑,今便让外殿弟子,知我殿威风。”

  这话一出,有些本来要撤力的修士,考量到易天石的性格跟背后的师长,无奈被硬架上去。

  在场有一半地殿修士,本只是旁观,等等是要跟着到场主持会议的地殿修士一同回宗的,被易天行利用机会,仗着人多,要杀一杀全光一的威风。

  两股云块如两支军团交战擦撞,相抗一会,空气中竞发雷音金芒,景色虽美,却开始殃及池鱼,有小股元气游离不受控制,随风四处乱冲!

  全光一死命要撑,但一人难支大局,眼前以易天石为首的对手中虽没人至神勇境,但到合一关的修士就有四位,脱凡三重,四重的弟子也多出寰殿数倍,所以自方败象已显。

  而人殿也没闲着,见身后陆羽所在的天殿人少,似有意,似无意,把自己头上云块引了过去,饱含大量木元气的绿光云,有如青青草原,笼罩住陆羽等人。

  “啊!”

  这一瞬间,天殿在场修士体内木元气全被引出跟云块会师,手脚脸庞乌丝,全显绿华,此对很宝贵木元气生机的老修士们来说甚慌,极慌,口舌颤抖。

  但被绿不过数瞬,陆羽立刻出手,拳心朝上如枪挥出,一记破元手掌气领头,马上将绿光击碎。

  “你也亮一手。”陆羽对身边的孟浪传音道。

  孟浪听后便运使专吸火元气的功法,正值白日高挂,他尝试从霸道无匹的太阳精元中沟搭一些元气下来,陆羽一旁帮他稳固,数十息后成功引下一丝爆烈无比的骄傲火精。

  这种纯度超过“九成五”的火元气,不是现在的孟浪有本事吸纳之,只是为了教训人殿。

  就是神念上去沟搭一下,孟浪都五感皆燃,热火焚身,屁股下的蒲团亦快烧起来!元飞扬随后助阵,一损俱损,同殿的天殿老修士们也都出手尽点心力。

  引至一半,场上明亮无比,孟浪给个眼神,陆羽跟他同时放手,这股太阳火元,瞬间便把眼前人殿修士中,几名修为低下的弟子烤晕。

  甚至还撞过去地殿跟寰殿两股云块中,要三分天下,这股乱入余威,又波及十数人,登时惨叫声四起,这使一众年轻修士怒气越来越旺盛,场面几近失控。

  陆羽体内对风元气极亲和,这种云块也有相当含量的风精,他一派轻松,一口一口吸纳着,但脸上还是要演一演辛苦之色。

  ……

  宇殿区域中。

  “温师姐,好难受!”

  “温师姐,云块越来越大了,怎么办?”

  “撑……撑住,我分点元气给你们。”

  寰殿身后的宇殿女修士,其身影也都被寰殿云块跟地殿云块给网住,两大之间难为小,引来的可怜微薄元气全给吸走,体内五脏翻涌,手脚发抖,娇声连连。

  更远处,玉离见状不好,问道身边的管事。

  这位管事道,“职下建议马上以扩音法器大喊,主会修士将来,让其收手,避免引发大事。”

  “允。”

  随着玉离一声令下,天启舵修士出面干预,直接用法器喷发长龙水柱,替众人降火气,众人都听见主会修士即将来到,又受到玉离干预,马上收手停火,全力吸纳云块中的元气回自身。

  争斗场面落幕,云块轻飘飘散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又见蔚蓝青日,暖风轻拂。

  当所有云块都消去,宇殿女修们瘫软互拥,为长的一位温姓女修恢复常色后起身怒极对众人道,“太欺负人了,你们混账!“

  几位师妹听见师姐这话,感同身受,两眼水汪汪,哭了起来。

  “那女修什么来历?”玉离见状好奇道。

  身边一位帮忙排定座次,又认识这女修的一名陆主见上官问话,趁机回道,“温蓉,是离我们天启舵东北面二百多里外一处名为“乙木堡”的“炼器据点”之堡主。”

  “杂级据点的主官?又不入宗法体制之内,来此凑什么热闹?”

  “堡主”在昆仑属于“杂级一等”级别,主官是不用评测,所以玉离不解问道。

  “禀舵主,堡主其实都会高配一级,虽不评测,但温蓉也是宗法体制内的副舵级修士,因杂级据点乏人问津,缺少宗门补助,每当有这种大会,以往这类据点的修士便会派人来此,希望面见上官修士要点灵物。如今我舵周边还有三个堡,乙木堡最贫困,所以从不缺席这种会议,此堡刚好跟弟子的陆区接壤,弟子曾经跟上一任堡主打过交道,还是上个月的事,没想已经换其弟子出任了,想来年纪已到,该当是坐化了……。”

  “等会来的是地,寰两殿的上级修士,这温蓉怎么不管顶头上司宇殿要?”玉离不懂道。

  “这牵扯历史遗留问题,这种据点都是战时设立的临时据点,有的撤除,有的还留着,但在合并过程中却出现问题,比如乙木堡处于本舵还有另一处上舵据点之间,要并给谁有争议。

  这乙木堡是宇殿直辖,本舵却是天殿治下,那处上舵则是地殿所有,此跨三殿人事不说,还牵动到方圆数百里之地的势力划分,合并他处据点后,人口,面积,矿产一动,宗门所课的税率也要重论,所以有些据点,因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拖着拖着变成如此三不管的“飞地”。”

  这位陆主没说的太明,这种飞地若是宗门本殿不管,便很受欺负,他本人有风声,温蓉跟上任堡主上书宇殿多次,都石沉大海,今日来此便是要申诉临近据点对其的打压,跟扰界,说不定被投诉者其中之一就有天启舵跟自身的陆区。

  “再说说,乙木堡有多少凡俗,跟脱凡境修士?”

  “职下记得凡俗数量三万五千之内,修士不超过十人。”

  没等这位陆主回应,管事“萧登”插话。

  这位陆主对能跟第一主官舵主搭上话,十分兴奋,但这陆主跟萧登一向不对付,萧登不愿让玉离对这陆主留下太深刻印象。

  “那岂不是全来了?”玉离道。

  “舵主您想?”萧登将身子压低侧进几分问道。

  温蓉不过十六岁,带来的师妹更小,有两人看上去约十一二岁,全被吓的哭啼,玉离见状有些心疼,径直走了过去。

  此刻玉离穿着另一件金灿华袍,大摇大摆走去,她身躯修长,走起路来,神采英拔。萧登随后,并使了个眼神,让那位陆主不用跟着,之后几名亲卫跟其他陆区的陆主,紧跟在后。

  玉离从侧面走到温蓉身后,宇殿女修们见多道目光投射过来,马上转头互看发生何事。

  温蓉转过身去时,一道金阳刚好照在玉离身上,暖热光影完美盖住玉离面容,使她一时以为玉离是名年轻男修。

  温蓉虚耗过度,快要不支,便像是汪洋孤舟,急需寻处安全地方登岸,玉离跟其身后修士,像是一艘艘巨大无比的炮舰战船,立刻要将自己压碎,她难受捂着心口。

  当玉离来至眼前,失去光影遮挡时,失神的温蓉有些看呆了,玉离五官丰神俊朗,犹如出尘的仙人般,獠牙巨船也化作一叶扁舟慢慢荡近她的身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