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九品十八级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131 2019.04.06 23:09

  “你的上官,此舵管事许昀呢?何故拖延未至。”童千山道。

  “因修炼出岔,正在闭气静养,无法使力。”李清不知,陆羽便在旁提醒,但没说许昀显出五衰原因。

  “罢了。”童千山扬手。

  宣念弟子见状马上道,“此七年来,杂役(级)弟子,新录八百一十九位,莫说有人达脱凡第二重,就是第一重--炼气关的外九穴,最优秀者也只打通七穴,有何解释?或者汝不按宗门教程施业。”

  “属下全部按各任舵主指导,辅以宗门下达之方针交学,一字一句不敢变动,每日必学昆仑语,辅以,元气心法以“水柔经”,“参岚决”为主,刀剑棍鞭等法器,以“天绝武典”记载为主,丹药制造,则采用“万华书”,“青陀宝录”……

  这么多东西,李清自不可能全都熟练,他是众师之长,主要考察武艺进展,跟心法修炼方面,他边说边点了三名辅佐他的授业修士,出来回话。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受监察,紧张过后,话说的滴水不漏,全部回话都用上挑不出毛病的模板,还把弟子不出色原因,偷偷归咎于弟子天赋,使童千山只能道,“照本宣科,庸碌无为。”

  升迁无望,李清不打算长留昆仑,虽感觉童千山故意找茬,但也不当一回事,施了一礼后退。

  “法器冶炼和维护”,宣念弟子继续唱名。

  “职下,北岛岛主郭环,见过监察士和各位上官修士。”

  被锁在武库的法器,刚才已被抽验完毕,郭环不发一语,等待宣告。

  “凡品一阶,共计八十九件,抽取十二件,发现锈者三件,其中一把法剑缺失剑鞘一件。

  “凡品二阶,共计一十九件,抽取四件,灵气不足者一件,受损无法修复一件。”

  “……”

  “?”陆羽脸色渐渐凝重。

  凡品法器遍布五岛,有的还被打入阵法之中,监察人员需要“解阵取器”,所以多是随意抽验,陆羽下了功夫,比如灵气不足的那件“火狼棒”,陆羽先前让人把半枚火灵石镶入,并跟其他良好运行的火行法阵放在一齐,以避免查验时露馅。没想到也被挑了出来。”

  宣念弟子念完维护部份,接着是冶炼部份,短短一句结束。

  “五年来,并未冶炼任何法器。”

  宣念者看了童千山一眼,表示完毕。

  六年前,时任舵主黄鹤天,把五海舵的金属资源全用来炼制一把宝品法器失败,还借了许多灵石丹草陪葬,本人没多久因抑郁而展出五衰像后羽化,所以这几年五海舵都在还债,根本没打造新法器计划,原有的法器数量,也因还债减少了三分之一。

  这些记录,都在宗册上,童千山知晓前因后果,却言“小错”。

  理由是,“未好好规劝前任主官,职下失责,此言合理,且又在其他政务方面,童千山奖了几句,提升评价,郭环暗自窃喜。

  “灵物产出(灵米,灵树,灵丹等物)”,这次由童千山亲自开口,询问舵主陆羽,目光如刀。

  “目前舵内战备存粮?”

  “灵谷一千八百四十七担。”

  “食用灵谷几何,战备灵谷几何?”

  “未经磨制的粗灵谷八百担,细灵谷四十担……可供岛中四十日所需。”

  “若在加入百余万凡俗子民,宗门上供,日时播种,下季度能存余多少?”

  “这……”陆羽一时语塞。

  “上三个季度增减变化太异常,若再出现,你有无应对方针。”

  “修士修炼食用时如何避免浪费,将总流失率降至千分之三以下。”

  “高效开拓灵谷之法,地殿以下指示,把你的发展计划从头到尾说来与我听听。”

  陆羽虽身为主官,但来时尚短,有些机密不知道童千山从哪里知晓,一开口就让陆羽难以回应,还问了一堆故意刁难之语,有舵内修士想解围,被童千山一句,“无关人等,休要开口”,打回。

  陆羽绞尽脑汁回应,但童千山只当能陆羽狡辩,打断道,“这么多问题,岂是一句来时尚短,可以推脱之。”童千山骂完,陆羽拱手,“多谢监察士指点。”再退至一旁。

  “阵法设置(可完好启动之数量)”

  “非人生灵(兽,虫等物多寡)”

  也被挑出一堆毛病,陆羽一旁想,按理说,童千山拿的只是文册资料,懂得不可能比自己还多,一些细微或者想隐藏之弊病,都被他正好挑出,这已经不是有备而来了,兴许有人告密……

  童千山耍足威风后,如古代天子出巡,岛上修士,凡俗,莫敢仰视,他寻绕五海舵周边,大批修士跟着,一夜过去,东方既白,最后童千山进入到舵主府政议室中,与同他一齐来的修士们讨论。

  陆羽等了一刻有多,一旁的钱易脸色古井无波,最后两人一起被宣入内。

  “陆舵主,本座此次监察八处据点,属你这处弊端最多。”

  “职下失职。”陆羽道。

  “只怕是言不由心。”童千山阴阳怪气,他在天殿轮流任职时,受过四水真人的气,陆羽是其宠爱徒孙,此次被自己拿住机会,自然不会客气。

  又道,“本座还要赶回宗门,长话短说,从七品,你可服气。”

  陆羽听闻此言,仍想辩驳,给他从七品,会压他一段时日。

  宗门考测下属单位,个人评级分一至九品,每品还分正从,称九品十八级。

  九品言末流:正九品,所有管理职以上弟子,含主官皆要被问责,若是从九品,更要被关入昆仑天牢,按情节轻重加刑。

  八品言无能:正八品调职,从八品,要受降职处分。

  七品言小错:正七品罚俸,从七品受口头训戒,并要限期改善,同时一年不得调升职级。

  “宗法明定,任职未满六个月之主官,对于前事弊病可不受责难。”陆羽驳道。

  “不错,但若此,你不可署名,可该才我门下弟子查验政令公文,以你主官印信所盖之公文,共四件,这四件政务受你指导变动方针,其中就有跟此次评测有关之举,所以你不可免除全责。”

  陆羽想起来,数日前,钱易上呈四份文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他看过方才压下主印。

  “有何不满,你可上书宗门,本座乃秉公办理。”童千山又道,“钱易听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