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初相见,鸾凤颠(一)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492 2019.04.15 23:13

  玩闹惯了,玉离不作他想,师祖虽告诉过她,这些兽物狠辣,但她自幼接触之,每头在昆仑总部内受她照顾的兽物,都低眉顺眼,十分温和,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根本不放心上,却不知这些凶兽,都是被昆仑大能修士们管治的怕了,或者被下控制手段,才显出这副半死不活的无害姿态。

  “我们上去。”玉离念着宇文兰教给她的真言法诀,念动间放逐渐松捆邪索,使白鵺兽四足放松可完全奔动,往星空而去。

  每踏一步,身影便升一分,当年纵横天地,快意自在的凶兽,心潮澎湃不可自抑。

  离地六千米时,一人一兽已经远离尘世,玉离放松心神,运转口诀,燕然也没闲着,贪婪大口吞时月华,似血月光罩拢其身,唤醒本能野性,身上散发出杀意!

  感到身下凶兽皮毛炸开,正吸食月华的玉离顿觉不对,马上再催动捆邪索。

  可燕然身形已扩至两倍有余,恢复到近成体姿态。

  “停下!我令你停下!”玉离催动捆邪索未果,转而不断出掌击打燕然身体。

  但这些攻击对燕然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吼!”燕然不断发力想把捆邪索撑破,捆邪索亦越来越紧,到了最大极限,使其身上皮肉被磨破,兽血不断外流,但痛感比不上自由,燕然发狂狂啸,天地同感,竟生惊雷!

  这时玉离想到什么,取出身上警示之物,往四方而射,天穹登时如烟花绽放一般,灿烂绚丽,警示法光如有灵性,分成数十道光芒后四窜,这是昆仑通知信号之法器“冲天火”,但凡有修士见之,便知晓乃同门有事请援,需要上前帮手。

  而相隔数十里外,三名华服少年修士,乘着三头风蜻蜓,缓慢游历飞行。

  这三人都是昆仑天殿这次外派到西北宗门交流的弟子群之一,因时限已到回宗之刻,本来要由资深的弟子修士护送,但在进入昆仑领空后一段时间,护送修士偷闲,让这些年轻人自己飞回去,陆羽亦在三人之中。

  ……

  “羽师兄,说说你这次到太乙宗的趣事,有没有让其知晓我昆仑弟子厉害……还有,我从伏羲观离开时,正巧碰到一个在寰殿的相熟弟子来交流,说数月前,他本人到天殿办事,碰见“韩九霄”突破到“合一关”,还见到许多弟子恭迎他是首席……跟我交手两次都是平局,最快下月我亦能到此境界,到时还要跟他打第三次。”

  说话之人名“孟浪”,武体对火元气非常十分活跃,目前为脱凡第四重巅峰,被认为到神勇境后,有显宝体中“火体”之可能,其擅长刀技,同为修二代,比陆羽大两岁,因天殿受创甚深,因此殿长老们将所有修士血脉之后跟普通弟子,全集中放至同处教育。

  回宗先后有别,有人的地方--便争胜负,自古皆然,一些外地逃回宗的弟子跟修二代,跟自幼在宗门本殿长大,或者经其他路径的新入本殿之弟子产生隔阂,划分不同阵营

  陆羽回天殿主殿时,当时十五岁以下孩童辈,领首者便是孟浪的“浪盟”。

  陆羽自起一党“羽联”应之,后跟孟浪一较长短,最后陆羽惨胜,三个月后又打一次,陆羽转为小胜,又苦磨一季,孟浪三败,终于愿屈居人下,称陆羽一声“羽师兄”。

  占了时间优势,羽联又吸收一些年轻弟子,成为人数最多的阵营,即便数年内,越来越多弟子回来,其中还有些,当时表现出跟陆羽一样潜力的同龄弟子,拉帮引派,也超不过羽联。

  成立这类弟子团,有其好处。

  五殿本殿的三十岁以下弟子中,有一职位名“主殿首席弟子”,这不同于其他“首席殿长老”等写入宗法中的首席实职,此职是“荣誉职”,昆仑壮大之后才设有此职,不发俸禄,由年轻弟子公推而出,任此职者基本是众人名正言顺之“大师兄”。

  多行“调解不和”,“辅助师长”,“督促同修”等事,陆羽曾因羽联之长而得此位。

  但他近来隐藏修为,让明面修为卡在脱凡第四重不动,被几人追上后,声势降下,许多人便不再称他是首席弟子。

  ……

  “有认识一些年纪相仿的出色弟子,孟师弟应该也不差,你这次去的伏羲观跟太乙宗是师出同门,火行高手甚多,一定学到了些高招。”陆羽道。

  “叹为观止!我甚至有幸见到一名火体修士神威,他早先自投入鼎中,被当做丹药一般炼化数十日,我去时,正好是他功成之时,出鼎时一身炎火,太乙宗弄了一个水行大阵,都压不下这位真人身上一点火苗,最后静等三日,火光方才自动化去……

  “你呢,郭师弟,听说在三皇宗时常可见合欢派的“天女”们来叫阵!”孟浪笑道,突然转问跟陆羽,杜泽一同逃回宗,近几年显露虚无体的“郭丕”。

  三皇宗,伏羲观,太乙宗,互成三角之势,是北流洲最大势力,其下方便是龙海,而三皇宗左边“相连”天玄界盛产最多火灵石,亦正亦邪的“赤炎殿”,跟被正道宗门定为邪宗的“合欢宗”,所以三皇宗常跟合欢宗起冲突,孟浪才有此问。

  “不曾有这机会,不过三位宗主到是都见到了。”郭丕道,“若说威严法度,我觉着三位宗主,就跟其宗内长老们差不多,兴许是时常换人的缘故”

  各宗制度不一,昆仑掌教最尊,但五殿分权严重,对手蜀山剑宗则由宗主独尊,至于三皇宗在制度上较近昆仑,三位宗主共权,一人掌外事,一人军事,一人宗事,宗主一职由底下十二位长老互推而出,遇缺便补,所以三位宗主按其资历,宗内地位再分主次。

  每届任期二十年,成为三宗主之一的修士,亦有再解职回长老之例。

  三人闲聊时,突然撇见远方警示法光。

  “羽师兄,有人发冲天火求援!’郭丕看向陆羽,此间三人以他为首,听他命令。

  “我建议闲事莫管。”孟浪看没外人在场道,“我出宗时也是走这条,问过了,这附近空域是天道,几乎没有修士会来此,应当没这么倒霉,又是“陷阱”!况且九星连珠,血月立天,对凶物有极大加成,万一碰到难事……”

  陆羽亦是同样想法,给郭丕一眼,三人旋即后退,但才退数百尺便听闻一声“且慢”。

  冲天火四散示警,附近两位女修感受到,一路巡查,竟奔往陆羽方向而来,正好撇见三兽转头,两女身下“风螳”马上加大速度追上三人。

  风螳是火螳变种,亦由修士繁育而来,只有一片“单翅”,但速度远胜风蜻蜓,顷刻间便挡住陆羽三人。

  “昆仑门人,守望相帮,难道三位没见到远方冲天火?”

  “见危难而不救,犯宗戒第十九条。”

  两位女修杏眼直喝三人,毫不客气。

  宗法十九条规定,“力所能及,见法光而对同门见死不救者,若遭发现,依情节轻重受罚。”

  可这力所能及,如何判别,最后还是要亲身一探方知,一战后,许多弟子门人侥幸活下,但落下“战场症”,此症心魔压身,打坐练气总生幻象,最后修为不得寸进坐化……受此影响,现今贪图安乐,各扫门前雪之年轻弟子倒是越来越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