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前尘往事如云烟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156 2019.03.12 22:02

  三个孩子没有飞兽,也没力量使出带在身边的宗门厉害法器,只能靠着双脚,不断在东海洲地界上逃命,最后甚至躲入有凶兽出没的险谷中,以逃避追杀。

  吃完丹药,他们开始猎杀野兽,吞食其血肉而活,身上口子一日比一日多,伤痕好了又裂。

  入谷的第二个月,三人侥幸发现逃离之口,却也被一只身材瘦小,战力可比脱凡第三重修士的“黑乌怪”锁定,一阵较量,陆羽打死那只乌怪,亦给其尖啄啄的遍体鳞伤,双臂几乎见骨,陷于生死之间!

  他伤势太重,已成累赘,两个师弟并没弃他一走了之,而是轮流背着他,“整整一年”,陆羽的脚没在泥地上行走过,两个师弟每当找到可进食之物,总是硬逼他张口吞下。

  练过武道的孩童,对于食物中蕴藏的能量需求极大,陆羽吃不饱,修为虽一直在退,但底子良好,仍然苟活下来。

  而郭丕跟凡俗一样,诸病丛生,因三人什么都吃,郭丕误食毒果,双眼逐渐失明,至于杜泽,他的根骨因饥饿过度还有受伤,产生萎缩之像,双腿变得比手骨还细,每走一步,脚骨关节便要发出“咔擦”之音,但他忍住疼痛,抱着陆羽,一面让郭丕拉着,艰难行走。

  陆羽当时不忍,曾说道,“师……弟,你把我丢下吧。”

  “杜……师……兄,你也别带着我了,会死的。”郭丕也松开杜泽衣服。

  杜泽不愿,“以后,你俩也……对我……我好便是。”杜泽把郭丕的手拉回他的衣袖上。

  最终,三孩童活着走出险谷,此时春去秋来,一年已过,出谷第二日,便遇见一支昆仑盟军修士,三人获救……

  ……

  “卧下休息。”陆羽回神,生出救飞星的心思,他先拿出几粒灵米让飞星含着,由于他境界比即将靠近的修士要高,所以先侦测到动静,他把身上气息隐藏,随之把体内的“雾元气”激发,此元气散发成一个圆罩,让陆羽跟飞星被包覆,处于虚化状态。

  雾含水气,五行属水。

  雨日,湿地,海洋等地容易吸取。

  水元气可变化为“冰”,取用冰灵石或者将吸入体内的水元气,用雷跟风元气淬炼两次后,便能得出冰元气,再用金元气淬练一次,便能得出现在陆羽外放出来的雾元气,此雾元气一般用来“隐藏气息”,或者施展“幻术功法”。

  贸然出手卷入斗争,是危险之事,只要他不动,而这些修士又没朝自己这方向而来,便能避开。

  又过一会,天穹起刀兵,五对一,五位女修驾驭飞兽追赶一名男修,出现在不远的天上视野,似昆仑人殿弟子的衣色,还有之前吴辰的提醒,陆羽大概猜到什么。

  此刻不想出手的原因再多一条,便是,这地界是人殿所管,人殿当年帮助地殿,逼退王璞师祖交出本属天殿的掌教之位,跟天殿有嫌隙。

  “任其内斗,我自不管为好。”陆羽暗道。

  ……

  “江充,上天无门,下地无路,还不快束手就擒!”

  追赶的女修士,人手各拿着一把能连发三箭的“凡品法器”短弓“三华弓”。

  五对一,法器之助,一次便能射出十五支元气利箭,只要江充稍微滞空,就会被锁定目标,江充骑乘的飞兽,也是伤痕累累,如今抢走宝船的同伴,只余他一人,其余全部伏诛。

  “几位师妹何必苦苦相逼,文堂主……是老贼婆!她把你们害的如此凄惨,武道无望,沦为玩物,不如我给你们三枚火晶石,加上宝船上拿到的补丹,给你们七成,此后大道朝天,各走各路。”

  “住口!”女修们拉弓又是一击。

  “呜!”还欲说服敌人的江充,受两道气体飞射,穿过他骑的火螳胸膛,疼喊一声,飞兽失去平衡,空中陷入摇晃,江充瞬间便被追上。

  江充知晓夺走晶石后,可能会遇到追捕,所以躲藏起来,多在宗道领空之下徘徊,他打赌追捕之人,应该会把重心放在天道领空,果不其然,那些跟自己分手的同伙,无一幸免。

  可他自己这样躲在宗道内,也跑不出去,等敌人越聚越多,依然死路一条,今日他赌了一把,选了一股方位,全力奔逃,虽逃出生天,但几位女修紧追于后,不肯放弃,且沿路发出信号通报。

  “阴魂不散。”江充咬牙重挥手中长鞭,再一次斥退攻击的女修后,决定打开抢来的铁盒,里面的火晶石见于天地时,散发至阳至烈的火元气,甚至霸道的把天空中的热气也“同性相吸”过去。

  “赌一把!”江充一面控制飞兽平衡,一面伸手去取火晶石,热腾的高温,一经接触,直接把他的手指烤焦,忍着疼痛,一枚鲜艳如血的火晶,被当做佳肴,丢入了火螳口中!

  火螳前肢如刀,挥动时能产生火花,属于火行飞兽,因此能吞噬火属性之物品作为食物。

  “咔滋。”

  火螳钢牙咬碎晶石瞬间,丰沛至极的火元素,先在嘴中飞散,接着经过喉咙传至全身,体内炸响!火流贯穿所有肢体,因火能太强,甚至连火螳的外在甲壳都着起细微火苗,看上去如同自燃般恐怖!

  见火晶失去一枚,影响邀功,某位女修士大怒。

  “受死!”女修们指尖轻点,弓扬箭飞,不断射向摇摇欲坠的江充跟火螳,后者几乎承受了所有元气飞箭,即将坠落地面时,江充面如死灰,但火螳“貌似”进阶成功,身影强硬腾起!

  追赶的女修士,全部呆立望着这头飞兽,只见这只火螳颜色比刚才更暗淡些,前肢瞬间大上近半,火苗不断从其眼中冒出,肃杀之意如潮水蔓延。

  “趁此獠还没巩固境界,动手。”五名女修退了几尺,对了一眼,心领神会。

  五人拉开距离,接着又聚拢,用上一种五人小型飞阵,四人锁住东西南北四方位,一人伺机攻击,五人互相支援,互补其短,每当火螳想要攻击任一人,总会受到干扰。

  本来可以这么耗死敌人,但其中一名离江充较近的女修,见越来越爆怒的火螳而生出怕意,冷汗直流,在面对飞兽又一次直面冲撞时,没等同伴帮忙,突然操纵身下的风蜻蜓,转身想逃,这下不妙,阵法露出大破绽,江充趁机逼近,火螳镰刀一闪,收割其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