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士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玉离

修士法则 水白丁 2166 2019.04.07 23:24

  “职下在。”

  “你任职无甚建树,但念在你多年尽心尽力,代理舵主一职时,更两次查获海妖上岸,将功补过,给予正六品。”

  “谢监察士。”

  六品言庸碌:正六品可嘉赏“凡品三阶法器”一件,从六品则“无功无过”继续留任。

  而从头到尾,都因五衰相没出现过的许昀,被评了从八品,是本次管理职修士中最低,按例要降一级,其他四岛岛主,除极亲钱易的郭环也取得正六品外,其他都是从七品,这样一来,等结果上报宗门后,郭环将有极大可能会递补许昀之职,许昀最好的情况是担任郭环的岛主一职,这样还是副舵级,或者被贬成“杂级一等”。

  副舵主,管事,岛主,亲卫,岛上几乎全成了钱易一党,而他自身自成一党……

  陆羽明白被钱易耍了,评测完毕,童千山又停留半日,陆羽补足了灵谷,灵泉与他,并目送其离去。

  一个时辰后,驾着飞兽,监察一行已经远离海岛,童千山满面笑意,不只陆羽,今年以来,天殿外放到地方的二十多位年轻弟子,地殿依所掌握之情报网,把其中较有才能,天赋,可能茁壮者,都施以不同程度打压。

  即便日前钱易没有偷寻门路,最后竟找到自己的弟子身上表明投诚,并交出五海舵所有情秘,自己亦有腹案能刁难陆羽,且必须刁难。

  地殿今虽掌有“掌教尊位”,但有隐忧,

  一战之前,天殿凌驾四殿,专断独行,莫说一般弟子,就是神通超天的真人,在面对掌教王璞时,亦如今日一众人等对自己“莫敢仰视”。

  那可是真人啊!此界顶点,王璞跟他的天殿弟子,竟敢视之如狗!

  飞空中,童千山想起了那个将自己捡回,细心养育自己成人,手把手一招一式教育自己,替自己安排道侣,出任宗职……最后却被王璞用延误战情,锁入天牢内,最终五衰显像,飞升羽化的慈祥面孔,童千山内心暗吼,“师父!弟子会替您报仇的!’

  .

  一战过后,天殿中青代弟子虽几乎死绝,但底蕴还在,天殿老一辈的高手修士,都十分厉害,重伤仍存活者不少,几年过去,这些老人正在恢复元气,目前还有七位真人在世,更有传言殿主王璞,近年所以都不露面,乃伤已痊愈,正在冲击“出尘境三转巅峰”。

  而地殿真人辈,扣除掌教“士圣”能与王璞抗衡,剩下的老修士,只有三位长老是真人修为,这一对比,高层战力薄弱许多,不过地殿弟子系统,是五殿中保留最完善者,所以中青代力量压过天殿许多。

  打压天殿苗子,耗死天殿老人,如此几十年,等这些老人羽化,地殿将可永掌昆仑。

  童千山走后,陆羽为尊,因得授“从七品”,他招集二十五名管理职弟子,开议“功过会”。

  功过会上,许多弟子,把话说的极其诚恳,会改过谦善。

  陆羽静静看着这场演出,没有表露任何不满,也没追问他主印之事,本等着陆羽发难的钱易跟其党羽,颇感意外。

  最后全部弟子都谈话完毕,陆羽一弦定音,结束此议。

  散会后不久,收到亲信传话的许昀,明白自己将被拔职,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月正当中时,再次来见陆羽。

  许昀离开管事居所要入舵主府时,舵主府外的亲卫立马暗向钱易禀告。

  “舵主,钱易这贼子,害我不说,连您都打主意,不可轻放。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定将其治之。”许昀急着表达忠心。

  陆羽不语,只是喝着灵茶。

  “舵主?”

  “那好,你去将其废了,舵主铁定保你无事。”

  突然有第三者现身插话,其一身洁白道袍,浓眉大眼,满脸白须,年岁甚老,看上去比陆羽大上许多。

  此人肩膀上,一头迷你蟾蜍兽突然跳至地面,猛一吸气,鼓气,慢慢呈现半人高的大型“青灰色蟾蜍兽”,这是一种降低体力损耗或者敝人耳目的作法,为多种蟾兽特有,但须每隔一段时日用上,才不会损伤骨骼。

  这头蟾蜍兽有规律对着许昀吞吐其舌,似把其作为食物,让许昀本能后退数步。

  不知这人是谁,但看其仪表,兴许是宗门上级修士,许昀不敢接话,只道,“阁下是?”

  这人不理,给了蟾蜍兽一个眼神,蟾蜍兽马上趴下,作为椅子让主人坐用。

  白须修士又对陆羽道,“这就是你刚才跟我说过,显出五衰像的许昀吧。”

  “你也坐吧,这位是我之好友“南平”。”陆羽随口编造一假名,对许昀介绍之。

  “见过南修士。”许昀见其十分傲气,干笑一声,施了一礼后坐下。

  其实此人名为“玉离”,乃“天启舵副舵主”,就在数日前,天启舵也受地殿修士突击监察,情况更加严峻,天启舵的舵主,原来得了大五衰中的“心气难平”!

  “心气难平”--犯“怒”,“妒”,“怯”,“色”四恶。

  所以该舵舵主日夜笙歌不说,还动用舵中修士,去捕抓“半兽八大族”中的“银狐一族”,以充作女妾,更偷练禁药,用活人血肉修炼东海宗魔门流传在外的邪功。

  监察士一来,种种丑事无法掩盖,这舵主被评为从九品,当场拿下,玉离跟另一位管事弟子受累,更被追问,为何不上报,两人也得了从七品评价。

  玉离外放此职,只是收养她的长老师祖为让她添加地方级职务经历之故,所以玉离对治舵根本不放心上,而怕陆羽也被突袭检查,自己便将身子套用一种“傀儡假皮法器”,改易容颜,使看上去是位粗旷且不修篇幅之修士,并火速赶来五海舵报信,没想还是晚了,陆羽刚才简单同她言明状况后,心中动怒,甚至想找钱易算帐。

  “我刚才同陆舵主谈论,大致了解此事,你任此舵管事多年,钱易有无干过有损宗门之事?”玉离对许昀问道。

  “有,钱易曾经私自挪用灵石,丹药,冲击自身修为。”许昀道。

  “能搬倒之?”玉离道。

  “几次监察,账目挑不出毛病来,不过细追的话,也许能治他私自挪用之罪?”许昀道。

  “静是废话。”玉离冷哼,陆羽也觉着无用。

  这事休说钱易,纵是陆羽自己所知的几名天殿师长,也常干此事,并曾对陆羽提及,“有借有还,怎能算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