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1 是心上人吧

我真不是吹 鲁郡阿卿 2118 2019.08.15 21:04

  域外之地,某个神秘的地方,某个神秘的村落。

  这里的建筑跟桃源九村不同,却跟天阙之地那处影视城差不多。

  放眼看去,尽是一片超远古的木质楼层。

  而建筑底下,街道中,隐隐铺就层层的白雾,看不清仔细。

  似乎整个村落,不在人间,而在仙境。

  村落中间的位置,有一座七层的高塔。

  高塔第三层,一房间里,一中年夫妇表现得分外焦急。

  整个房间充满了少女闺房的气息,一少女抱着枕头躺着,闭着眼睛,绣眉时不时皱着,似乎正做着不太好的梦。

  而中年夫妇,就焦急地,担忧地看着少女。

  两人的穿着,都跟村外的东龙民众不同,他们穿着古装。

  “果儿从回来睡下后,三天都没醒过了。都怪你!”中年妇人抱怨,“怪你在果儿回家的时候,态度恶劣。”

  “……”中年男子表示无话可说。

  他心想,当初是谁要将宝贝女儿接回来的?迟一两天派人了,又是谁在一旁,叨唠个不停?

  现在好了,什么都怪别人。

  “女儿发脾气的时候,就一直睡觉……要不,我们答应她,送她去樊盛城?”中年男子试探问了一句。

  “不行!”妇人马上瞪了丈夫一眼,“外面太危险了,咱果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跟你拼命!”

  “哎。”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妻子脾气倔强,女儿脾气跟她老一样倔强。

  这不,前几天将她接回来,一回到家,她就生气睡觉了,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这可苦了中年男子。

  一边担忧女儿,一边还要宽慰担忧女儿的妻子,一边还要想方设法,让女儿醒过来。

  现在女儿的状态不好啊,她发脾气就爱睡觉,火气不降下来,就会一直做不好的梦,如此陷入恶性循环。

  最终,女儿会做一个噩梦,然后就醒了。

  醒来之后,就会大病一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可这一次,是最严重的。

  “嗯。”

  突然间,抱着枕头的少女翻了个身。

  这一下,中年夫妇万分惊喜。

  但见少女嗯了一声翻身之后,就无其他动作,中年夫妇又担忧焦急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小时候果儿淘气,是怎么叫醒她的?”

  中年男子皱眉回忆。

  “是婆婆来了,果儿才醒的。对,再去找婆婆帮忙!”中年妇人想起当初,转身就要焦急离开。

  中年男子一把拉住妻子:“不行!我妈现在,正处于锁血固气的紧要关头,万万不能去打扰她。”

  “这……”中年妇人虽然焦急,但也是识大体的,晓得丈夫说得对。

  然后她更加焦虑了:“难道除了将果儿送出武源村之外,别无他选了?”

  “等会!果儿又动了。”中年男子再次惊喜。

  两人看向床上,抱着枕头的少女果然再次翻了个身,而且,这一次她不再是简单地嗯了一声,她开口说梦话了。

  “楚师兄。”

  楚师兄?

  什么人!

  中年夫妇两个,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在女儿的梦话中,提到的这个“楚师兄”一定很重要。

  想当初女儿第一次发脾气,陷入沉睡中,正是在睡梦中提到了她阿嬷,然后阿嬷来了,她就好了。

  “这楚师兄是谁?”中年妇人惊喜,可也带着疑惑,“难道说……嘿!女儿终于长大了,有心上人了都!唐破,这可是好事情啊!”

  说着说着,妇人有点开心。

  “……”中年男子无语地看着妻子。

  可他稍微一想,也觉得妻子说得应该没错。

  这个楚师兄,能令自家女儿在梦中,依然念叨着,或许真的是女儿的心上人。

  君不见,他们两夫妻的称呼,从没被女儿喊过吗?

  连他们都不曾让女儿念念不忘,这楚师兄凭什么?

  都说女大不中留!

  凭这个楚师兄,就是女儿心上人!

  这样的推测,一点毛病都没有。

  于是,中年男子咬着牙,拿出了一个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古风少女闺房中,古风装束的中年帅气男子,拿出一个新时代的手机,场景很是诡异。

  “喂。对,是我。给我查一下第三武,有没有一个姓楚的小子!”中年男子吩咐。

  “好的!”那边的人手,听中年男子一副咬牙切齿的语气,便询问,“族长,找到这小子之后,是要弄死吗?”

  弄死?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我的话听起来,是要让你去灭了他?”

  “是的族长。”那边,很老实地回答。

  “唐缺,你作甚!你别乱吩咐。敢弄死我女儿的心上人,我先弄死你!”中年妇人听到丈夫跟下属的对话,当即就怒了,疾跑过来,要掐他脖子。

  雍容古装的妇人,跑过来掐丈夫,这画面,依然还是相当诡异。

  “咳咳。找到他,带回武源村来。记着,一根头发都不能动他!”

  中年男子忙吩咐完毕,挂掉了电话,朝冲过来的妻子转移话题,说:“听,女儿还在说梦话!”

  “好像是。”中年妇人停下了动作。

  于是,武源村堂堂族长跟族长妇人,如同两个好奇宝宝一样,俯身在女儿床边,偷听女儿的梦话。

  “楚师兄,楚师兄。”

  唐果抱着枕头扭捏着,似乎将怀中的枕头,当成了楚师兄。

  这一下,中年夫妇看傻眼了。

  哎哟,楚师兄楚师兄的,喊得那么甜,还将枕头当成他,做出如此亲昵动作,那楚师兄不是自家女儿的心上人,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可恶!”中年男子心中暗骂。

  “太好了,女儿果然长大了。”中年妇人嘀咕了一句。

  “楚师兄,你在哪?我……”唐果梦话在继续。

  这话,让中年夫妇全身一震,心想,来了来了,女儿要在梦中,对她的楚师兄说情话了吗?

  “可恶!”中年男子心中暗骂。

  “好甜的样子,想起了我跟她爸年轻的时候呢。”中年妇人笑容更加甜美,还往丈夫那边看过去。

  “楚师兄,你快出现,我……”

  唐果继续说梦话,中年夫妇怀着很大的好奇,侧耳聆听。

  然后唐果突然来了一个动作,吓得两人连忙跳离了床边。

  “嘿!”

  依然闭着眼睛的唐果,从床上一个小猫翻身跳起,一把将怀中的枕头扔了出去。

  并且,伴随着她下一句梦话:

  “楚师兄你终于出现了,我要打屎你啊!受死吧楚师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