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真不是吹

鲁郡阿卿

  • 都市

    类型
  • 2019.06.25上架
  • 31.20

    连载(字)

75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真不是吹》的都市之旅

见习萌主啊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 刘欢姐姐是英雄

我真不是吹 鲁郡阿卿 3093 2019.06.23 18:52

  龙城东门路。

  教师宿舍六楼,一胖胖中年人背着手,满脸笑意看着楼下院落。

  院落中,队员们的小孩正在玩耍,一老奶奶随着几个孩子排队,嘻嘻哈哈等候着跳房子。

  “你瓦片压线了,到我了,到我啦。”

  “哼,一时失误了。”

  等前头小孩跳岔了,老人家高兴得像个七八十岁的孩子,接过瓦片,往第一格扔去。

  四周小孩,表情顿时严肃起来,有几个还警惕散开,尤其是老人前方一条直线上,人都跑光了。

  哒。

  她手中瓦片顺利落在第一个格子,四周小孩长长呼出一口气。

  “做埋呢?”老人家不解地看向身旁一男孩。

  “么事么事,小婵你继续,你继续啊。”男孩咧嘴笑了起来。

  “哦,好的。”老人家点头,单腿弯曲就往第二格跳去。

  哪知这一跳不稳,拖过第一格,她一脚就将那瓦片踢飞了出去。

  是真的踢飞了出去。

  嘭!

  一声刺耳的气爆声响,那瓦片速度瞬间飙升,出镗子弹一般弹射而出。

  瓦片飞出中途,炸开的碎片朝四方轰散。

  一小孩扭着腰躲过,笑了笑。

  一旁有三个跳皮筋的女孩,左边那个稍微一抬脚,绳子一蹦,卜一声闷响,碎片就消失无踪。

  “一朵红花红又红啊,刘欢姐姐是英雄,从小是个穷孩子啊……”跳皮筋的那女孩一板正经念口诀,完全没被影响。

  一男孩蹲着打弹珠,眯着眼睛瞄了很久,非常有信心弹指而出,弹珠就要撞中对方弹珠,一片碎片飞来,直接将它撞了下来。

  还刚好落在对方弹珠附近。

  “哈!无敌,无敌!”对手哈哈一笑,小脚一摆,两个弹珠就撞在一块。

  另一旁,两小孩正襟危坐。

  “我这卡通画片,是我爷爷从我爷爷那里继承下来的。看我施展神奇手段,一定能赢。”

  一旁一男孩将一张长方块纸片,正面卷了一通,反面再卷一通,最后放在掌心吹了一口气,跟对面的小伙伴拍了一掌,然后松开。

  两张纸片落地。

  呼。

  碎片弹来,扬起一阵风,祖传画片本来是正面在上,被这样一吹,又反了过来。

  “啊?这不算!”男孩瞪大了眼睛。

  “豁?认输吧。”对面小孩神秘说,“我也有祖传法子!”

  “什么?你告诉我法子,就算你赢。”男孩很是激动。

  “那你听好了!”对方臭屁地仰着头,“反面卷三次,正面卷三次,反面再卷三次!一次不能多,一次不能少。”

  “猴赛雷。”男孩崇拜地看着他。

  一楼有个小孩,捧着书本在朗读。

  “鲤鱼阿姨,我们的妈妈在哪里?鲤鱼妈妈说,你们的妈妈四条腿,宽嘴巴……”

  嘭!

  小孩突然合起书本,再次摊开,一小瓦片从书页滑落,他小眉头一皱,回头喊了句:“妈妈,碎瓦片属于什么垃圾?”

  只听厨房一阵晃动,房门被推开。

  一四条腿、宽嘴巴的绿皮雌性,挥了挥铲子,呱呱叫了几声。

  “好的啊,蛙姨。”小孩笑了笑,点头继续朗读,“四条腿,宽嘴巴,你们到那边去找吧。”

  还有一枚拇指大小的瓦片,直射而出,冲着教师村入口迸来。

  “……”

  一背着背包的青年刚好推开门进来,察觉破风袭来,他一巴掌将瓦片拍落。

  青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

  然后,他快速换上笑容,远远冲那老人家招手:“好了小婵别玩耍了,跟小伙伴说声再见,得回家吃饭了。”

  老人家瞅了青年几眼,左手挡着嘴巴,往旁边一靠,小声询问一小女孩:“这人是谁,做埋随便喊人家小名?”

  小女孩手指撑住下巴,很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试探地回答:“我也不认识,吧?”

  “哦哦。许是个坏叔叔。”老人家害怕地说,“喊你爸爸过来,将他赶走。”

  说完,老人家还担忧地拉了拉女孩衣角。

  “喊你哥!”女孩点头,抬头冲宿舍楼六层喊了一句,“楚叔叔,小陌回来了。”

  “哼!”

  六楼那中年人笑容收敛了,他早就看到了青年,只哼了一声,一掌拍在护栏上,胖胖的身躯就从六楼翻了下去。

  中年人正要从天而降,身后出现一妇人,她一伸手,只用两根手指,就捏着他衣领,将他提溜了回来。

  然后,妇人像扔瓜子壳一样,将中年人往地上一扔。

  “嘿嘿。夫人你这可吓我一跳。”中年人重新落地,憨笑地看向妇人。

  “让你跳,胖成这样还跳!”妇人正敷着面膜。

  她长发扎在脑后,右手还抓着平底锅,锅中正煎着瓤豆腐。

  她打了个响指,一团火焰窜出,将温下的油重新烫热,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儿子回来了,看我脸色说话”后,转身就走。

  胖胖中年人,见妇人走远了,才又哼了一声,背手靠在护栏,小声嘀咕道:

  “你都敷面膜了,哪知道你什么脸色。”

  嘀咕完,他眼角余光看向院落,见了青年也就是他儿子,往老人家那边走去,不免松了口气。

  他不再去看,保持着这个如山似岳的风范,准备等儿子上来,不给他好脸色看。

  院落中,青年笑着走来。

  “小婵,你忘记了吗?我是你哥哥的儿子,楚陌。”青年楚陌,指着自己,又往六楼那胖子中年指了一下。

  老人家狐疑地看了楚陌几眼,又看了看六楼的胖子,突然生气道:“你,你凭什么污蔑我哥!他还没结婚呢。”

  在老人家看来,未婚有子很难听的,男的当然也不可以。

  而楚陌,跟一旁的小女孩,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楚陌眼睛一红,强忍着情绪,还是笑着哄小孩般:“其实我是你哥朋友呢,来拜访他。可以带我去你家吗?”

  “原来是我哥朋友,可以的。”老人家郑重点头。

  “呼。”一旁小女孩松了口气,“那小陌,你带队长回家。我们也要回家吃饭了,我妈刚就喊我回去了。”

  “好的……”楚陌正要说什么。

  一旁老人家听了女孩这话,突然一愣,然后坐在地上,双手使劲揉着眼睛,哭泣着喊:“妈妈,为什么他们有妈妈,我没有!我要妈妈!”

  哭泣声越来越大。

  楚陌悲痛莫名,小女孩以及四周的小伙伴,顿时惊慌了起来。

  但似乎他们早有准备,一个个将早就准备好的耳塞拿出,往耳朵一塞,离得远远,却没离开院落,而是焦急地看着老人家。

  咔咔!

  随着老人家的哭泣,她坐地方圆的地面,开始出现龟裂,整个院落逐渐晃动了起来。

  本就黑下去的天空,更是突然聚拢团团黑云,没一会时间,电闪雷鸣,仿佛就要笼罩整个教师村。

  附近楼层楼顶,冲出来一名名老者,瞧着天色不对,慌忙将阳台晒着的衣服一拢,就要收起。

  “打雷不是刮风下雨,是队长哭了。”

  老者们瞅着仔细了,将衣服挂回去,纷纷倚在阳台围栏,担忧地看向院落。

  “咋了老伙计?”一额头有条疤痕的老妇坐着轮椅。

  她身后一条长相凶恶的黄狗,穿得人模人样,还人立起着,推着老妇上来。

  “哎。队长苦恼,触动天地。”他老伴在楼顶,叹了口气,缓缓说,“队长的灵智,已经退化到小孩了,实力差不多完全恢复了。”

  “……”老妇面色一沉,也没说什么,示意了背后黄狗,一人一狗,便离开了楼顶。

  “臭小子,给我滚一边去!”

  六楼那中年胖子看到这里,大喝一声,纵身跳跃而出,半空中双掌猛然合击,然后一掌朝院落拍下。

  咚,咚咚。

  阵阵撞击晨钟声响传遍院落,数道金光由胖子手掌照耀,直将天空乌云震散,随后,便有一座楼层高大的金钟,聚拢出现,一下往地上老人家落去。

  “小婵,你看看这个。”

  处于地震跟金钟里头,青年楚陌并没有慌张,从背包拿出一个平板,点开后放在老人家前面。

  “不,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的妈妈。”

  老人家坐在地上,踢了几下腿,继续哭泣,目光却也透过手指,偷偷往平板瞧了一眼。

  “咦,小电视里的人,有点眼熟的。”

  随着平板上视频的播放,她慢慢地停住了哭泣。

  咔咔!

  笼罩院落的金钟出现段段裂痕,最终破碎成金光消散。

  胖子中年人落地,脸色稍微苍白,身躯晃动了一下,又摆出一脸严肃。

  他瞪了儿子楚陌一眼,走过去查看。

  他一看平板上播放的视频,小眼一眯问:“这人?”

  “嗯。”楚陌看了一眼老爸。

  地上,老人家已经不哭不闹了,而是安静地看着视频。

  只见视频中,却是一个高中成立的奠基仪式。

  一个老妇,在数人的陪同、搀扶下,缓缓走上台。

  而老人家,从老妇出现后,就紧盯着视频。

  从她出现,登台,说话,剪彩,直到视频结束。

  “怎么,怎么没了,怎么不会动了?怎么弄的!”

  视频结束,老人家焦急,胡乱按着平板。

  “我来。”楚陌将视频设置为重复播放。

  “……”老人家几乎是抢过平板,继续不声不响看视频。

  看着看着,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而楚陌跟胖子中年,反而是露出了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