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以为我们不知道嘛

我真不是吹 鲁郡阿卿 2226 2019.07.08 21:58

  改装成汽车的火车前。

  “很好!”楚陌开门见山,不打哑谜,“樊盛城作为东龙西北重镇,交通覆盖全国。最近东龙只有一件大事……”

  他正要试探一下,看眼前这蘑菇头,晓不晓得乘客受伤的原因。

  这很容易试探,他有智商上的压制。

  蘑菇头看出他们九个,也是为了前往东龙高中,试探地问了一句。

  他那笑而不语,其实是,哎哟我看出你们想去哪里哦的意思。

  往往爱抖小聪明的人,其实不算真的聪明。

  看破,不说破的人才是。

  看破还假装没看破的,他楚陌就是。

  嘟。

  只是脑中传来系统的信息,打断了楚陌的试探。

  “警告警告。”

  “梁靖孺从宿主口中,得知一个新的知识点。”

  “梁靖孺对宿主的怀疑度,-10。”

  楚陌听着,脸色一黑。

  他往旁边瞄了一下,发现梁靖孺又拿出了学习笔记,郑重写上:

  樊盛城,东龙国西北大城市,交通四方。

  天!我的梁靖孺同学,你还能不能行?

  坚持住,守住对我不靠谱的态度,保持到新城高中行不行啊!

  “咳咳。”楚陌假装病发,停了一会,才继续,“最近东龙国樊盛城只有一件大事。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我们很懂的!”

  “哦?说说看。”蘑菇头笑了。

  “每年这个时候,就是樊盛城最热闹,也是东龙某群体最热闹的时候。”

  楚陌开始扯……开始正经解释:“那件事情到来前,东龙国某些人尤其是胖子,统统闻风而动,欣喜莫名。”

  “他们跨越南北,跋山涉水,无视艰难险阻,只为参与到这件事中来。”

  “这是他们的大狂欢。”

  蘑菇头他们听着不对劲。

  张泞几个听着听着,感觉不妙。

  无惧风吹雨打,顶着艰难险阻,前往樊盛城,听着挺带劲的。

  可照着赵小鱼的尿性,他说的,大概不是什么正经事。

  然而……

  心中的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他们也很想知道,那是什么一件大事,能在东龙国引起那么大的动静。

  “尤其是胖子?到底什么大事情啊!”胖子自觉代入。

  “这就厉害了!”

  “就是樊盛城一年一度,享誉海内外的烤串节,吃货的盛宴!”

  楚陌语出惊人:“樊盛城烤串,东龙闻名,尤其是烤腰子。一车的乘客,跟我们一样,去樊盛城就为了吃烤串。是的吧?”

  ʅ(‾◡◝)ʃ众人。

  是的嘛?

  是你的大头鬼!

  还以为你真的能说出什么大事情来呢。

  你果然还是那个赵小鱼。

  来自梁靖孺的怀疑度+10。

  梁靖孺白了他一眼,不能让他继续胡扯,上前将他拉开。

  但看不懂楚陌的跳脱是一回事,知识点是另外一回事。

  她还是认真地在笔记上写上:樊盛城,以烤腰子闻名东龙。

  “呵。我同伴开个玩笑。”张泞上前补位,“你们也是去樊盛城。但我看你的车,现在好像不太方便啊。”

  “没事。”蘑菇头笑了,“都是误会。他们来之前,跟其他小年轻过打过架,甚至乘客之间,互相都交过手。身上挂点彩而已。”

  他说的轻巧。

  其实想严重一点,就另外一情况。

  来至异国各地,有志于进入新城高中的年轻人,互相争斗!

  还没开始考核,地方都没到呢,自个就打起来了。

  “为什么?”张泞不解。

  “呵呵,几位上车,随便找个人聊聊,就清楚了。”蘑菇头不解释。

  楚陌眯眼看了他一下,然后随同张泞八人,踏上火车。

  座位还很多,他们找好位置坐下,张泞五个闭目养神,胖子三东张西望。

  火车开了,速度很快。

  这里地势开阔,只管往前开就是了,都不用转弯。

  这一节车厢中,没人跟他们说话。

  气氛很诡异。

  除了他们,就七个乘客。

  七个人,就分成了六个团体,各自之间座位间隔明显。

  空气中,火药味十足,看他们瞅各自的眼神,下一刻打起来,楚陌都不奇怪。

  分分钟上演一场混战。

  可惜,七个人都是重伤号,其中一个,就是那趴车窗吓楚陌一跳,全身绷带缠着的木乃伊。

  “你看着我做什么?”这木乃伊察觉楚陌注视的目光,冷冷地来了一句。

  “这位兄弟,你很彦祖啊!再瞅瞅,小心将你那张好脸打废!”木乃伊身旁,就是唯一的同伴,也冷冷地来了一句。

  “……”楚陌一听,心里有点高兴。

  大家都知道,彦祖除了是个人名,还是一个形容词。

  “我就随便看看。”

  楚陌表演了三个怂的模样,往张泞座位移动,小声跟她说:“他们受伤很重,实力在星尘初级左右。而且,他们的确是互相争斗,你看。”

  张泞诧异,循着他隐秘所指一看,暗自点头。

  “的确,七个人当中,有四个的伤痕,是同车厢乘客的武器,互相造成。”张泞有点惊讶,“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用眼看出来的。”楚陌表示我不瞎啊,“都是前往新城参加考核的。那高中招生指标硬性,没必要互相残杀啊。”

  新城高中招生简章,间接说了一个规则。

  你考你的,我考我的。

  就算在之前,你将所有参与者都弄了,但你考核不过,就是不过。

  宁愿一个没有,也不招不合格的学生。

  另外别忘了,考核还有“行为品德”一门。

  打打杀杀的,提前搞定竞争对手的,那高中应该不会要的吧。

  “他们现在争斗,有卵用啊!”楚陌表示不解。

  有卵用,跟没卵用,在他们家乡话里,一个意思。

  经过精密、富有逻辑的推理后,他将自己的结论告知张泞,说:“有利益才有争斗。他们争什么?抢什么?这东西,就是他们互相搏杀的动力。”

  “什么东西?”张泞再惊,她首次发现楚陌的不同。

  这应该是一个会思考的富二代。

  “他们打成这样,说明对那东西,他们已经没什么理智了。一旦那东西有出现苗头,他们可能成为疯狗。”

  “那这就简单了。”

  楚陌嘿嘿一笑,站起来,轻蔑扫视车厢七人,然后臭屁说:“哈哈,傻了吧你们,都被我耍了!其实你们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

  “……”车厢一静,然后彻底爆发。

  “樊盛令在你手中!”

  “交出樊盛令!”

  除了木乃伊,其余六人都朝楚陌扑了过来。

  气势凶猛,疯狗一般。

  “哎呀,这谁顶得住啊。”楚陌假装退缩,一脸无辜看向张泞,我猜什么来着。

  “全员拔刀!”张泞张和两兄妹首先站了出来。

  “保护赵小鱼!”梁靖孺习惯将楚陌往旁边一推。

  “嗷呜!”小花猫也来混个存在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