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区别这两个东西

我真不是吹 鲁郡阿卿 2271 2019.07.06 09:45

  进入桃源九村,楚陌打开了外界所有需求,这是没毛病的。

  这里很安全,有个堪比赵小鱼的风爷爷坐镇此地。

  赵小鱼是谁?

  跟宋晓萌抢布偶,吃着旺旺糖果那个,听着就很靠谱吧。

  所以,在这里安全、吃喝能得到保障。

  所谓饱后思……

  饱后还是饱暖,思什么来着?楚陌真的想不起来,真的,听都没听过。

  不管。这话跟解决了低层次需求,才能追求更高层次,一个意思。

  他想着,在这里搞到两个任务,应该没有问题。

  哪知道……

  嘟。

  可要求任务,来至二狗的“我要成为全村最能打的”……

  可要求任务,来至小芳的“好想跟赵小鱼交朋友”……

  可要求任务,来至二蛋的“好想有一条小花猫”……

  都是需求值的任务,不涉怀疑度。

  啊呸!

  跟我交朋友,然后抢我的小花猫是吧?流氓。

  所以,痛定思痛,楚陌决定引导。

  因为他强悍的脑瓜子,早就敏锐察觉了,风爷爷跟胖子他们有阴谋。

  胖子他们围着张泞他们转。

  风爷爷就更加厉害了。

  这位老人家,笑嘻嘻的,总说些文绉绉的话。其实他一眼,就看出了张泞五人跟他楚陌一样,都是老实人。

  老实人好欺负啊,风爷爷让胖子,开始接触张泞五人。

  又是一个难题解决了。

  村里的老人家,实力强悍,可胖子他们几个,菜得一匹。

  楚陌稍微推测一下,造成这原因,无非两个。

  老人不教。

  他们不学。

  不想教,还是不能教?

  他们不说,楚陌也不问,谁没几个秘密呢?

  桃源九村凭啥就九村了,他就没问。

  至于胖子他们,从他们钢铁性格来看,对实力还是挺有追求的。

  那怎么办?学不成桃源九村的武学,只能走出去。

  张泞他们五个,就是胖子三人走出去的契机。

  严密推理之下,楚陌做出了刚才的试探。

  一句改装版“预祝你们入学”,胖子他们果然高兴了。

  “我脑筋的转速,真不是吹的。”

  楚陌暗暗赞了自己,看向村民中一个清秀女生,然后说:“大家未来会成为同窗,熟悉熟悉吧。”

  其实大家都熟悉了,只有他不知在座谁是谁。

  尤其是胖子三个人物目标,名字有了,但还没配套。

  南郭苗这名字,他挺好奇。

  这名字好啊,听着应该是个清秀女生,苗条苗条,窈窕淑女什么的。

  “对哦。小鱼还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先来我先来。”

  胖子同学举手发言:“我叫南郭苗!”

  嘿,竟然猜错了。

  “……”楚陌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货跟苗条有任何关联?莫非他以前,不长这么胖?

  “咳咳。”许是晓得自己名字不合人设,胖子不好意思说,“我其实也有轻的时候,真的。”

  “你最轻的时候多少斤?”

  “这就厉害了!”胖子腼腆一笑,“大概七八斤吧!”

  七八斤?

  “( ̄ー ̄)”众人。

  那时你刚出娘胎吧!

  “额,好吧。”梁靖孺赶紧转移话题,“这南郭,是好心救狼,差点被狼吃了的那个吗?”

  哟。

  楚陌赞赏地看着她。他现在已经代入老师角色了,梁同学好学,还有点学问,他作为老师,深感欣慰啊。

  虽然是错的。

  “不是的。”楚老师指点她,“东郭先生才是你说的那个。南郭先生,是滥竽充数的那位。”

  眼前就有一个南郭先生。

  一个大胖子,混入苗条行列,滥竽充数。

  “区别这两个东南,跟区别那两个东西,难度还是不同的。”楚老师继续指点,“另外两个,是东施跟西施。”

  “……”梁靖孺小脸一红,认真点头,“好的,我知道区别了。”

  “赵大哥有文化啊。”那清秀的女生笑了,“我叫朱佩琪。”

  然后,她指着旁边的眼镜男:“这是我的弟弟朱桥至。”

  朱佩琪朱桥至……楚陌听着一愣。

  琪,美玉也。佩琪就是佩戴美玉,寓意很美好的。

  桥至更不用说,透露出朱家父母一股从容气度,船至桥头自然直,不急不急。

  行。你们桃源九村取名的水平,比我们教师村高很多。

  像我们教师村,赵小鱼,宋晓萌,张小能,孙晓旦……

  “你好,你们好。”

  没来由的,楚陌从大背包里面,拿出了两个粉猪猪布偶,塞到朱佩琪手里:“佩琪,桥至,给你们。”

  “……”清秀女生朱佩琪也是小脸一红,最终还是将布偶收了起来。

  一个是她的,另外一个,还是她的。

  至于弟弟朱桥至的那一个……

  啥?什么弟弟?

  她朱佩琪表示,那么可爱的粉猪猪,还是赵小鱼同学给的,当然要独吞啊。

  “亲姐姐啊。”朱桥至无奈看了他姐,然后询问张泞,“张姐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明天行不。”

  这话题,两姐弟跟胖子,都表现得很兴高采烈。

  “最快后天吧。麻烦你们村了。”张泞温和笑着,“我们还需要修整。”

  还要修整啊?胖子三个心里嘀咕,他们想尽快离开,却也没说出抱怨的话来。

  楚陌一旁观看,始终保持微笑。

  平安抵达新城这任务,张泞五人怀疑度满值,胖子三个怀疑度超低,从中可以看出两批人心态的区别。

  一路上能平平安安,胖子三个不怀疑。

  他们三个在村里太安逸,对外面满是憧憬。

  作为他们未来的老师,是不是有义务点醒他们,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然有啦!

  晚上,楚陌打完一套拳法,准备睡觉。

  睡不着。

  他躺着,顺手在墙上拔出一根禾梗,叼着。

  这里的平房,砖头用的是黄土草梗禾苗梗。

  等候一会,总算看到一个疲惫的身影进来了。

  “喵喵。”小花猫累个半死不活,连嗷呜嗷呜都不伪装了,跳到主人身旁就趴下。

  “哼!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在外头,能浪一个晚上呢?”楚陌瞥了它一眼。

  “喵。”小花猫很委屈,喵了一声就不说话了,猫头猫脑蹭着他。

  “算了算了。一起看看教师村传回来的视频吧。”

  他将记忆卡的内容传回教师村,教师村那边,也传回来了反馈。

  他抱着小花猫,眼睛上那枚镜片一个闪光,影像就呈现了出来。

  只有一人一猫能看到。

  几分钟后,一人一猫,盯着空气,开始不断傻笑。

  气氛很是诡异。

  夜里的诡异笑声,比哭声来得瘆人。

  楚陌他房间刚好住在中间,左边是张泞、梁靖孺的住所。

  “泞姐,听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可张泞却笑了,说:“是听泉小希他们打呼噜的声音。”

  “原来如此,睡了睡了。”梁靖孺也淡定了。

  右边那里,张和三个男生,打呼噜各有各的节奏。

  中间,一人一猫的傻笑,完全被呼噜声遮住。

  一起可能的诡异事件,就这样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