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可怕的距离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 羽扇初画 2235 2018.12.07 23:16

  不过佳毅看得出,志远的爸爸是真心觉得澄澄妈妈好的,而且也对她是心存感激。

  “你干嘛这么对我妈?我们欠你什么了?!你今天跟我说清楚!”澄澄愤怒,跟着冲了出去,一把抓住志远的胳膊,紧紧盯着他。

  “松开你的脏手,跟你,我没什么好说的!”志远对这突然的袭击有些震怒,沉沉地说,那语气里透着了冷冷的气息。

  佳毅也赶紧从病房出来,准备去拉澄澄:“澄澄,别激动,冷静一下。”

  “你别管,我今天就想他把话说清楚!”澄澄显然已经激愤地不可控制。

  见澄澄仍抓得紧紧的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志远就狠狠地甩开了她的胳膊。澄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撞在墙上。

  “澄澄。”佳毅快步上前扶助了,他对志远的这一行为感到极其厌恶。“你干什么?能不能不这么粗暴地对待你妹妹!”

  “哼!我没妹妹。”志远把胳膊盘在胸前。

  “你……”澄澄气得不行,“我才不乐意做你妹妹呢!”

  佳毅也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直接轮上去,但是只能先安抚着澄澄。

  “都休息呢?你们干嘛呢!”隔壁病房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探出头来。

  “不好意思,老伯,不好意思。”佳毅看这两个气呼呼地都不吱声,就赶紧压着火气赔罪。

  听澄澄说过阿姨照顾她继父照顾得很想周到,佳毅觉得今天必须得为澄澄和阿姨说几句公道话,就使劲抓住志远的胳膊:“走,我们到外面谈谈。”

  志远想挣脱,但佳毅是从小干农活长大的,高中就扛过麦子上房,挑过两百斤的担子,一天内解决两亩花生地的草,别看瘦,力气可是很大的。佳毅抓得死死的,志远被疼得“嗷嗷”直叫,只好跟着出去。澄澄也紧步追上。

  到了住院部侧面的一片空地,佳毅胳膊一用力就将志远甩得踉踉跄跄。挨着医院围墙种了一片细竹,细竹微风中摇曳的影子映在地上,志远差点扑向竹林。

  “你想干什么?!”志远怒吼,挺起身子,反推佳毅。“你算哪根葱?我们家的事儿要你管吗?!”

  “澄澄是我的人,你说我管得着嘛?!”佳毅愤愤地说,“我们今天把话讲讲清楚,给澄澄和他妈一个公道……”

  “我还没同意你们俩在一起呢!”只见澄澄的妈妈小跑着走了过来,“我们是一家人,用还什么公道?!”那是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能够穿透厚厚的墙壁,留着余音在夜空里回荡。

  待阿姨走近,怒目圆瞪,佳毅准备解释:“阿姨,我只是想……”

  “我们家的事儿用不着你管!你是我们家的什么?什么都不是!”阿姨口气狠狠地说。那声音仿佛是一块大石头沉沉地砸了过来,一下子砸在了佳毅的心房,他的心被震痛着,尴尬,无措,委屈,连一双手都无处安放,就只能那么怔怔地出在那儿。

  “妈,刚刚在上面您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澄澄十分不解,眼睛里瞬间有泪光在闪动着,喉咙里有沙沙的声音。

  “呵呵!”志远瞪了一眼佳毅,留下这几个人,然后就径直回了住院部。

  待志远消失在拐角处,阿姨使劲拉过澄澄:“走,来这边,妈跟你说几句话。”

  “哦……”澄澄转脸看了一下佳毅,目光里透着关切。佳毅微微对着她点点头。

  在离佳毅大约一二十米远的地方,她们停下来。远远的,佳毅听不清楚什么,但是感觉可能是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吧。

  只见阿姨对澄澄说了些什么,然后澄澄用双手捂住了脸,阿姨又伸出手抚摸她的头,一会儿又揽在怀里,轻轻擦拭澄澄的脸。佳毅很想听清楚,又不想听清楚,脑子里在飞快地闪着一些念头,一些猜测,他焦灼不安。只说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佳毅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在那边的路灯下,澄澄妈擦擦女儿眼角滞留的泪水,又一次将她抱在怀里:“闺女儿,凡事要忍一忍,不要冲动,妈的事儿你以后不要管了,志远也是有文化的人,不会太为难我的,有什么疙瘩后面都会解开的。”澄澄点点头。

  “妈妈就你这一个孩子,妈希望你开开心心的。”阿姨摸着自己女儿的脸。“不早了,早点回去吧,明天还得上班。我不送你们了。”她拍了一下女儿的肩,然后扭头直接走掉了。

  澄澄慢慢悠悠地朝佳毅走,似乎被什么拖住了脚。然后她低垂的头抬起来,深吸了口气,双手在脸上揉了揉,挺直了身子。

  “我们走吧,我妈上去了。”澄澄微笑着,但是那个笑容明显是强撑着的,泪光还在打转。

  “你没事儿吧?”佳毅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儿。”澄澄扭头朝前走着,佳毅从后面跟上来走着,他想伸手去拉澄澄的手,但澄澄的胳膊却紧紧抱着在胸前。

  此时的医院是安静的,能听清楚周围草丛里夜虫鸣叫的声音。澄澄不吭声,连呼吸声都没有,空气像是凝住了。就这样,两个人都沉默着,佳毅第一次觉察到两个人的距离,这距离让他害怕…….

  “你妈……她跟你说什么了?”佳毅终于张开了口。

  “嗯……没,没什么。就是交代我照顾好自己,别管她的事儿,开开心心的。”澄澄淡淡地说。

  “哦,那你别伤心了。这矛盾早晚会解决的。”佳毅伸手去拉澄澄刚刚放开的胳膊,刚一碰触,澄澄却像条件反射一样抖了一下,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佳毅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样,觉得大概是她太过伤心了。佳毅顺着胳膊轻轻往下抓住她的手,那手是冰凉的,也是冷淡的,往日,只要佳毅的手触到她的手,那柔柔的手就会立刻迎上来,与佳毅的手紧紧扣在一起,今天是怎么了?佳毅想不通。

  “澄澄,你别难过了。今天是我做得太唐突了,对不起啊,你妈肯定批评你了吧?”澄澄摇头,灯光下,佳毅看见她紧紧咬着的嘴唇。你在克制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佳毅满脑的纷乱。“澄澄。”佳毅轻声叫了一下,将她揽入怀里,他忍受不了这沉寂,他想让她把憋在心里的统统都倒出来。她一下子哭了起来,但没有声音,好久才发出了痛楚的哽咽,叫人心疼。

  “怎么了?怎么了?”佳毅抚摸着她的头,她的肩,她的背,把她抱得紧紧的。

  “你,你别问了,等我想清楚了,再告诉你吧。”澄澄抖动的声音,是那么悲戚。佳毅只好就这样安抚着。

作者感言

羽扇初画

羽扇初画

今天下雪了,你那里下了吗?

2018-12-07 23:16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