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帝国的生与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下乡之前的准备

帝国的生与死 兰江观鱼 2508 2019.05.17 01:00

  佩奇刚坐下同两人聊了几句明天出发的时间什么的,坐卧不安的谢尔盖上尉突然起身打断了他,表示自己有一件紧急的事情要去办,明日出发的准备佩奇和李丰决定就好,说完便匆忙离开了。

  上尉走的是如此之急,当佩奇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同上尉商议,追出门去时走廊里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他失望的关上房门,边走回边对着李丰问道:“你们刚刚究竟聊了些什么,怎么上尉好像家里着了火一般就跑出去了。”

  看到谢尔盖上尉听了自己的话这么大反应,李丰也是有些后悔。拜后世网络之发达,这位末代沙皇时期的妖僧,一度是网上历史红人,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才能而红,而是据说这位睡遍了彼得堡的贵妇和贵族少女,就连当时的皇后都没漏过,这样的丰功伟绩,自然是让李丰铭记于心的。

  实在是这两天上尉对他的刺探越来越露骨,都差不多快要变成对他的审讯了,李丰才忍不住把话题往妖僧拉斯普京身上引,想要看看这位密探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畏惧了。他只是没想到,拉斯普京这块挡箭牌会这么好用,一下子就让对方闭了嘴。

  李丰觉得,这就好比一发子弹就能吓跑的野兽,他却打出了一发云爆弹,现在上尉这只野兽是被吓住了,但他似乎也把整个森林的野兽给惊动了,也不知会否有更大的猛兽对自己发生兴趣。

  不过即便心中再怎么懊恼,面对佩奇的询问,李丰还是轻描淡写的说道:“奥,我倒是没说什么,大都是上尉自己在说,我也没往心里去,不过他说到伊芙诺娃夫人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这副样子,我也正纳闷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佩奇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是看着李丰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又觉得对方实在是没必要欺骗自己,也许的确是上尉和情人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对方才会变得这么反常吧。佩奇随即将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对着李丰询问起了正事:“明天就要下乡去了,自治会档案室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丰坐正了身体答道:“虽然自治会的贵族代表依旧没怎么出现,但是代表他们的管家和助手倒是时不时出现了,被称为自治会第二要素的代表们也差不多每日必到了。

  现在抄写员们每日最大的工作,就是将自治会下属机构过去一年里的工作报告抄写多份,好给这些代表们进行翻看查阅。这是一个相当繁浩的工作,现在抄写员们每天都在加班。

  不过按照自治会一些办事员的说法,自治会代表们进行表决的事项会议,也就是所谓的真正会议,大约还要一个半月才会开始。现在这段时间,就是给代表们了解本县过去一年做了什么,本县当前的状况和本县急需办理的事务,顺便给各位代表一些时间进行沟通,看一看下一年度自治会的重心应该放在那些事务上。”

  佩奇听后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么说来,抄录档案的工作可以先放一放了?”

  李丰却不赞成的说道:“抄录档案的工作可以暂时停止,但我认为同自治会这些底层办事员的联系却不能中断。”

  佩奇看着他问道:“为什么?”

  李丰道:“因为土地改革是现在进行时,不是过去时。这些抄写员们正在抄录的文件里,总会有关系到去年土地改革的一些数据,这种第一手资料总要比档案馆内修改过的文件要真实的多。所以,我以为,有些文件可以让他们多抄录一份,这可以成为您的调查报告的原始资料。”

  佩奇顿时有些心动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可这些文件,俄国人应该不会允许我们抄录的吧?”

  李丰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我们以正式渠道去请求,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是这些资料在抄写室内,不过就是一些无用的废纸,从来也没有专人进行管理。我想只要我们出上一点金钱,他们应该不会多抄上一份的。”

  佩奇正想点头,但马上又皱着眉头说道:“可是那些文件我们拿回来也没地方放啊,不管是旅馆还是男爵的庄园,他们总不会对我们拿回这么多文件视而不见吧?”

  李丰也是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些日子里,我和一位叫做叶纳林的抄写员混的关系不错,他是一位相当可靠的老实人。

  我们可以请他帮我们租下一套房子,然后再找人以收废纸的名义,把抄录好的文件定期从自治会带出来。那位管理档案和废纸的老头,是个很爱占小便宜的人,最妙的是他还不识字,所以我们只要抬高一些收购废纸的价格,一定能够安全可靠的把这些文件弄出来…”

  佩奇扬起了手,对李丰打断道:“详细的计划就不用对我说了,你就说说,实施这个计划要花费多少吧?”

  李丰顿时扳着手指计算了起来,“叶纳林是替我们管理实施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他的月薪不能低于50卢布。抄写员这边起码要雇个4、5人,方才能够把我们需要的文件内容抄写出来,他们的月薪不能少于25卢布。雇人一个月收几趟废纸,15个卢布差不多了。收买门卫和出售废纸的老头,每人每月10个卢布。最后便是租一套独门独院的房子,30-40个卢布…”

  计算了半天之后,李丰便抬头对着佩奇认真的说道:“每个月大约需要花费250个卢布左右。”

  佩奇思考了片刻,便对着李丰说道:“我再给你50个卢布做备用金,凑足300卢布一个月。不过,要是这一个月内没有什么成果的话,我会考虑中止这个计划。”

  见到佩奇同意了自己的计划,李丰心中也是颇为兴奋,他略略提高了些声音说道:“自然应该如此,如果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的话,结束计划也是应该的。

  那么我现在就去同叶纳林碰一碰头,通知他可以开始准备了,顺便将我订好的一些礼物带回来。”

  “也好。”佩奇点着头赞同,不过他又好奇的问道:“不过你订了些什么礼物带去乡下?这座县城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送人的。”

  李丰楞了一下,方才想明白对方的问题,“你是说送男爵的礼物?我不知道要送他什么。我准备的是给那些采访对象的礼物啊。”

  这下佩奇感到有些纳闷,他看着李丰问道:“给采访对象的礼物?你准备这个做什么?你都准备了些什么?”

  李丰理所当然的说道:“在俄国这样的环境下,想要让他们接受陌生人的采访,总得先拉一拉关系吧。我觉得送上一份小礼品,也许能够让我们和采访对象消除一些陌生感。我选了两条毛巾,两块肥皂,两个搪瓷茶缸打成一份礼品,一份还花不到25个戈比,一共用去了25卢布吧。”

  佩奇思考了一下,方才耸了耸肩说道:“好吧,如果你认为这样做有效的话,那就这么办吧。不过你休想让我帮你发这些便宜货给那些俄国农民,这实在是有些丢脸。”

  李丰:“好吧,我可以自己发。不过给男爵的礼物该怎么准备?”

  佩奇想了想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时间好像真不早了,你要出门的话,就尽快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