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角色代入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十字木桩上的血人

角色代入系统 墨雪夜一言 2112 2020.01.03 23:46

  “咚咚咚~”

  “进来……”

  “武藤领事,听领事馆门口的宪兵说您有事找我?”

  肖途进入办公室中,对着武藤志雄略微恭敬道。

  坐在办公桌后的武藤领事看到是肖途进来后,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揉了揉太阳穴。

  “肖君,昨天我收到了胡队长的消息,说上次告诉他方汉州是地下党的那个内线,再次给他带来了新的情报……”

  听到武藤志雄的话,肖途瞬间明白过来,看来武藤志雄是想试探试探他,MD,谁说日本人都是傻子的,这特么一个个精得跟个鬼似的。

  “额,领事,据我猜测,胡队长的那个线人带来的新情报应该是关于地下党的吧!”

  肖途看了看武藤志雄,装作试探的问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没错,胡队长的线人告诉他,说很有可能是方汉州的同党的人给他寄了一封信。

  上面写着邀请他参加抗日秘密活动,而且还留下了地址,信上所写的参加抗日秘密活动的时间就在昨天晚上。”

  武藤志雄面色如常的说着昨天的事情。

  见武藤志雄停顿不言,肖途自然识趣的接话:“那不知胡队长有没有抓住给线人寄信的那个疑是地下党的人呢?”

  “哼!胡一彪那个废……呼~他所带去的人全部被对方用计杀害了,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听到肖途的询问,武藤志雄顿时一拍桌子,愤怒之色立刻呈现在他的脸上,打算大骂胡一彪。

  不过他的忍耐不错,最终深呼了一口气,把昨天胡一彪去抓人的结果说了出来。

  “呵~胡一彪没死算他够小心的,那几个小鬼子离炸药那么近,不死我都奇怪了。”

  肖途在心中暗自笑道。

  “领事节哀,毕竟胡队长也不知道对方设下了圈套,此罪不全在他身上!”

  肖途微微低头做出一副默哀的样子说道。

  “嗯~所以我让他给我一个交代,他昨晚应该把那个提供情报的内线给抓了回来,你去地牢看一看是什么情况,对了,或许你去了地牢后会感到‘惊喜’!”

  武藤志雄看着肖途意味深长的说道。

  “MD,到现在都还不忘了试探我,还是怀疑我和赵忠义有什么关系!”

  肖途在心中狂骂不已。

  “惊喜?领事,什么惊喜?”

  肖途抬起头看着武藤志雄说道,眼中充满了不解。

  “嗯?看来肖君确实和胡一彪的内线没有什么关系……”

  看着肖途满是疑惑的眼神,丝毫看不出一点演示的样子,武藤志雄在心中打消了怀疑肖途的念头。

  “没什么,肖君去了地牢后一看就知道了。”

  武藤志雄微微一笑。

  肖途在心中翻了翻白眼,还和我玩什么惊喜,我难道不知道赵忠义是叛徒吗?

  还好我的潜伏技能现在已经是高级了,应该不容易被武藤志雄所怀疑。

  想到这,肖途便向武藤志雄告辞,朝着上海日军的地牢而去了。

  ……

  “踏~”“踏~”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传来一阵脚步的行走声。

  “呕~我去,这就是民国时期的牢房?这味真大!”

  来到了上海日军看守的地牢中的肖途,一进入地牢后,铺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强烈的恶臭味,猝不及防的肖途差点没吐出来。

  用力的用手掌来回在鼻子面前扇了扇,过了许久他才勉强能习惯这种味道。

  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一种最可怕的东西。

  看着地牢通道两侧一些被关押着的人。

  有些囚犯浑身脏兮兮的躺在关押牢里的床上躺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有些囚犯则是一脸麻木的缩在牢里的墙角处,眼里充满了死灰之色,仿佛对这世界再没有丝毫留恋的余地。

  更有一些囚犯则是浑身满是伤痕,透过破烂的衣服下看去,可以看到衣服早已经和血肉模糊的伤口粘在了一起,如若不是胸口还在轻微起伏着,肖途都以为这些人早就死了。

  肖途不断的朝地牢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便听到了一阵惨叫声。

  “啊~”“啊~”

  地牢行刑室中,一个浑身满是伤痕的人被捆绑在十字木桩上,正被人来回的用鞭子抽打着,惨叫声正是这人发出的。

  “我……我是地下党……都是我干的……别……别打了……别打我了……”

  十字木桩上的人满嘴讨扰的对着用鞭子抽打他的人说道,语气里满是祈求与低微,嘴里刚说完,便昏死了过去。

  “呼~呼~MD,这小子嘴还真硬,死活不肯把罪名给认了……”

  用鞭子抽打的人嘴里气喘吁吁的对着昏死满是讥讽的说道。

  “咚咚咚~”

  行刑室敞开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胡队长,怎么样了?领事要的交待可曾……”

  看着十字木桩上浑身是血满身是伤的人,肖途朝一头大汗的胡一彪问道。

  “呵呵…我打了他整整一夜,这不招了吗?可算是累死老子了。”

  胡一彪冷笑着看了一眼木桩上的血人回复道。

  “哈哈,屈打成招啊!”

  肖途靠近木桩看了一下,笑着对胡一彪说道。

  “诶~这不就是领事要的交待嘛。”

  听到肖途的话,胡一彪很是轻松的说道。

  “这样看来,胡队长可是要……”

  肖途递了根烟给胡一彪,意味深长的对着胡一彪说道。

  胡一彪叼着烟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来显然是要杀人灭口了,毕竟赵忠义死了,才能更好的保全胡一彪在武藤志雄手下的地位嘛。

  肖途拿出火机给胡一彪点燃烟,随即露出笑容。

  “胡队长,这个人毕竟是我曾经的老同学,能不能……让我来送他一程。”

  “呼~”

  胡一彪吐出一口烟,笑了笑。

  “嗯~既然肖干事顾及旧情想送这小子一程,那我自然不会拒绝。

  那行,剩下的就交给肖干事了,我先出去外边透透气。”

  说完,胡一彪瞧了一眼十字木桩上的赵忠义,随即拿起刑具架上的手枪走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由于赵忠义被胡一彪用鞭子抽打了一晚上,恰好在肖途来到行刑室的时候昏死过去了,此时的行刑室在胡一彪离去后显得格外安静。

  不知是经常在行刑室动刑的原因,还是赵忠义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原因,肖途在行刑室中闻一股血腥味,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难以接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