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魔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焦虑症

魔攀 雨点那么大 3029 2020.05.23 09:52

  身为一名职业小偷,今天她原本在自己的工作地点上班,可是由于近两年的行业不太景气而且竞争力度也大,好的“羔羊”都被别的“同事”捷足先登了,眼看她今天又将是颗粒无收的一天。

  但身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并且目光长远的小偷,虽然生活已经给她盖了帽,但是没有到最后一刻,她依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继续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合适的目标。

  虽然同样是小偷,但是她感觉自己跟别的小偷不一样,因为她是一名有原则的小偷!

  首先老人和孩子她不偷(其实就是没什么油水)

  西装革履夹着包的不偷(钱都在包里,除非抢)

  穿特殊制服的不偷(怕死)尤其是穿黑底红线条衣服的不偷(必死!)且绕道行驶。

  所以一番筛选后,就只剩下那些年轻的穿休闲服饰的,最好还是注意力不太集中的,就比如在看手机的,在路口等人的,等红绿灯的这些就比较容易得手。

  毕竟她从事的也属于是高危行业,秉承着得手在阳间逍遥快活失手在阴间投胎转世的原理,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宁可不作为也不能胡作为把小命丢了。

  可是眼看就要到下班的时间(巡逻队要上班了),她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就在她想要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个身影进入到了她的视野。

  那是一名长的挺普通但是气质却不普通的男人,即便是走在人群中也能被她一眼看到。

  吕佟年在心中判定应该是个读过书的人,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有知识的人气质都不一样。

  当吕佟年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孤独和忧郁。

  这个男人的眼神暗淡面容憔悴,胡子显然好长时间没刮,头发也乱糟糟的不修理,就像是一名创业失败已经完全对生活失去信心了的中年人。

  可能接下来对他而言就只剩下了跳楼这一条路可走,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承受住这份打击和压力(吕佟年脑补看过的电视剧剧情)。

  “他需要救赎!”吕佟年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她要帮助他,不能再让他的灵魂也受到金钱的玷污,他需要走的干净一些。

  她很快又看到他抽完烟后将烟头丢在了地上,犹豫了一会竟然又将烟头捡了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嗯,真是个有原则的老实人。”吕佟年心里是这样想的。

  年轻,穿休闲服饰,郁郁寡欢的肯定注意力不集中,这几项全中!

  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人还很老实,这可是百年难得一件的上好羔羊啊。

  吕佟年忍不住擦了擦口水跟了上去,当看到他在自动取款机前停下,她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口袋,那里面有她妹妹给她的折纸手枪。

  本来是让她在快要被抓时可以“虚晃一枪”逃跑用的。

  但是,现在吕佟年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可以用“旷古至今”来形容,那就是打劫!

  然后结果乎……

  坐在椅子上的吕佟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还隐隐作疼的后颈,她现在很庆幸自己回来就洗了澡换了衣服。

  她做小偷这件事知道的人可并不多,要是被认出来麻烦可就大了,她之前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她心虚的看向南小昌,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那个,你看我眼熟吗?”

  “嗯?”吕小昌不明所以的摸了摸下巴的胡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第一次见面肯定不熟悉啊,难道这是最新的拉进关系方法吗?

  南小昌心想可能是自己不太懂现在年轻人的交流方式吧,但是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肯定要把关系维护好才行。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熟,咱俩好像在哪里见过。”

  听到他的回答,吕佟年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滑到地板上。

  她再次用力扯了扯头发不敢直视南小昌怯声的问道:“那,那我可以不租给你吗?我把钱都退给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南小昌把眼睛一瞪提高了说话音量:“什么,你不租?”

  想什么呢?合同都签了你想不租就不租?怎么可能,晚了!

  “不,不是”吕佟年连忙摆摆手解释:“我只是感觉我这里的房价太高了,你应该再找一个更合适的。”

  “完全不用,哥哥我就喜欢贵的,贵的住的舒服。”南小昌将身子依靠在了沙发上懒散的说着,心里想的却是:“不,大妹子,你这是最便宜的,别人要一个月五万。”

  见他这幅“吃定”自己的样子,吕佟年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一圈。

  “作孽啊!我为什么不先看下他的样子?”吕佟年在心里抓狂……

  “哦,对了。”南小昌突然想起来她刚才说的话问道:“你刚才说合同什么的是什么意思?”

  “嗯?”听了他的话后,吕佟年突然将眼睛瞪大睁圆来了精神。

  对啊,自己怕什么?就算是被认出来又能怎么样?自己可是有不平等条约啊!

  吕佟年在心中腹黑的冷笑:“嘿嘿,只要有合同在手我还害怕你不成?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几天,到时候还不是会像其他人一样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到那时候……嘿嘿,房租押金还不都是我的?”

  想到这里,吕佟年心里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她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语言欢快的说道:“哦,对对,还有合同,既然合同是你自己签的那我们就聊聊合同的事吧!”

  说着她低下头去拿桌子上的合同,心里忍不住的高兴:“真是轮流风水转,今年到我家,哈哈。”

  嗯?这是什么?

  她看到合同旁边摆着的红色证件,上面有一把由红线了解成的尖刀,最上面还有五个大字……“特殊管理局”!

  “……”

  吕佟年感觉自己的耳边在“嗡嗡”作响,有一瞬间她看到南小昌变成了两个。

  她使劲摇了摇脑袋,认真仔细的看了看证件的照片,又仔细比对了南小昌的脸,双眼往上一翻差点晕过去。

  吕佟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知为什么感觉有点发凉……

  天啊!他竟然是特殊管理局的裁决?自己竟然打劫了裁决?那可是现代版的锦衣卫啊!

  让看到合同上的内容,我岂不是会小命就不保?

  看到南小昌狐疑的眼神,吕佟年“咕叽”一声咽下了口水……

  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那个!”吕佟年突然站起身来,将合同拿在手里努力让自己笑道:“我的意思是租房合同可是很重要的,可不能随便放,哈哈。”

  看着吕佟年快要哭出来的笑容,南小昌凝视她的眼神越发的沉重:“你是……”

  “咕叽”吕佟年又咽了口唾沫,手握合同僵直的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还是被认出来了吗?”冷汗从她的脸角滑过,就算他之前说过了不追究,但是锦衣卫有几个说话算数的?

  想到自己被追究的下场,此时她的心中如同有马儿在跑羊儿在吃草……

  “你是……”南小昌将手指慢慢移向了她,看着她慢慢变成了斗鸡的眼睛,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焦虑症患者啊!”

  焦虑症患者???

  吕佟年一脸蒙圈的看着南小昌,啥意思?我是焦虑症患者?

  南小昌收回了手指,笃定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她是一名焦虑症患者,他之前就跟同样是焦虑症患者的人打过交道,基本也是她这个样子。

  南小昌说道:“难怪从一开始就看你很焦虑,连合同自己都不签,原来是怕自己焦虑啊!”

  看着吕佟年更加“焦虑”的看着自己,南小昌理解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道:“我理解你的难处,只要精神过于集中就会变得很焦虑,所以需要不断的让自己注意力转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情绪变的稳定对不对?”

  南小昌深深的叹了口气从目光中漏出了怜悯之色:“唉!你也只是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会伤害到我,亏我刚才还怀疑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听了他的话,吕佟年突然清醒了过来。

  对没错,你不用怀疑,我就是有焦虑症!

  想到这里,吕佟年努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加的焦虑。

  她闭着眼大声的喊道:“我,我很焦虑!我就是有病!我是焦虑病!”

  看着一脸怪异看着自己的南小昌,吕佟年羞愧的从脚趾红到了耳根。

  “我我……”吕佟年两只手不断的揉搓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看似“平静无奇”的表面下,内心却在揪着头发面目狰狞的咆哮:“天啊!我到底在说了什么!让我以后还怎么在羊南城里混!”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朵暴风雨里的花骨朵,在风暴中感受大雨冲刷的洗礼。

  “咚”

  最后,吕佟年眼神呆木的跌坐在凳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怜。

  “好想死,呜呜呜……”

  ……

  看着捂着脸抽泣的吕佟年,南小昌的内心仿佛受到了道德的谴责。

  唉!都怪自己说出了她的困境让她无地自容,是啊,又有谁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有病呢?

  想到这里,南小昌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在吕佟年“万分焦虑”的注视下,将她的脑袋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没事了,这不是你的错。”

  之后南小昌蹲下身捧住了她“焦虑”的脸,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温和:“饿了吧,我给你下面吃。”

  看着她呆愣的眼神,南小昌心中暗叹:“唉!看来唯有用我饲养员的天赋来碾平你内心的创伤啦!”

  之后转身去了厨房……

  唯独留下脸色由红转紫的吕佟年红继续呆傻的楞在那里……

  满脑子全都是为什么的英文:why……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