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死生破道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青青子衿

死生破道录 五口散人 2298 2020.09.12 13:49

  和煦的春风吹开木窗上的纱帘,调皮的翻卷着矮桌上的书页,发出莎啦莎拉的声响,像是一首无序却久远的歌谣飘荡在这简单却干净的小屋。仿佛是被这书声吸引,他的耳朵似乎轻轻的动了动。本来在一旁埋头瞌睡的鸟儿扑棱一下起来,支棱着小脑袋盯着他看。

  他仿佛一下就清醒了,世界就那么突然冲入他的意识中。明亮的光,轻柔的风,正被风翻动的书页,还有一件衣裳?一件好看的衣裳,青青的衣衿下是水绿色的长裙,一对淡青色的袖子随意的搭在椅子扶手上,像是一只拢翼的蝴蝶。居然是一条女裙?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有一条女裙呢,看样子分明是刚脱下没多久,随意搭在椅子上的没来得及收起,空气中仿佛还有来自它主人的淡淡香气。他不由仔细的去感受那香气,可是却又没感受到什么。只有阳光穿过屋门静静的照射在青色的衣衿上,像是点亮了两道青色的火焰渐渐光芒刺眼。他就那么呆呆的盯着那青色的衣衿,眼前的画面渐渐被青色的光模糊,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正悄然翻腾而起。

  “小翠你看,有风蛉。“一声满是惊喜的清脆女音从门外传来。他脑袋旁边突然扑棱一声飞出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小鸟,他这才注意到原来刚刚一直有只鸟儿待在他脑袋旁边。而那只飞起的小鸟还极人性化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才又张翅飞向那个声音。他循着声音在门外搜寻着声音的主人。入眼的是小小的石子儿铺成的一条路,路两旁长着不知名的紫色和白色的两色小花,间或有几颗杏树开出白中带粉的花儿。石子儿路的尽头是一条小溪,溪边正站起一个青色背影的少女,她穿着一身青色衣衫,双袖被高高挽起,一段雪白手臂正朝着前方指点着什么。那白色的小鸟欢快的冲着她指点的方向一冲而去。

  “别去太远啊,小翠”,她脆脆的冲那小鸟高声嘱咐,也不知道那小鸟听懂了没有,一震翅膀就没了影踪。她则俯身像是要去拿溪水里边的一个篮子,侧影就映入了他的眼里。挺翘的鼻子,晶亮的眼睛,绽开微微笑意的粉唇,肌肤欺霜赛雪,两个大大的环髻拖在小脑袋后面,一身淡青色的轻便衣衫,像极了一只溪边戏水的小兔子。忽然她转头朝他这边望了过来,他不由想向她招手,可是他发现他没有丝毫力气,整个人仿佛被绑缚在了床上一样。而她,望向他的目光仿佛突然间失去了刚刚的晶亮色彩,似乎还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接着低头拿起溪水中的篮子缓步向屋子走来,任由篮子中的溪水穿过阳光,落在石子路和自己的青色鞋子上。

  他正本能的试图挣扎,突然一个名字冲出了他的意识和眼前她美丽的脸庞重合。他脱口而出:“吕红……姑娘?”,然而没什么声音传出来,他愣住了。她却猛然抬头,仿佛一瞬间这方天地所有的光彩都聚到了她的眼睛里,那双大大的澄澈眼睛重又变得亮晶晶的,她急切的向屋子里跑来,两个环髻在脑后欢快的蹦跳着,身后是一溜滴上了水后亮晶晶的石子。

  “你,你醒了?”她几步跨进屋子来到他的床边,却又忙不迭退后了一步才欣喜的问他。

  “是的,请问是吕红姑娘吗?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他提到死亡时,嘴角竟然也能含笑了。

  “是啊,你现在也正死着呢,怎么了?”

  他颇吃惊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反问自己的她,他很怀疑这幅漂亮又可爱的脸庞下隐藏着一个小魔头,然而那双晶亮澄澈的大眼睛打消了他荒唐的念头。随着他越来越清醒,许多记忆都涌现在他的神识中,他知道了是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孩子救了自己,让自己还有机会再看到这个明媚的世界,让自己还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思,也让自己还能有机会认识这么个可爱又神秘的她,而不是消散在别人的意识里,永世沉沦幽冥。虽然他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又是如何做到的,可是他此刻只有感激她,生前他如此感激的人只有他的阿娘和风哥哥,还有那些和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同袍。

  “吕红姑娘,多谢你的大恩,以后如有机会定当报还。”

  “青青”

  “什么?抱歉我没听清楚”

  “我的名字叫做吕青青,你可以叫我青青,或者叫我青青姐姐。”她扑闪着大眼睛想了想,然后高兴地又接着说道:“那我就喊你小富贵儿好啦,咯咯咯”

  李富贵再一次吃惊了,难道这个看着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竟然是个比自己还年级大的人物吗?对此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他已经不是生前那个一无所知的凡世之人。这两天的经历让他深深地了解了,这个世界只是对自己露出了冰山一角。

  “前辈?贵庚了?”他颇为小心的试探问道。

  “我今年十七岁啊,前辈太难听了,叫姐姐正好,小富贵儿,”

  他顿时哭笑不得,果然人不可貌相,看着像是乖乖女的少女如此古灵精怪,他想说点什么,可是被紧接着发生的事情打断了,吕青青随手从桌子上的一个布包里抽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黑黢黢的毫无光亮,之所以说是面镜子只是因为它的形制就和普通的闺房掌中镜一模一样。吕青青把镜子在他脸前晃了晃一晃,黢黑的镜面一阵子黑云翻滚后慢慢退散,氤氲的白光散开吸引住了李富贵,光可鉴人的镜面上映出的是一张青涩而惊讶的脸。李富贵禁不住想向自己的脸摸去,然而他依旧什么都不能做。

  “没错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这是面“渊阴镜”,能照出你现在的魂魄状态,这大概是你十三四岁时候的样子?”吕青青笑眯着眼睛看着李富贵。

  “十六岁,那时眉头新添了一道箭伤,留下了疤痕,后来淡了许多,”

  “你小时候就活的很艰辛吗?”吕青青眼中的笑意悄悄收敛。

  “艰辛倒还好,只是心中时时煎熬……”,李富贵看着镜子里自己曾经少年时的容貌。

  “人都言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我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再看到自己少年时候的样子”,李富贵略一犹豫,诚挚的看向吕青青:“吕……,青青姑娘,能请你帮我解惑吗?帮我解释下我现在的样子,和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吗?我身死前只是一个凡人,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吕青青睁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李富贵,眼中的笑意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涌入眼中的淡淡悲伤。她凝视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很用力的一个字一个字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举报

作者感言

五口散人

五口散人

终于能坐下写写文字了,虽然还不能和大家交流,看不到大家的意见,但是还是觉得很歉意,只能接下来每天尽量多更新,先写为敬。感谢大家。

2020-09-12 13: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