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奇怪的亲戚

皂吏世家 leidewen 2020 2019.10.29 19:00

  “弟妹,我们家青青那样,你还想让她当家?管完小叔子还要管弟媳妇,家里还有那么多地,回头佃户们是不是也得找麻烦?万一那举人考上进士,回头到外地做官了,她跟不跟去?”乔大勇给了弟媳妇一个白眼。

  “那开个铺子她能管?”何氏可不觉得青青能做一个小铺子的老板娘。

  “不能!不过铺子就开在开封,我能看着。等着我老了,青青的儿子就大了,她不就有人照顾了?”乔大勇说得理直气壮,顺便还说道,“我不行,还有你家安安啊!敢欺负青青试试?”

  何氏怔了一下,想想忙看向了老爷子:“爹,我觉得大伯说得是呢?您看,我就不会做饭,我娘还天天担心得睡不着觉,没事就给咱们送点吃的。青青性子还腼腆了,还是别离远了吧?”

  老爷子低头想了一下,“明儿老二家的去姑太太家送点东西,说青青还小,我们要多留几年。”

  “是,那我就啥也不告诉青青了。不过大伯,再有案子真不叫带青青了。她是姑娘,总该学点管家、做饭吧?”何氏忙又说道。

  乔大勇瞪着弟媳妇,刚刚她支持了自己,现在他还真不能说她说错了,只能转向乔爷。

  “就这么办吧!”老爷子把最后一口饺子汤喝了,看看刚刚青青的盘子,“那从明天开始吧!去姑太太家也带着她,总不能谁也不见。”

  “啊?爹!”乔大勇跳起来,“姑母家……”

  “总不能连亲戚都不认识吧?”乔爷不想搭理他了,自己背着手回自己房间了。

  “你明天注意些,姑母说话刻薄。小心些,去去就回,别吃饭了。”乔大勇黑着脸。

  “唉,我也不想去啊!”何氏想想看,撑起了头,一脸想死的表情。这些年那刻薄的姑太太真的嘴里没好话啊。

  乔大勇黑着脸,不想说话,自己出去了。

  后院里,青青和安安一起坐在空地上看着天空,俩人其实很安静,但一胖一瘦的背影看上去竟然出奇的和谐。

  乔大勇坐到女儿的身边,也抬头看着后院的天空,天上月亮只有小小的一弯,边上还有几颗小星星若有若现。

  “看什么?”乔大勇坐到了女儿的边上,虽说他也不知道女儿的小脑袋瓜里想什么,不过他还是乐意这么陪着她。

  想想自从五年前青青大病了一场之后,她就这样了。许是因为病的时间太长,一直卧床,于是开始喜欢看书了。

  看得书多了,脑子自然就变聪明了。在查案上,成了他的好帮手。虽说父亲一直不很支持,觉得让女孩这么抛头露面不好。不过他真的觉得,这样的女儿也挺好。

  与那一次自己快要失去女儿相比,对乔大勇来说,只要青青活着,只要她开心,他就觉得够了。

  “爷爷要帮我说亲了?”青青侧头看着父亲。

  “没事、没事,已经回了。明天跟着二婶去姑祖母家道个歉。”乔大勇轻轻拍拍她梳得光光的额头,“要不先学梳头吧?你天天像个男孩子,让人看了笑话。”

  “好!”青青笑了,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大伯,为什么像男孩子要被人笑话?”安安抬头看着他们,他还真的不懂。

  “给你梳个女孩头出门,你会不会被人笑话?”乔大勇轻敲了侄子的头一下。

  “哦,可是我觉得姐姐梳这个头很好看啊?”安安左右看看,“她若是梳我娘的头发,我也许会觉得不习惯。”

  “习惯一下就好了。”乔大勇给他一个白眼,起身拍拍裤子,“走了,我送你回去。”

  “让他陪二婶住一晚吧?”青青忙说道。

  “不用,我过两天休沐就能回来了。”小胖子忙跳下了台阶。

  “去给祖父告别之后再回去。”青青轻轻给他拍拍身上的土,牵起安安的小手,轻声的说道。

  “嗯!”安安点头,忙抬头紧张的看着青青,“姐,你明天要去姑祖母家,要穿得好一点。我每次去,姑祖母都看我像叫花子一样。”

  “你穿什么,她都觉得你是叫花子。”乔大勇轻叹了一声。

  “为什么,爷爷从来不让我去见那位?”青青也忍不住问道。

  她有记忆起,就没见过那位姑祖母。她只听父亲和二婶谈过那位,都透出深深的厌恶。

  但老爷子也很怪,十年前那位成了寡妇就回京了。她的子女传说也在外地为官,但从来没回来过。连年礼都是京中的姑祖母派人来送,而不是从外地运来。

  她觉得最奇怪的就是明明是很近的亲戚了,为什么祖父从来就没让自己去见过那位。连安安都见过,为什么自己没见过?

  “你是爹爹的宝贝儿,当然不能去让那个人挑剔。”乔大勇摇摇头。

  “那等我爹回来,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让我去了。难道我就不是他的宝贝儿?”安安愤怒了。

  “嗯,很好,去找他吧!”乔大勇点点头,抬头望天,“唉!她儿子什么时候把她接到任上去啊?”

  “我们都烦死她了,她儿媳妇一定更烦。”安安忍不住言道。

  “谁教你的?”青青惊讶的低头看了安安一眼。

  “唉,我在殓房当学徒!”安安给了她一个白眼,但马上,青青给了安安一个暴栗,安安摸着胖胖的脑袋,“好的,我错了。”

  “记得饭前祖父说什么了吗?”青青轻叹了一声,慢慢的说道。

  “嘴快要挨打!”安安脑子还不错,想想忙说道。

  “想说话时,就想想这句话。”青青轻轻的说道。

  “哦,好的!”安安乖乖的说道,“姐,你还是先学会做饭吧?我觉得做饭比梳头重要?”

  “人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也不是谁都能学会的。那是技术活!还有就是会做、跟做得好也不同;做的能吃,跟好吃也是两码事!其实,我也挺想学会做饭的!”青青认真折想了一下,轻轻的说道。

  “好吧!我可能也有学不会的东西,凡事不能强求。”安安点头。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唉,我今年特别特别的不想做事,什么事都不想做,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不过书还能看。中午单位吃排骨烧玉米,办公室的小朋友说,‘中心有矿,都吃得起排骨了!’我大笑,现在怎么了,吃个猪排骨都要有矿才可以?

2019-10-29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