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青青的副业

皂吏世家 leidewen 2054 2019.11.02 10:00

  “你姐的嫁妆,为什么是酒楼?”越文钦想到那个小姑娘,就看自己的衣服和手,竟然能看出那么多东西,那样的女孩,开什么酒楼,去当女捕快多好。当然,他主要是想到,若是连面条都揉不好的女孩,给她一个饭馆当嫁妆,能管得了吗?

  “这饼是衙门大师傅做的,明白不?”安安把肉饼递给他看了一眼。

  “肉是猪肉,不值钱;不过放了胡椒和大葱,就盖住了肉腥味。衙门的大师傅不错。”越文钦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跟你姐有关系吗?”

  “唉,我家没一个会做饭的,所以我们家要开饭馆。明白不?”安安还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家吃饭是个大问题啊!你看,我去衙门吃饭才胖的,我姐在家吃饭,就瘦得跟鸡仔似的。”

  “你到衙门之前,也是胖子。”江师父冷冷的说道。

  “说明我比我姐好养活!”安安想想看把大肉饼的最后一口吃完。拿了一个白帕子胡乱把脸擦了一下,然后把白帕子仔细的折成小方块,放到了自己的腰上小布袋里。

  “你要不要弄点山楂水喝?”越文钦有点难受了,那么大的饼子,自己吃完了,只怕也得撑得满地乱转,结果这位竟然真是当着自己的面从容的吃完了,“你们家不会是嫌你吃太多了吧?”

  “是我自己要去衙门的!我去找我娘要山楂水喝。”安安对他哼了一声。

  “你以后少吃点!”越文钦立刻摇头。

  “哼!”安安忙爬下凳子,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自己跑了出去。

  “您的伤势已经好,明日老夫就不来了。”江师父收了东西,淡淡的说道。

  “谢谢!”越文钦能说啥?这位可是仵作,又不是大夫。可是人家也真的把自己治好了。现在他真的觉得太难了!

  江师父也是从小当学徒学医,后来被人说自己治死了人,到了被流放地,因缘巧合之下也就成了仵作。学过医的仵作,跟一般的仵作能一样吗?所以他很快就一路被调到了京城来了。他也许没有品阶,但是地位是很超然的主。

  不过多年的坎坷了,他无妻无子,性子清冷之极,纵是开封府尹铁大人在他面前也是十分客气。此时面对越文钦,自然是懒得搭理的。

  “师父!”安安又进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个小茶壶。举得高高的,“我娘煮的姜汤!”

  “不是喝山楂水吗?”江师父接过小茶壶。

  “哦,我娘让我先给你送姜汤,再给我煮山楂水。”安安忙说道。

  “乖!”江师父浅笑起来,一物降一物,江师父对别人有点拽,不过对这个被塞过来的徒弟,还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起来,躺了这么久,再不动动,反而会病的。”安安回过头,对着越文钦吼着,吼完了转向了江师父,“师父,对不?”

  “对!”江师父忙笑道。

  越文钦摇摇头,这当师父的,太没原则了。但还是自己爬起来,正好门外传来了声音,把头转向窗外。

  江师父和安安也一起站起来,看向了门外。

  主要是乔家一直很安静,就算安安在家,他纵是话多,却并不吵。

  他们此时在前院的倒座间里,就在乔家的大门边上。就看到一个掌柜式的人指挥着几个挑着担子的小厮进来,掌柜指向了倒座间,越文钦房间的隔壁。

  “干什么?”江师父看着安安。

  “我姐的副业。”安安伸了一下头,缩回头,“今天又是一号吗?”

  “什么?”江师父看那四、五个小厮,每人都挑着一个担子,担子两头各有一个木箱。

  “书!我姐特别爱看书,每月有新书,书铺就把书送来给我姐看。师父,我也要当爱读书的人。”安安忙说道。

  “帮人看书怎么叫副业?”越文钦瞪着安安,这胖子怎么说话没头没脑。

  “我没说吗?我姐看完了就把书的好处和坏处都写出来。哄人买!自从我姐帮他们看书之后,他们家生意是全开封府最好的。我姐不爱钱,所以只留下她喜欢的书。我姐屋里全是书!”安安忙说道,“我去叫我姐出来。”

  安安说完就跑了出去,别看胖,但跑得还挺快的。

  很快安安就拉着青青从侧边的小门出来。当然,青青出来,小厮们对着青青一礼,忙都退出门外;老掌柜则站得远远的,对青青一礼,就侧身离开了。显然,他们常来常往,也知道青青的习惯,根本不会让青青觉得不舒服。

  青青对老掌柜还了半礼,自己低头进了隔壁的房间。安安跟着进去,他们在隔壁也能听到安安的惊呼声。

  “天啊,这么多?”

  没有回应,越文钦和江师傅忍不住走了房门,隔壁的窗子开着,隔壁就是一间书房的样子,一个巨大的长条桌放在屋子的中央。当然,桌上堆满了函套书。只能

  而房间的墙壁被一个个大大的书柜铺满,书柜上也放满了函套。

  而安安在书桌前跳着,一脸的惊讶。

  而青青轻轻摸摸安安的头发,自己绕到的书桌后面,人很快就隐入了书堆之后。安安跟进去一会,就出来了。

  “你姐开始看书了?”越文钦看不到人,只看到长条桌上全是书,他真的没见过这么多书。

  “嗯,每个月头我姐都很忙。”安安轻叹了一声。

  “这得看到什么时候?”越文钦忍不住说道。

  “放心,她看得很快的。不过这两天她又吃不下东西了。每个月这几天,她都不吃饭。”安安耸了一下肩膀。

  “那你们还让她干?”越文钦忍不住问道。

  “你知道书有多贵?她带我去过书铺的,买个丫环都不如一套书贵。”安安嘟起嘴来,“我们家很穷的,我都在衙门混饭吃,省家里的口粮,我姐怎么会为了买书,让家里负担。”

  江师父轻轻的捂住了安安的嘴:“该走了,不然赶不上大师傅试菜了。”

  “哦,对了,师父,我们去让大师傅给我姐做点吃的吧?你说有什么可以让我姐边看书,边吃的东西。”安安忙看向自己的师父。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小区门口的理发店老板娘挺有意思,我记得搬到这个小区时,就认识她了。那时他们还是一家人,老公也帮我剪过头,家里还有一个小女儿,有时还有一个老太太会过来接孩子。那老公感觉像是混社会的,常骑一辆摩托车,不过不得不说,他们家手艺非常的差。我是近半年才开始在他们家剪头的。因为懒!不过半年前第一次去剪头时,听老板娘跟友人聊天时,就拼了一个十分狗血故事出来。不过,我有没有跟你们讲过啊?我忘记了!

2019-11-02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