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做饭是难题

皂吏世家 leidewen 2101 2019.11.09 10:00

  晚上,安安和越文钦一块坐在堂屋的门坎上,安安还在吃豆子,越文钦则撑着头看着。

  “你刚刚去完殓房还能这么吃?”越文钦中午没等回青青他们,让安安去看看,结果说人还在西市。问要不要送饭,结果被人斥回来了。那时感觉上,每一个在西市衙门的人都戴着口罩。

  满街都是流言,一口气死了这么多人,殓房都装不下,烧焦的尸首,青青和江师傅就在封闭的西市上做了检查之后,就送到了外城的义庄了。中午没人想吃饭,因为殓房里一下子装入十二位烤熟的胡女尸首。

  安安今天还没进院子就被乔大勇赶回家了,不过安安是谁啊,坚定的从后门进去了,然后吐了一圈才回来。现在竟然又吃上了!

  “你准备晚上给我姐做啥吃的,我听我大伯说,她中午就只吐酸水了。你说什么样的坏人,会把人烤熟了?”安安想想,把豆子又放回了袋子里,也跟越文钦一样撑着脑袋发起呆来。

  “你都说了是坏人,这还有好问的。”越文钦摇摇头。

  “这是目前为止,我见过最坏的人了。”安安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所以近期估计他们吃不了肉,只能准备很清爽的菜,可是都霜降了,哪有菜吃?”越文钦也叹息了一声,侧头看着安安,“你姐学什么不好,为什么跟你一样喜欢去殓房,这是女孩该喜欢的吗?”

  “我姐不是仵作,我姐是搜证员。她只从蛛丝马迹里找出凶手可能留下的破绽。打你的那个杀手,是我姐当场抓住的。因为那是小院子,没有后门,你赶到天字一号房里,拖延了时间,他打了你,已经来不及出去了,只能混在人群里,等着捕快他们走了,他再逃走。若不是我姐从脚印里看到凶手的身高和体形,怎么可能一指一个准。然后她又从凶手的靴子上找到了西市柳记……”

  “然后西市今天成了人间炼狱!”越文钦摇头。

  “去,又胡说。你要想,这说明我姐越来越接近幕后的大凶手了。坏人多抓一个,百姓就多安全一点,明白了吗?”安安忙啐了越文钦一下。

  “你还真是这家的娃!”越文钦笑了,想想,“你还没说呢,为什么你姐要学那个……叫什么?”

  越文钦还真的没听过刚刚安安说的那个词,这不都该是捕快做的事吗?不过,捕快与仵作一向各司其职,他现在觉得青青在外头忙了一天了,还没有回来,她的工作感觉是在捕快和仵作之间,互有联系,也互有补充。不过有点想像不出一个害羞的女孩,她在殓房什么样了。

  “搜证员,她从小看人就准,没看早上我大伯说,爷爷在她小时都不让她出门。眼睛太毒没法子!然后读了很多书,她就自己做了一套搜集犯案现场的规范出来,我大伯五年前就是一般的小捕快,不过他也胸无大志,后来我姐做了这个规范出来,她是女孩不能领功,于是就成全了我大伯。现在我大伯都是神探了,你信不?”安安长叹了一声。

  “现在开封府铁大人和西门大人就抓紧了你姐,什么案子都找你姐了?我是你爷爷也得烦。你说,你们家身份不高,世代皂吏,原本你姐就不太好嫁,等于是高不成低不就。你们还让她念这么多书,这么聪明?看一眼饭馆煮熟的鱼,都知道鱼是不是咽下最后一口气下的锅;加上你大伯,二十四孝的亲爹!给她做相公,你说,得多惨?现在更麻烦,天天跟衙门的那些男人们一块,没事还把尸体来来回回的看……”越文钦摇摇头,“所以你姐为什么不吃饭?跟你娘做饭太差有点点关系,更大的关系是,她天天看到的都是这城里最黑暗的一面,她若还能有胃口,那真是鬼变的了。”

  “那你还不去做饭?”老爷子不知道啥时候回来的,听到这儿,冷冷的说道。

  “做了,清水煮萝卜,霜降的白萝卜最是养人,切成滚刀块,用大骨和鸡熬汤,用开水白菜的做法,保证她闻不到一点肉味。”越文钦忙起身,苦着脸说道。

  “给我师父留一碗。”安安倒是很在乎自己的师父,忙说道。

  “你娘呢?”老爷子不想搭理他们了,外头的天都发暗了,现在屋里竟然没有何氏的身影。

  “本来中午小越哥哥擀了面条,有多的肉,我让他给我做了肉包包。现在……我娘要趁着他们没回来之前把肉包包送到我外婆家去。对了,爷爷,你要吃凉面不?虽说冬天吃有点凉,不过也没办法,我估计我们家这些天只能吃素了。”安安忙爬上了自己的小高椅上,跟老爷子平视。

  “衙门还有多久才完事?”越文钦从厨房里探着看着老爷子。

  “估计一时半会完不了,你给我随便弄点什么吃吧!”老爷子也很累了,早上西市的事,青青他们没问自己,自己也没拦,西市大火,他可不是一辈子做牢头的,年轻时,也是做过捕快的,自是知道,这一场火,死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而且对朝廷来说,这都是大事,一个处理不当,铁大人他们丢不丢官他管不着,可是儿子这个捕头一定不好过。于是他也默认了。

  等尸首被抬回来,而一向淡定,对着再恶心尸体也没丝毫动容的孙女竟然吐了。也就知道,这回事有多大了。现在老爷子也是一头的官司。第一次,他真的觉得左也不成,右也不成了。

  越文钦忙进了厨房,很快端了两碗大肉面出来,热气腾腾,上面放了一块巴掌大肥瘦相间厚肉块,汤色略有酱色,还洒了一大把香葱。

  “快点吃!过会他们回来,我就只能你们吃开水萝卜了。”越文钦自己也拿了一碗,示意他们快点,说完了自己大口的先咬了一块五花肉,这是选的五层三花肉,切成厚块,汆水后用油煎得四面金黄,再下到卤水里卤制。面是煮到七成熟的,放在一边凉着。老爷子他们一回,把面放开水里略略一烫,放进调好味道的热汤里,再从卤肉的砂锅里夹一块肉摆上去,就是一个极好的大肉面了。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周末,我昨天明明休息一天,可是周六也不觉得很兴奋。

2019-11-09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