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现场真相

皂吏世家 leidewen 2043 2019.11.17 18:58

  “女孩子,怎么可以不喜欢吃菜?就算不喜欢,也要跟人说,你最讨厌吃肉。食肉者鄙!”越文钦根本不搭理青青说的刀功,而是给她一个白眼,给安安一个中碗,“趁热吃,可好吃了!”

  安安舀了一匙,吹了一下,一口包下。点点头,但还是烫得乱叫。

  “又没人跟你抢,急什么?”何氏急急的放下筷子,自己拿了瓶凉水准备往他嘴里灌了。

  “咽了!”安安给张张嘴,转向青青,“还可以,菜味没那么重。”

  青青点头,把刚拨开的那块炸糕放进嘴里,刚好一小口。面粉和糯米粉的比例刚刚好,外酥里软,外面的酥就是一层皮,这是糯米粉该有的状态。里面没有馅,所以里面全是黏黏的糯米糍。炸得这么薄,里面的火候却是刚刚好的。现在,她终知道,越文钦为什么把炸糕做成花,就是为了熟。不过,黄豆和冰糖磨得不够细,感觉有点砂砂的。但却是另一种感爱!

  “好吃!”青青对越文钦笑了一下,点点头。

  “菜粥是用昨天的鸡汤煮的,看着是菜粥,其实是鸡粥。”越文钦咬了一大口的炸糕,他的炸糕没切,整个就咬掉了三分之一,大家能听到炸糕的外酥皮被咬开的声音,光听就知道,他炸得有多好。

  青青用勺轻轻的搅了一下粥,吹了一下,慢慢的放到嘴里,点点头,“好吃!”

  “我们酒楼叫什么名字?还有,定菜单、选小二。那个,咱们是不是应该要准备起来了。大姑娘的那套餐具放在雅座怎么样?大堂我们放什么?”越文钦决定说点正事,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这家哪是在说请饭馆大厨啊,就是拿他当用佣人呢!

  “青青你说呢?”乔大勇忙看向女儿。

  “取名我不成!选餐具?这套放雅座不够好,放大堂又太好了;至于说选人,找人牙子;还有,要不要找几个二厨,你只用负责设计菜式好了,用不着自己干;菜单,要不要先设计一个,按冷盘、热炒、大菜、汤品、主食、粥品、点心、甜品做分类。”青青慢慢的喝着粥,“这粥和炸糕都可以放进菜单。”

  安安咬着炸糕,呆呆的看着青青,“姐姐,你好棒哦!”

  “看到没,你姐书念得好,才这么聪明的,你也要跟她似的,好好念书。”何氏忙拍着儿子。

  安安认真的点点头,“我会的、我会的。”

  “唉,这家人活得真累!”越文钦摇摇头,自己捧起碗喝起粥来。

  老爷子抬头看了孙子一眼,又瞟了越文钦一眼,自己再低头专心的喝起粥来。炸糕他没碰,喝了一大碗粥就一抹嘴出去了。

  乔大勇还是乐乐呵呵的拿了个炸糕陪着老爷子一块去上工,这是他们每天早上的惯常状态。当然,安安还是跟着平常一样,拿了一小篮子的炸糕冲去送给他师父。当然,青青这会儿,倒是想去帮二婶洗碗的,不过何氏怎么可能让她来洗,直接赶着她去读书。

  其实青青也真的有事要做,刚刚她只吃了一块炸糕,她是吃了那块糕之后,就一直喝粥,脑子里全是事。被何氏给劝退时,她也没有坚持,自己回了书房,她觉得自己似乎错失了什么。

  青青回房拿着胖子被杀案的记录,刚刚那切成八瓣的炸糕,她真的觉得自己的一定看漏了什么。回到书房,自己开始拿纸剪鞋印,三个鞋印都印在她的心里。当初现场的脚印也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拿着脚印在书房的空地上。

  “你在干什么?”越文钦干完活过来找她谈菜单的,不过看她在拿白纸脚印做着什么。

  “别进来!”青青没抬头,她还在摆着那些脚印。

  安安送完炸糕,因为衙门也没什么事,师父也准备出门了。他把炸糕让师父带上,就自己回来了。结果就看到姐姐在忙,忙拉住了越文钦,并对他‘嘘’了一声。

  青青没搭理他们,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先看祼露的房梁,然后盯着地上刚刚摆好的足印,最后,她拿起划粉在空地上划起人形。

  好一会儿,她站了起来,盯着那些脚印,手指轻轻的点着自己下巴窝。

  终于,她回过身来,盯着越文钦。

  越文钦退了一步。

  “姐,你又破案了?”安安眼睛一亮。

  “你不是冲进胖子房间的,你一直在那个房间;杀手跳下来,胖子推开你,你再冲回去。胖子腿不好,他回身不及被刺,所以,当时尖叫的人也是你!一个被刺喉咙的人,怎么可能会发出尖叫?胖子看你回来,扑向你,他要保护你。而你用手接住他,双手去接,你要他站着;杀手冲过来,一掌打到你的后颈处,那时胖子还活着,他看到了那掌,他用他仅存的力气来把你往回拉!你现在能活,不仅是因为你的铜片,而是他帮你卸了力。”青青看着越文钦,指着他,“杀手要杀的人,一直是你!”

  安安看着青青,嘴巴微张,一脸的呆滞。

  越文钦也呆滞了,低头看看地上的脚印,再看看青青,“你要喝点什么?”

  青青恢复了自己,然后脸一红,急急的准备去划去下面的图。

  “姐姐,这就是当时现场的样子吗?”安安踮着脚小心的跳进去,看着地上的一切。

  “当时的脚印很乱,而因为当时就抓到杀手,所以我也就没多想。现在重头看,细节!果然我忽略了太多的细节!”青青此时跟越文钦认识的那个乔家腼腆羞涩的那位大小姐了,不过对着安安,她还是能说话的!

  “哪个是胖子!”安安热情的看着地上的脚印,他还没机会跟着出过现场。

  “看到没,这个粗一点的脚是胖子,那个瘦一点的是越哥哥,那半个脚印是凶手……”青青慢慢的给安安说着现场的脚印,每一个脚印代表着什么。

  越文钦呆呆的看着她在教安安,他都相信,这一定是当时现场所有的情况,每一步丝丝入扣。

  “你当时在现场?”越文钦看着青青。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周末又完了,好伤感,我妈说,想想上学的孩子,人家天不亮都上学去了。我说,就像我没那时候一样。我妈说,那会儿,哪有现在这么难。你说,我妈怎么不拿我跟退休的她比比?

2019-11-17 18: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