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吃饭就是这么多盘子的

皂吏世家 leidewen 2048 2019.11.07 10:46

    晚上何家的餐桌上,包括安安都回来了,桌上简单的两个菜一个汤。一盘炒青菜,但除了青菜外,还散发了蒜蓉的香味;豆腐是先炸,后用黄豆酱烧的,边上还有几片透明的咸肥肉片。汤就是很普通的豆芽汤了,除了豆芽,也看不出别的什么。

  然后又端上一个大大的砂煲,里面是一大锅的腊肉饭,里面有鸭脯、腊肉、腊肠之类的铺满了饭上厚厚的一层。而越文钦把自己特调的酱汁小心的淋在了腊味上。热气腾腾的砂锅里一下子传来浓浓的酱香。

  “天呐!这是我们家的饭桌!”安安动动鼻子,有些惊叹了。

  何氏端了一小簸萝的略略泛黄的馒头进来,顺便给了儿子一下。然后把馒头放在老爷子的面前。

  “爹,这是小越给您做的,之前都迁就青青,现在您爱吃啥,说一声就成了。”

  “我要吃饭!”乔大勇看看馒头,然后坚定的指了一下饭锅。

  “都试试,总要试出大家的口味才是。”越文钦拿了小个小瓷花碗,把砂锅里的饭拌匀了,每人盛了一碗带着酱汁和各色腊味的米饭。而另一个浅碟里放上一个馒头,再每人用中碗盛了一小碗豆芽汤。每人面前都摆了这么一大排!

  “那个,我们家吃饭这么大排场了?”安安忍不住又惊叹起来。

  青青倒是很淡定,主要是,刚刚何氏才把她从书房里拉出来,脑子还沉浸在她刚刚的工作中。看到面前有个馒头,就把馒头撕了一半给父亲,自己拿着那半个小馒头小口咬着。

  “馒头为什么这么黄?”乔大勇看看撕了一半馒头有点疑惑。

  “对了,大伯,这是用豆浆做的,看着不太好看,不过我刚送了些回娘家,我娘都说好吃。”何氏看越文钦做了这么多,也发挥好女儿的感悟,成婚这么多年,第一次往娘家送吃的了。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在娘家抬头了。

  “娘,你往娘家拿东西还敢当着爷爷的面说,您真是……”安安无语了,觉得自己老娘真是二啊!

  “去,就兴你外婆往这儿送东西?”何氏再给了儿子一下。

  “唉,我会被你打傻的。”安安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后脑勺,但还是把馒头塞嘴巴里咬了一大口,嚼嚼,“好吃,甜的,越哥哥,你真是太能干了,馒头竟然也能做得这么好吃。”

  “你少吃点,将来不好减肥!”越文钦给他在空碗里放上青菜,转向了青青。

  青青跟平时一样,自己低头吃自己的。她手上的半个馒头吃完了,然后把汤喝了,准备放筷子时。越文钦默默的把小半碗腊味饭放到汤碗刚刚的位置。青青看看饭,有点疑惑,不过还是默默的拿起,扒了一口。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好吃!”

  乔大勇想说啥,不过被何氏按住了,嘘了一下。

  青青也不用人回她的话,笑着说完了,就笑眯眯的低头吃起饭来了。

  乔大勇默默的不时给女儿夹点菜,就看女儿乖乖的把那小半碗米饭吃了。而越文钦再给她盛了半碗清汤,她乖乖的也喝了。

  “祖父,爹,二婶,我吃完了!”青青放下筷子,乖乖的跟每个人都打了招呼,然后就回了书房,继续她的工作。她白天出去了,书铺还等着她快点干完了,只能用晚上的时间了。当然,就算白天没出去,她晚上也不会浪费时间就是了。

  “怎么不让我说话?”乔大勇等女儿走了,才瞪着弟媳妇。

  “你一说,她就不吃了。得趁她糊里糊涂时,自己把自己撑着?越哥哥,你大大的坏了!”安安果然聪明,从刚刚的越文钦投喂的样子,就猜得差不多了。

  “她应该不会撑着,东西都只有一口。”越文钦给他一个白眼,转向了老太爷,“老太爷,怎么样?顺口不!”

  “以后不用这么麻烦!”老爷子已经吃完馒头了,现在在扒饭,也没夹菜,很快就把他面前的食物都扒进了嘴里。

  “爷爷,越哥哥在问您好吃不?”安安表示祖父真的太不会说话了。

  “钱够不?”老爷子看到孙子,嘴角又抽了一下,果断的转向儿媳妇。他自己之前也管过家,买了这么多瓷器,定是花了不少钱的。

  “正准备跟您说呢,家里买了这些瓷器,还定了一个柜子,柜子还没结账。”何氏忙说道。

  乔爷点头!“回头让老大给你。”

  “为什么?”乔大勇本来正大口吃饭的,一听老爷子说让自己给,忙抬起头。

  “你请的人。”乔爷冷冷的说道。

  “好吧!弟妹,还要什么,我一并办了。”乔大勇结巴了一下,点点头。

  “越哥哥,为什么吃个饭要这么多碗和盘子?”安安双手捧着汤碗小声的问道。

  “因为吃饭就要这么碗和盘子啊!”越文钦耸了一下肩膀,自己喝了一口汤,吃了一口饭,点点头,“腊味真好,这个几乎就不用任何的调味就能做得很好吃。”

  “哪来这些东西?”安安点头,忙问道。

  “过年各家送的,我也不会做,挂在厨房上头的。我说送你外婆,被你外婆骂了。说一蒸一切就可以吃,我也忘记了。”何氏忙说道。

  “娘,你真是太马虎了。这都能忘了!”安安看着亲妈,一脸的无奈。

  “蒸腊味都是用来下酒的,咱们家谁爱喝酒?用来下饭?你们谁爱吃?”何氏还是一肚子气呢,听老娘的话,切了一蒸她也是做过的,不过做一两次家里人不说什么,当道菜,可是时间长了,蒸出来,乔家人碰都不碰,她能怎么办。

  “是啊,哪里知道还可用来蒸腊味饭呢?”安安点头,拉着越文钦,“越哥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要吃锅巴吗?”越文钦已经吃完了,看着小胖子。

  “你还做了锅巴?”安安瞪着越文钦。

  越文钦把那个大砂锅的盖子拿起,刚刚是他盛的饭,砂锅的四周和底都小心的留下,闷在盖子里。大家饭吃完了,砂锅里的米饭被砂锅的余温焖成了香脆带着酱香的锅巴。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我有没跟你们说过我单位办公室主任调走后,关于新主任的二三事?前提是,现在还没有新主任,旧主任走了,让在办公室工作时间最长的某姐先管着。然后我们单位应该有七个科室。目前就两个科室有科长,其它的中层全部空缺中。领导去争取了,争取回了两个中层的自主报批权。然后,集团的意思很明确,这是给一线两个部门的空缺,选你们得力的人顶上去。然后我们书记与某姐一块不知道怎么操作的,变成了直接选举办公室主任。我们这些办公室的人都不知道,就直接选举了,过程一踏糊涂,当然重点不在这儿,在书记的大力保障下,某姐顺利当选,公示时,选举程序有问题,被举报了,书记被约谈,然后回复是,虽有瑕疵,但不违规。可是问题是,也没说选举有效。我反正听得糊里糊涂的。当然,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这是背景资料,我们且听下回分解。

2019-11-07 10: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