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皂吏世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爱情

皂吏世家 leidewen 2054 2019.11.23 10:00

  “我这不问死者姓名的毛病看来得改了,那时西门大人表现得很正常啊!”青青记得那两个案子,都是意外,但铁大人看着都要疯了一下,非让她亲自取的证,再三验证。那两个案子的证据链都是她自己做的,百分百的铁案。而那会儿,她还和乔大勇一块聊天说这些富二代们真是不作不死啊!真没想到,这俩她手上惟二的两件意外案子,竟然都是西门家少爷。而能养出这种儿子的西门二爷,看来也不是什么聪明人了。

  “所以您不让我嫁,不是嫌弃西门家族受诅咒吧?”青青看着父亲,一脸狐疑。

  “当然不是,西门家族可是号称本朝建立之后,除皇室之外的第一家族。”

  “哈哈!其实西门家族本身就是个蠢货的家族吧?他们是第一家族,那么孔家算什么?”青青瞪着父亲,本朝除皇室之外的第一家族?脑壳是不是坏掉了!果然,父亲和祖父跟他们相比,聪明多了。至少,他们还知道规矩是什么。

  “所以,铁大人是蠢货中的蠢货!”乔大勇轻叹了一声,双手一摊,之前就觉得铁大人有点蠢的,铁大人以为他掩饰得极好,其实乔家父子谁又不知道呢?只不过,乔家人还真不是那气性大的,大家面上过得去就成了,没想到,他现在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那您这些年还帮他?”青青看着父亲,她记忆里,父亲和祖父都很尊重铁大人的。不过立刻,她笑了,轻轻的靠好,她用不着父亲回答了,这是他们的规矩与本分。他们才不管开封府的府台是谁呢,对他们来说,开封府是他们大家的,可不是什么开封府尹的!

  他们帮的不是铁大人,谁来他们一样的干活。当然,那位是蠢货的话,的确有点让人气闷。当然,在乔家看来,只要开封府尹也懂规矩,守规矩,那么,乔家就会按着这个规矩来做。当然,若是他们不守规矩,越了界,他们也会由他们去,死就死他们自己那一家人罢了。

  “好了,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对了,那个越文钦你也别太上心,一个被人追杀的人,背后一定很多麻烦事。你姑祖母的案子为什么你爷爷从来就没过问过?一个家族的传承是什么?懂规矩、守规矩!”

  “懂规矩、守规矩,我同意;就像我知道,律法是需要来遵守的,谁犯了罪,谁就要承受后果。有时,你们的“懂规矩”和“守规矩”是纵容了罪犯!也许背后的故事没那么多事,因为你们想多了!”

  青青瞪着父亲,她真的觉得这种规矩会让她窒息的,这也是她和祖父惟一不能相融的地方。祖父从不在意案子的真相,他守的就是乔家千百年来口耳相传的规矩。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乔家的规矩。而青青只喜欢真相,幸亏她是女儿,若是儿子,老爷子也许会气死。

  “好了、好了。我回去洗澡,你也该去泡泡了,泡完了,就睡吧!”乔大勇对着女儿和亲爹,他只有一个‘难’字,两个都是他的命,真的左右都是死啊!

  “谢谢你,爹!”青青起身拥抱了乔大勇。

  乔大勇笑了:“爹就你这么一个宝贝蛋,你开心的活着,就是爹最开心的事了。”

  “爹,其实你可以再成亲再生一个孩子的。”青青对着父亲笑道,“爹,我不介意。”

  “去!可不能让你娘听见。你娘的脾气不好,我敢有外心,她只怕会从梦里过来掐死我!”乔大勇对她做了一个鬼脸。

  “你一直跟我说,我娘特别温柔、腼腆,我怕生就是像她!”青青看着父亲。

  “是啊,可私下里,你就是啊!”乔大勇笑了。

  青青笑了,故意瞪着眼睛:“所以您不是因为忘不了她,而是怕她来找您!回头我给娘上坟时,告诉她。”

  “唉,你又害我。你是不知道,你娘吃起醋的样子能吓死人!我多看别的女孩一眼,她知道了都能拧掉我耳朵!”乔大勇笑了起来,看着青青,“唉,你这点别像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听到没!”

  “您放心,这点我一定跟她一模一样!我丈夫敢多看别人一眼,我也拧掉他的耳朵。我死了,他敢再婚,睡我的男人、花我的钱、还打我的娃试试,我真的会去梦中掐死他的!不过,若是孩子长大了,自立了,我会希望他能有自己的生活!”青青笑了挽起了父亲的手臂送他出门口。

  乔大勇低头看着她,自己‘噗’的笑了。拍拍她,自己长叹了一声,“唉,回头我得告诉她,你真跟她一样。这可咋办?”

  “她现在知道我长大了,就应该不会再为难你了。”青青对着父亲笑着,她真心的希望这位能忘记天上的那位,重新开始。

  “可是我不想忘记她!青青,我不想忘记她。我喜欢她拧我的耳朵的样子!所以,宝贝,你的男人也要这样,不管你什么样,永远只喜欢你一个人的样子。”乔大勇望着天,轻笑了起来,“青青,真可惜,你不记得她了。不然,你能画画她该多好啊!”

  “爹,有空时,你说,我画,我们把娘的样子拼起来。”青青笑了,一齐看向了天空。

  “你之前为什么不想画她?”乔大勇瞪着她,这么多年了,青青画画一直很好,自己竟然也没想起,让她画画自己的母亲。

  “因为我不记得她的样子了,你们都说我像她,有时看看镜子,也会想想她的样子。她像您一样疼我吗?”青青从来就没向父亲求证过这件事,她知道这家的人都疼她,但她却想不起那个女人的一切。

  “她在天上一定也很想你!”乔大勇轻叹了一声,看着天空,抿着嘴笑了起来。

  “不冷啊?”老爷子在北屋伸出一个头,吼了一声。

  乔大勇和青青一块笑了起来,乔大勇把她拍回了屋里,“真是,冻坏了吧!快去泡澡,你二婶烧半天水了。”

  青青泡在微烫的水池里还在笑,她好像有点相信爱情了!

举报

作者感言

leidewen

leidewen

今天我在省作协开会,内容还不清楚,主要是来见朋友。有个事,网络作者收入高之后,这些作者们都以亮稿费为荣,像我这种小透明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我是网络作者啊!你们说,我们老祖宗的谦虚谨慎都去哪了?

2019-11-23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