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青眼龙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练拳不练腿,如同冒失鬼

青眼龙裔 白龙月吟 3136 2020.03.21 15:09

  句句不离招贤纳士,这是恩贝托流露出来最多的意思,他的这般做派,自然是会令不少来参加的人萌生好感,进而会愿意相应之后青木家族的招募,但是这种做派摆到雷拉格的眼前,却只能够令他感到恶心。

  恩贝托在招贤纳士上表现得越是求贤若渴敬重人才,另一方面也就越是说明了他在对女儿亲事上面的不负责任,一句话说出来,就像是一张大饼,被不同的用意分成了若干部分,他对外人的偏向比例越大,反过来对女儿的倾向就会越小,在这一点上是无法辩驳的。

  尽管雷拉格心里十万分的厌恶这个道貌岸然的恩贝托家主,但是为了凯琳娜,为了罗兰德,他现在的身份并不是来自溪木镇的雷拉格,而是来自雪山村落的流浪剑士。面具底下,藏住了年少的雷拉格咬牙切齿的模样,恩贝托陶醉于自己的表演当中,并没有注意到那阴沉的斗篷底下,冷漠的面具背后竟是少年人热血激昂的怒目。

  四人再度分开站立,这样一来,便是各自沿着矩形擂台的四个角,从中间拉开距离。

  除了那个幸运得被撞飞来的人撞倒了对手而不是自己的斧盾战士以外,手持长剑的蒙面斗篷剑士、身穿重钢甲手持重锤重盾的重装战士、彻底脱下了皮甲裸露着黑壮上身以及后背上醒目刀伤的双板斧战士,这三人都是非常值得一看的重点。

  剑的威力已经暴露了一些,皮甲终究是护甲,寻常的刀剑可不是能够那样轻易就划开的。自己埋伏的杀招已然被揭晓,敌人却还有三个之多,而且这其中的两个都是难缠的高手,另外一个虽然没有暴露出太多,但既然留在了这里,怕是也不能不小心。

  似乎是冤家路窄,之前雷拉格得罪了那双斧的战士不少,又是毁了他的皮甲又是让他挂了彩的,这次分别站位四个角上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好站到了对位上。看来是很有可能自己将要被针对一番了,不过既然真的摊上事了,那么雷拉格并不怕却解决掉它,他虽然不喜欢麻烦,但要真是遇上事的话,他一定是最积极主动解决问题的那一类人。

  似乎是感知到了他们两个双持战士之间的锋芒,于是重甲钉锤战士面朝着斧盾战士,用钉锤拍打了几下盾面,有着发起挑战的意思。

  “比赛重新开始!”

  恩贝托家主发出了开始信号,台上的四人也分别交叉错开了一下,两组分开对打,各站半块擂台场。看这样子,他们四个是达成了一种以单挑制为晋级方式的默契,两人一组败者淘汰,最后决出优胜者。

  该说……这黑胖子,有些太托大了吗?

  他这个速度全场最慢和全场最快的雷拉格单挑,这可是让他的一身力气没处施展的啊!不过人一到了气头上,便很容易分辨不清可以不可,一切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觉得我可以我能行,这是人生的一大错觉!

  两组分别单挑,这让雷拉格少了一份提防旁人的杂念,全心专注对付一个虚有攻击力,却跟不上速度的傻大个儿,这还不是任由他拿捏?身体左挪右移,从各个刁钻的角度进攻,让对手防不胜防。

  一道道剑影划过,一朵朵剑花旋出,雷拉格的剑虽然快,但是严格意义上讲,还根本称不上精妙绝伦,但是那点不足又有什么关系?对手同样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否则也不会为了青木家族的招婿而趋之若鹜,尽管雷拉格的剑术仍有破绽,但是敌人无法利用的破绽算不得破绽。

  雷拉格剑势迅猛,攻得对手心生畏惧,不得不收回防御,把双斧架在身前抵挡雷拉格这把长剑的削砍。

  出自大师之手的乌木铁合金长剑,又怎会是一般铁器能够抵挡的?

  乒乒乓乓一阵攻击碰撞之后,虽然雷拉格的长剑还没有招呼到对方的身上过,但是那一双铁质板斧,上面创伤划痕简直是触目惊心!斧面上或浅或深足足几十道划痕,一眼数不过来,较浅的地方留下的是打磨不掉的血槽,较深的地方甚至让人怀疑那是铸造兵器之时刻意为之才能够留下的,其中最深的一处甚至被劈进去了一半的厚度!而且,不单是斧面上,斧刃上面也被剑尖碰到过几次,对砍之后留下了醒目的卷刃。

  反观雷拉格手中的长剑,并没有半点的磨损,已经银光闪亮,熠熠生辉。

  钢铁之躯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肉体凡胎?雷拉格的这把长剑,砍在铁斧上面,尚且是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更何况要是切在人的身上……这不禁,令看到这里细节的人,联想到了自己家每天切面包片儿时的情景。

  没错,要是切到人身上,应该就像是拿着锋利的小刀去切面包的感觉一样,而且还是那种柔软美味的优质面包,干硬面包可绝对不能类比。

  见识到长剑厉害的黑脸壮汉,此刻正是骑虎难下,刚才还想向着那个阴沉的面具家伙报复一场,此刻却是被自己的恐惧果断打脸,简直是火辣辣地烧疼。双眼惊恐地看着自己双手当中将要废弃掉的一双铁斧,再抬头看向结束一场进攻而重整态势的蒙面人,灰黑色斗篷底下手里握着的那把银白色长剑,他可绝不想让那把长剑再往自己的身上招呼,哪怕一下。

  可是,就这样认输吗?那样面子上怎么能过得去?身为武者,是讲究颜面尊严的,可以战败但不能投降。更何况这是台上台下观众众多的擂台上,要是轻易就跪了,是要给多少人笑话?想到这里,他所幸扔掉这双不能用的板斧,直接张开双臂,朝着雷拉格扑了过去。

  这黑汉子,倒是不傻,居然想到这种做法,既能够保住自己战士的尊严,又能够弦外之音地向自己求饶,藏在面具之下的雷拉格不禁莞尔。既然对方有服输的意思,雷拉格自然乐得接受,但是究竟该怎样去接受,是否需要伤到对方,这还需要另一个试探。

  雷拉格悄然隐匿了左手,用右手拿剑,朝着对方直刺过去。

  如果对方是真心求败的,那么雷拉格便会在不伤到他的情况下,用剑架住他的要害之处,宣告战斗胜利。如果这黑汉子在耍心机,那么,也该让他试试匕首的滋味了。

  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再次发生了出乎意料的转折,那黑壮汉子,竟然完全不避雷拉格的长剑地发起进攻,这是以气势压人,以命搏命的手段!比武招亲却不是生死决斗,竟想到用这种手段去赌,要么雷拉格杀了他,要么雷拉格落败,只有这两个选项,别无其他。

  因为之前雷拉格本可以杀了他,却临时收手,最后才只是给他留了一道浅伤,就因为雷拉格那时候没有要了他的性命,所以现在他反过来以此为兵器,逼迫雷拉格要么杀他要么认输。能够使出这种招式来,可以看得出来,这黑壮汉子绝非愚钝憨厚之人,非但性情暴戾而且心狠手辣!这种人,虽然好武者的面子,但是却没有武者的品德。

  这种人竟然会来参加比武招亲,这令雷拉格对恩贝托的火气燃烧更盛,简直就想要杀了这个黑壮汉子,以泄私愤。正是有心想要把长剑照着对方躲避不开的胸口刺上去,叫他落得个一剑穿心而死的下场。

  恍然间,雷拉格忽然注意到了,对方的双腿。双臂张开向着自己扑了过来,形成了强力的攻势,而双腿却是为了要支撑上盘,而导致了下盘空虚,破绽大开有的是机会可以利用。又想到了昨天晚上,戴安娜威胁豪格时所提到的,射裂对方膝盖的说法,于是计上心头。或许,就从对方的下盘进攻,将他击倒在地站立不起,让他所谓的面子尽数丧失,或许更好。

  之间雷拉格剑尖下指,并没有要攻击对方上身的意思,而是向下对准了对方。要砍了双腿,那还能得了?占了身材单薄的好处,雷拉格的身法速度,可是要比对方快上不少的,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将剑的攻击方向调转一回。

  这下子,板斧战士非但不能扑倒雷拉格,反而会被雷拉格的银质长剑给砍断双腿。

  想着双腿被砍的下场,那真是越想越害怕,于是板斧战士便彻底畏缩了起来,想要收起进攻的势态,转而逃离雷拉格的攻击。

  他这么一怕一逃,简直是正中了雷拉格的下怀,这长剑要砍他的双腿,只不过是个虚招,真正的目的则是降下身体重心,朝着对方的下盘,假作刺出的长剑返向回拉,换作双腿一个滑铲攻了上去,然后双脚用力,分别朝着对方的两个膝盖狠踹了上去。

  “啊啊啊!!!”

  这两脚踹上去,可是当真不轻巧的,只打得对方双膝剧痛难忍,又酸又麻,顿时失去了站立的平衡,跌落倒地。

  而雷拉格则是借着踹到对方身上之后的反作用力,向后弹出,没有被对方倒地时压倒。然后停止了在地面上滑行摩擦的雷拉格,从新控制好身体站立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痛苦倒地的黑壮汉子,面具下流露出来的满是不屑和嘲讽,右手伸出长剑,压在了板斧战士的后脖颈上,明白彻底地宣示着胜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