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青眼龙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使钉头锤的圣骑士

青眼龙裔 白龙月吟 2805 2020.03.22 20:42

  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被人家摁在地上摩擦那种。

  与雷拉格这边精彩多段的变招不同,另一边的战局完全是基础实力的压制和体能的消耗,最后是由使用钉头锤的重装战士获得了消耗战的胜利。传统战士对决的体能消耗战当中,装备越重也就意味着在进攻防御上消耗的体能越多,所以对付比自己装备更重的敌手,磨血消耗战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不过,大体上的规律,并不能够完全通用于任何个体,就比方说这个钉锤战士,很显然他就是一个体能特别好的家伙,身穿重装,居然能比自己装备轻巧的战士消耗体能更慢。

  有眼尖的人看出了些许门道,这个使用钉头锤的重甲战士,在格斗当中更多地在使用盾牌撞击,而用钉锤挥砸的次数很少,起初人们都以为他是因为要顾忌比赛规则,不能伤到人命,所以有所克制没能发挥全力,但是后来才逐渐发现,他这样做是有窍门儿的,在用盾牌和身体撞击的时候,他能够用较少的体能来换取对手更多的体能和撞伤,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占尽了无论装备还是体能的全部优势。

  蒙面剑士那边是取巧获胜,处处险象环生,而钉锤战士这边,则是稳扎稳打。两边场上对决方式不同,这使得台上台下观众们的兴趣被很大程度地激发了起来,而且对接下来,这蒙面剑士与钉锤战士一奇一稳之间的对决,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甚至有机灵精明的商人,见此时观众看得正欢,把原本酒店、赌场的赌博搬到了这里,人到了兴高采烈的时候,尽管不是赌徒,也很容易受到情绪的感染,并不太注重收益与否地纯粹想要试一试自己的眼光或手气。

  同样是赌博,赌徒是拿运气搏金钱,而寻常人不过是图一个乐趣。而只要时机合适,这种大众心理就会成为商家眼里,比熟客更大的商机。

  “请吧,剑士先生,让我们一绝胜负!”

  钉锤战士举起武器指向了雷拉格,发起了决斗挑战,声音浑厚刚毅。方面大耳厚嘴唇,略显蜡黄色的皮肤,再加上低沉的嗓音,给人以沉稳的感觉,如果不是刚才拿手持双斧的黑壮汉子给大家带来了不少的惊喜,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印象,相信很多人就会因为面貌而认为这个重甲钉锤战士就是一个老实正直的人,对他萌生不少好感。

  “请。”

  雷拉格同样把剑势摆好,对准了钉锤战士,严阵以待。雷拉格这么一开口,相当地出乎众人的意料,本以为面具下的人应该是一个阴沉的家伙,说话声音阴阳怪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一开口却是底气中肯富含朝气的少年人。

  帮帮帮地三声,钉锤战士敲打了三次盾牌,示意对方来主动向他进攻。

  雷拉格的剑术是以攻为守,压制对手应对不及,自己只需要保持进攻优势便好,用不到去担心防御。而这位钉锤战士,他的作战方式却是以守为攻,通过自己坚实的防御来消耗对手,最后占据优势,碾压对方。

  到了这种时候,雷拉格也不得不准备好后手了,左手里显得占地方的匕首重新插回了腰间的鞘中,一方面是为了更方便用剑的动作,不用顾忌匕首会不会妨碍到自己,另一方面也要及时准备好搓火焰了。

  比武招亲并不反对使用魔法,虽然魔法师绝对看不上这种比武招亲的活动,但是一部分或一些魔法的其他职业者,是会对此产生一定兴趣的。

  本着能不暴露太多手段就不去暴露的出发点,雷拉格并没有立即亮出自己的火焰,而只是空出来一只手做准备。

  “果然,这把剑才是你的真本事,终于可以酣战一场了!”

  钉锤战士笑道。

  “呃啊,接招吧!”

  雷拉格将剑直于身前,向前发起了突刺冲锋,攻势迅猛来势汹汹,剑尖直刺对方胸口。这样明显的进攻,往往并不能成功刺穿对方的心脏,但是却能够起到很好的投石问路作用,通过这简单明了的一攻一守,来探知对方的虚实。

  因为没有交过手,所以雷拉格需要试探一下钉锤战士的敏捷和反应,但是钉锤战士却是对面具剑士的这把银质长剑有着一定的了解,方才竟然有发生长剑砍坏战斧的反常现象发生,就足以说明了这把剑的威力。以钉锤战士的军方背景,要修补一面盾牌并不是难事,但是要在对决一开始就被人家给坏掉盾牌,这可就太不利了,所以赶忙使出卸力的技巧来,减少对方长剑对自己盾牌的损伤。

  剑尖在盾牌上面划了一下,然后触之即离,雷拉格又再次撤离到了距离对方有一定的位置,自己防具少而对方装备多,这种情况下贸然近身,只会使自己陷入被动之中,所以要控制好距离长度,发挥出自己灵活性的优势来。

  剑尖划过盾面,之后在原来的盾面上,留下了一道赫然醒目的划痕。

  这一幕无疑是很精彩的,但是此处大放异彩的是雷拉格手中锋利的银质长剑,而并不是他本人的实力。在这一场交锋当中谁都没有占到好处,双方只不过是才第一次交手试探。

  紧接着发起第二次攻击,第三次攻击,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雷拉格不断变换着攻击的角度和方式,不断地使对手疲于应付,无力还击。

  另一方面,钉锤战士也是动着以逸待劳蓄势待发的想法,想要先耗尽雷拉格的体能。

  一番交手下来,雷拉格何尝不知道对方动的这点心思?这样让对方消耗自己可不是办法,不过你既然想要以守为攻,也要先看一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领能够守住,守不住敌人攻击的防守,便是纯粹的被动挨打!

  之前对付板斧战士的时候,雷拉格用的是脚踢,破起下盘稳固,这时候,雷拉格就要用到拳打,攻其上身不备。

  说起人的上身,那里最是没有防备呢?身体上有着钢甲钢盾守护,但是头上却没有戴头盔面罩等物,或许是为了不妨碍听觉,或者只是为了露一下脸而已,不过既然脸都露出来了,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是一次打脸的好机会?

  雷拉格假意用剑攻击,然后借着对方迎击的力道弹起,接近对方上身,然后趁着对方钉锤和盾牌沉重,无法做到能够及时举起防御头上,左手出拳一击,朝着对方的右脸重重地打了一拳,然后再机敏地翻了一个筋斗,撤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脸上被狠狠地砸了一拳,这非常疼,所以钉锤战士也顾不得防守消耗了,挥舞起钉锤照着雷拉格的面具攻了上去,这不动气还好,一旦动气竟然完全不顾防御,一心只想要把对方的面具给打落下来,好让对方隐瞒身份的计划破产。

  钉锤战士这么一进攻,顿时防御漏洞大开,为了把钉锤砸过来,盾牌的格挡自然被偏移到了一边,以雷拉格的攻击速度,他是来不及重新现举盾防住的。雷拉格用了一个巧招儿,先把剑身落下来,然后再从左下方向着右上方提起手腕儿。

  选择这种挥剑,最关键的并不是攻击力,而是正好能够避开对方钉锤和盾牌,从中间指向对方咽喉的轨迹。

  自下而上一道银光划过,等到钉锤战士认为就要进入攻击距离的时候,比他的钉锤攻击距离更长的剑已经架住了他的咽喉。

  这次交手,他输得很冒失,不知道能不能输得服气,但确实是有够遗憾的,原本以他的实力是可以和雷拉格拼杀更久,但是贸然进攻却影响了他的发挥。

  “再来比过吧,方才我的激将法确实是下策,这样靠计谋而不是实力取胜,取巧的成分太大,这样的结果难以服人也是正常的。”

  “呼!”

  钉锤战士叹了口气,然后脸上不再是怒气,而是微笑了起来。

  “愿赌服输,这一剑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它的轨迹远超出了我的预测,哪怕是重新来过,我想我也防不住兄台这么精妙的剑术啊!更何况,我是一名骑士,骑士有骑士的荣耀,对于秩序与礼节有着强烈的信仰,失败却不承认,这种不诚实、不道义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