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青眼龙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灵活的长枪

青眼龙裔 白龙月吟 2670 2020.04.04 19:17

  “本场比赛,由狂战士波克,对战长枪手斯迪安!”

  下午场的半决赛拉开帷幕,裁判员才刚一宣布比赛开始,狂战士波克便挥舞着巨剑短斧向对手冲了上去,正所谓一鼓作气,狂战士这一职业就是凭借着一股子气势,来从斗志上压倒对方。虽然在其他职业眼里,这种贸然进攻的做法有些莽,但是狂战士,可不就是一种很莽的职业吗?

  见到狂战士向自己冲过来,长枪手并不慌张,将枪尖对准了冲过来的狂战士,左手虚握住枪身,右手紧攥住枪杆尾部,朝着向自己奔过来的狂战士一顿凶猛连扎。

  双手剑的攻击距离很长,但是长不过特意加长之后的枪杆,被长枪手左右连戳,因为狂战士没有盾牌格挡,所以躲闪起来相当费劲,这开头猛冲的气势,也随着停步躲闪枪尖的攻击,而被对手给瓦解掉了。

  长枪手凭借攻击距离的优势,后发先至,一寸长一寸强。

  狂战士双手持兵刃,上盘强势,但是下盘则相对空虚,为了方便攻击而没有选择穿重甲的狂战士,尤其是腿部防御薄弱,这在长枪手的眼中,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绝好机会。

  斯迪安长枪连抖,将攻击的重点从波克的胸腹逐渐下移,最后锁定了对方的双腿,然后突刺连袭。狂战士的下盘不仅因为没穿重甲而防御不足,更是负担着上身以及两把重武器的关键,所以狂战士这种职业,就相当于一枚陀螺一样,上宽下窄,却又非要依靠下边的弱小来支撑地面。

  波克无奈,只好将武器放低下来,格挡对方的枪尖攻击。

  这下子波克下盘防御刚刚弥补过来,上盘又空虚了下来,斯迪安轻蔑一笑,又将枪尖的攻击指向了对方的上半身,令波克的双手疲于奔命、救应不及。

  每当波克稍微追上,斯迪安立刻将攻击的位置变换,这种如同戏耍一般的打法,渐渐让观众们看出了乐子。观众的气氛感染到了波克,虽然疲于招架令他来不及去思索那么多,但是受到了鄙夷和嘲笑的感觉,却是提醒了他现在的状况。看着斯迪安那微微扬起的透露着得意的嘴角,波克的暴躁脾气更是被加了一把火,杀气已然被引起。

  只见波克抓住一个空档,将左手中的短斧,直接朝着斯迪安的头颅投掷了过去!

  这一记飞斧可绝不能硬吃,那可是要脑袋开花的!

  于是,斯迪安赶忙放弃了攻势,侧开身体躲过了这一飞斧。短斧没有劈中目标,继续向外飞出,直到撞上搭建的观众台地基,斧刃钪锵一声在砖墙上面留下了一道刻痕,然后才掉落到地面上,发出咚咚的坠地声。距离斧头劈中位置较近的观众,无疑是身上冒了一阵冷汗,生怕刚才拿一斧头稍微往上一点,伤到了自己的身体。

  “哼,如此不知廉耻!竟然使出这般下作手段!你可还配称作武者?”

  斯迪安见状,立刻抓住几乎,朝着使出飞斧的波克破口大骂。白原武者,都是以手握武器作为规范标准,投掷武器这种西方野蛮部落的战斗方式,在身处帝国内部的白原领这里,是严令禁止的,使用飞斧这种手段,被看做是阴险毒辣。这种阴险毒辣与兰格尔的下手狠毒也有不同,下手狠毒顶多是招式很不仁德,可使用投杀这种旁门左道,那就是摆明的心思歹毒了。

  波克这一招不齿的名声一旦传出去,可是要受白原领及其周边地区所有武者的嘲笑和厌恶,斯迪安当然不会放过这一条可以不战而胜的机会,只要能够当即就掀起舆论,至少波克继续参加比武招亲的资格是没有了。

  但是,斯迪安此时有些太想当然了,投掷武器固然为武者不齿,但是在场的观众当中,武者又能占多大比例?更何况即使是到场的武者,很大程度上也都是一些没有正名的闲散人,正道武者毕竟要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这些闲散人未必就真的把正道武者的标准看得有多重。

  正道武者讲究颜面,所以对投掷武器这种做法深恶痛绝,可是连生活都发愁的散兵游勇,颜面对他们来说却当不得饭吃。

  斯迪安的目的达成了吗?

  在场的观众确实是关于波克的这一招飞斧,激烈讨论了起来,但却是各执一词的众说纷纭,并不是像斯迪安期望的那样,所有人矛头指向波克,令他直接因为名声臭而淘汰。

  计划没能得逞,令斯迪安有些遗憾的同时,也重新准备好了战斗状态,只不过是要再多花一点儿时间和精力去打败对方而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时,波克却改变了战斗架势,因为斧头被弃掉,而改成了双手握剑的状态。这样用两只手来控制巨剑,就不会再显得笨重,可以做到将巨剑挥洒自如,比起之前双手各执兵器要灵活得多,更适合来对付斯迪安这种灵活的枪法。

  斯迪安看出了波克转换架势的用意,眯了眯眼睛,这狂战士果然是有些门道的,并不是在一味地瞎莽,该弃车保帅的时候也并不含糊。

  再开始新一轮的交锋,波克的反应能力明显地比之前要快上不少,双手控剑已经可以勉强追上了斯迪安抖枪的速度,双方你来我往厮杀一阵,竟是不分高下。

  这时候就反过来轮到斯迪安头疼了,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波克从逆风向追上来,自然状态良好,但是斯迪安失去了优势,心里难免会觉得憋屈,想要急于找回优势来。有人会着急误事,但是有的人却能够急中生智,斯迪安这么一着急,突然间计上心头,这就急出来了一个办法。

  只见斯迪安再次转变了攻击方式,将枪尖可这劲儿地只对准了波克的双脚,一顿猛扎杀了上去,长枪连袭比起巨剑终究是要快上一些的,尤其是进行点攻的时候,攻速要快出不少,巨剑适合劈砍却绝不适合突刺,更不擅长防御和格挡突刺。

  斯迪安这一波猛攻,直逼得波克不得不放弃了用剑,通过双脚的不断跳起来躲避对方迅猛的突刺攻击。这种躲避方式很实用,但是表现出来却有些滑稽,观众见了之后,觉得就像是杂耍团一般,纷纷拊掌大笑。

  波克这一仗,可真是打得一场狼狈,丢脸丢大了。

  斯迪安见成功带出了节奏,这就再次使出了真本事,枪托甩击,猛然抽回了突刺的长枪,枪身沿着虚握的左手向后滑了上去,最后斯迪安手握住枪头距离枪尖很近的地方,身体用力猛地旋转一周,枪尾借着旋转一周的巨力打回来,朝着波克的小腿猛砸了上去!

  别看长枪不重,而且枪杆也不挂锋刃,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棍子,但是这样猛旋一周继续的力度,一瞬间全部爆发在了波克的身体上,这一下打上去也是不轻的。

  啪!

  只听一声略带闷重的拍打声,枪柄打在腿上,波克站立不起跪倒在地,并且……

  “呀啊啊啊啊啊!!!”

  听着一声痛呼,绝对是打得不轻啊!保不准这一条小腿,就是被枪杆给打折了!

  波克跌倒在地,虽然双手还握着巨剑,但是却无法平衡控制,斯迪安将手中长枪上下兜了个圆,调转过来枪尖指着波克,双手握着枪杆,一副刺敌人于枪下的姿态。然后,趁着波克仍未反应过来,顺势乘胜追击,将枪尖架在了跪在地上的波克的下巴上,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我赢了!”

  波克虽然心中不服,但是此刻自己的性命已然被对方握在手里,口上不服不行,无奈只好答应认输,然后双手拄着巨剑,一瘸一拐的走下了擂台。至于巨剑在地面上留下的印记,此时也已经没人再会去找他麻烦了,这样落水狗般的瘸腿,别人只怕沾了他身上的晦气。

  这时,恩贝托走了出来,站到台前向观众讲话。

  “多谢诸位的捧场,比武招亲到此,已经只剩下明天上午的最后一场总决赛了,到时将会在斯迪安先生与罗兰德先生之间决胜,胜者就将会成为我青木家族的乘龙快婿,迎娶我可爱的女儿,凯琳娜!”

  恩贝托不忘及时出来,自己露一下脸。

  雷拉格见了恩贝托这般丑恶嘴脸,目光再度阴沉了一分,听得恩贝托现在在这里眉飞色舞地说着凯琳娜的名字,只令他心里的怒火烧的更加旺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