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1.15上架
  • 7.45

    连载(字)

15位书友共同开启《穿越之懒妻小鱼》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御楹媝笙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3688 2019.11.15 00:02

  人人都说娶妻不娶伏弟魔,嫁人不嫁凤凰男。

  可胡小鱼偏偏就是一个伏弟魔。她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出身北方农村的小县城,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大城市里打拼,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磨灭了她所有的激情与热血。

  在公交车上胡小鱼努力保持着平衡,结束一天忙碌工作的人们纷纷卸下了伪装,脸上透漏出麻木与疲惫,或闭目养神或沉浸在手机中。

  她也透过窗口看向外面的川流不息的车辆,心里却想着方才母亲的那一通电话,母亲问自己有没有发工资,昨天弟弟学校又要钱了,父亲又不小心伤了腿根本打不了工,希望她能帮衬帮衬家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看到家里的来电她都有种窒息的感觉。她十分清楚家里情况困难,父亲年纪越来越大出去打工也赚不到几个钱,母亲又要常年吃药看病,弟弟上学要交学费等等。每次发了工资她都想着要大吃一顿,可也只是想一想,除了留下自己的房租生活费其他都要汇回家里去。若是汇款晚了几天,母亲就会像方才电话里一样又哭又闹直到她妥协为止。

  看着同龄的女孩子每个月买新衣服、化妆品、包包、鞋子等等她也会羡慕,可是没有人在意她喜欢什么。其实她特别喜欢旅游,可是手里除了生活费其余的钱都要打回家里,根本不可能出去往,于是常常在网上看别人发的旅游照片,然后保存到自己手机里,这样就像她也去过一样。

  这些她都可以忍受,父母生养自己一回,现在她工作了供养父母也是理所应当的。可她最抵触的是母亲经常灌输她要嫁给有钱人的想法。

  大学时她也交了一个男朋友,是她暗恋已久的上一届学长,两人都是农村出来的,确认恋爱关系后两个人一起规划今后的生活,想要在大城市打拼然后组建一个小家庭,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还房贷。

  当她将男朋友带回家后,父母像是查户口一样把他的家庭情况问了个遍,面对她父母的咄咄逼人与冷嘲热讽,男朋友带着最后一丝自尊心,平静地同她分了手。

  自此以后一旦有人向她表白,母亲都会嘱咐她提前打听出对方的家势以及工资多少,一定要有车有房才配得上她。可她不过一普通的农村女孩,每个月拿着几千块的工资,凭什么要求别人更优秀?!

  母亲的那些条件对于她来说,恐怕只有做别人的二奶才会实现吧。

  现在再听到这些话她已经不反驳了,因为没有用,和家人根本说不通的。只有一个感觉,累,心累。她甚至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尽头。她还很年轻,心却早早地苍老了,仿佛看尽了人生的庸庸碌碌,逼得她只想逃离。

  好像网上说的那样,有的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九十岁才埋。

  下公交车后又走十几分钟才能到家,一进门她就脱下高跟鞋并放下包,卸下伪装和束缚,双脚踩到地上,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一些。

  走进厨房想要做点晚饭。可一踏进去,一股馊味扑面而来。合租的女孩又将吃剩的锅碗随意堆在水池里。她有些生气地来到女孩的门前,想要提醒她不要每次都将厨房弄得乱糟糟的,刚要敲门听到里面传来女孩与男朋友腻歪的声音。

  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好可怜,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厨房洗刷了半天终于打扫干净,但此时她已经什么都不想吃了。

  于是在浴室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回到房间后看着这个不大又阴冷的朝北小次卧,这里就是她最温暖的港湾,只有在这里她才会身心都放松。拿出那件她用了一个月奖金才买得真丝吊带裙。平时舍不得穿,犹豫了半天一狠心换上,站在镜子前臭美地转了几圈,裙子很美。

  镜子里的少女一头红棕色及腰波浪长发,纤细的腰际盈盈一握,素白的脸上有两个醒目的黑眼圈。这招摇的头发为她带来许多麻烦。其实她不过是天生的红棕色卷发而已,每次都被老师点名,经常给人一种性格很外向火热的感觉,但她真实的性格有些内向甚至无聊。

  她苦笑了下,然后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头发,也不管干没干透直接躺到了床上,拿起枕边的那本山海经,借着床头的小夜灯慢慢地翻看,不知什么时候便睡熟了。

  忽然耳边传了阵阵流水的声音,她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她一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周身环绕着流动的泉水,如同身处海底世界一般。可是她丝毫感觉不到压迫感甚至可以自由的呼吸,这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看着眼前渐渐迫近地水波,荡漾的水面散露出斑驳的月光,美轮美奂。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用指尖轻轻一触,刚一碰到水面,突然,整个水面开始剧烈翻滚,水从指尖迅速往下蔓延,从指尖到手臂,最后将她整个人都卷入了水中。

  她根本不会游泳,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不清,整个人在水里不停地扑腾,可是还是有大量的水呛入口中,此刻拼命扑腾想要把头露出水面,可是一露出头还没喊出救命的‘救’字就又沉入水里。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她感觉已经快要窒息了。

  难道她要成为第一个在梦中被淹死的人吗?

  不要啊!

  方才震惊之下不觉得怎么,现在怎么感觉这水寒冷彻骨呢,她的手脚越来越僵硬,任她怎么挣扎也够不到水面了。渐渐地她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心想难道她真的要死了吗?

  在她迷离之际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里好像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对父母她已经倾尽所有地去报答了,对弟弟她也是照顾有加,这样的人生忙碌地让人疲惫,死了便死了吧。

  念头一起她便认命地闭上眼等待生命结束那一瞬的到来。

  ······

  “爹,都已经两天了,娘怎么还不醒过来啊?”一个稚嫩的女声说道。

  娘?谁在说话?难道她没有死吗?

  胡小鱼只觉得整个脑袋疼痛欲裂,尤其是太阳穴的位置,一突一突地跳动。喉咙又肿又干,似乎快冒烟了,而且她感觉浑身冷得发抖,眼皮黏在一起怎么也睁不开,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啊。

  忽然额头一轻,随即一只带茧的大手贴在她的头上,手掌只是稍作停留就拿开了,又在她的额头放上了一个用凉水打湿的毛巾,冰凉的毛巾瞬间缓解了她的头痛。

  只听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身边响起,“念姐儿别担心,村里的朱大夫说今晚应该就会醒来了。”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她不是你娘。”

  “她就是我娘,奶奶告诉过我说娘之前就是······哎!醒了醒了,娘醒了,爹你快看!”

  胡小鱼一睁开眼睛,进入眼帘的就是凑到她面前的小黑娃,浑身脏兮兮的,枯黄的头发还梳着两个冲天揪,那双黑色的眸子却格外亮,正一眼不眨地盯着她。

  见她终于醒来小黑娃高兴地一下子就要扑到她身上,可还没有挨到床边就被一旁的男人拦住,开口道:“念姐儿,先去把灶台上热着的药端来吧。”

  “哦,好。”小黑娃答应一声就跑出去了。

  胡小鱼侧过头想要看清男人,可是他背对着窗户逆光站立,只能看到他身材魁梧。男子两步上前,双手拥着她的肩膀一下子把她扶起来,让她半靠在床头。

  不想胡小鱼现在浑身无力,根本靠不住。男子便坐在她身后半拥着她,这样才算坐了起来。可还没有等她打量男子忽然觉得身上一凉,低头一看,原来盖着的棉被滑落让她上身露了出来,原来她还穿着那件真丝吊带裙,而且这个吊带裙设计得十分前卫,低胸露背贴身,平时自己在房间里穿倒无所谓,可现在她身后还贴着一个陌生男人呢。

  胡小鱼一时情急,剧烈地咳嗽起来,连带着喉咙火辣辣地疼。

  男子也是一愣,手忙脚乱地把棉被拉起来,一把将胡小鱼整个抱起来,只露出一颗脑袋。右手在身后扶着她,左手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过一只碗,里面装着半碗温开水,将碗递到胡小鱼嘴边说道:“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吧。”

  她也终于看清了男子的长相,棱角分明地脸庞,剑眉星目,身穿褐色衣衫显得整个人黝黑结实,一时竟看不出年纪,他抬起的手臂肌肉形状明显,幽深漆黑的眼眸倒影着她的面容。

  男子见她一味地盯着自己看,于是将手里的碗又往前递了递,示意她喝水。

  突然的动作吓得胡小鱼往后一缩。这个男子浓眉微皱的样子让人不自觉地有些惧怕,她想要伸手接过可是双手被裹在被子里拿不出来,只好就着男子的手喝了起来。

  喝了些水后,她总算舒服了些,喉咙也不那么疼。

  趁着男人回身放碗,她打量了这个屋子,似乎是个土坯房,一抬头就是木头房梁,南边就一个小窗户,整个屋子黑漆漆的,而且屋里除了她身下的床和一旁的桌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家具。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了一圈,最后确认这个地方她根本不认识。

  她又看了眼男子,还是有点怕,犹豫地开口问道:“这是哪里?你是谁啊?”不成想一出声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简直嘶哑地不成样子。

  男子低声说道:“这里是三溪村,前几日你落水被我救起,不记得了吗?你放心,等你好些我就去找你的家人接你回去。”

  正说着方才出去的小黑娃端了碗药,四平八稳地走进来,一副熟练的架势,咧嘴笑着说道:“娘,快喝药吧,我已经试过了,不烫。”

  三溪村?娘?

  就算胡小鱼再怎么见多识广,此刻也没办法淡定了。什么情况?她不就是睡个觉吗,先是莫名其妙地做了一个梦,然后又差点被淹死,现在又到了个鬼知道什么地方的三溪村,还成了别人的娘!

  眼前的一切她都接受不了。

  男人接过小黑娃手里的碗再次递到胡小鱼嘴边后,可是这次她没有乖乖张口,反而闭紧了嘴巴,一脸的抗拒。

  不管这到底是个什么光怪陆离的梦还是其他东西,她都要回去。

  既然是做了梦来到的这里,那就再做个梦回去好了。于是从男人怀里挣扎出来,开口道:“你们都出去,我要睡觉。”

  男子见状一愣,不过也没有多言,顺势起了身,将药碗放在桌上叮嘱她记得一会儿喝掉,然后拉着不愿离开的小黑娃一起出了房间。

  两人一走,屋子里安静得渗人。胡小鱼躺在床上,紧紧抱住自己的肩膀,一边流泪一边在心中默默祈求老天爷不要同她开玩笑,让她回到原来的地方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