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3549 2019.11.17 00:31

  坠入河水中的胡小鱼,瞬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冰冻了,手脚控制不住地打颤。根本无法呼吸,只要一张嘴就灌进许多河水。

  她拼命地向下扑腾,双手不停挥舞着,想要寻找那个送她过来的诡异水圈,不停祈祷着它快点出现,让她回去。

  可是,没有。

  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没有找到,沉入水底后耳膜轰隆隆地在响,而且她呼吸越来越困难,视线越发模糊,心中的失望几乎将她淹没。

  就在她意识消失之前,隐约感觉到一个身影来到她身边,结实有力的双手将她抱在怀里,奋力地向着水面游去,之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次胡小鱼没有上次那么快醒过来,她一直浑浑噩噩的,仿佛困在一张漆黑寂静的大网里,挣不脱也醒不过来。而身体在受凉后更是不停地痉挛抽搐,一阵一阵撕心裂肺地剧痛侵袭着她,可无论无何也逃脱不了。

  忽然,一双手按在了她痉挛的腿上,缓慢又有力地揉搓按摩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有效地缓解了她的痛苦。随着双手不停地按摩,渐渐地身体上地剧痛消失了。

  当胡小鱼再次醒来,望着头顶的木头房梁也不再惊慌失措。经过之前的一番折腾,她更加清楚的认识到:她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她根本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穿越,来到这个丝毫不了解的地方,还没有合适的身份,要怎么活下去啊。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屋子外面传来争执的声音。

  “你可告诉你,姓沈的,你也别光是嘴上说着会给钱,就是拖着不给,我们家也是要吃饭要活命的。不能你为了救人就要逼着我们喝西北风啊!你要做大善人没人拦着你,可别拖累我们,赶紧还钱!”一个尖锐地女声响起。

  “你少说两句吧,爷们家的事哪轮得到你插嘴,给我滚回家去!”一个男声打断道。

  那妇人哼了一声就离开了,胡小鱼挣扎着起了身,扶着门框向院子望去,只见念姐儿她爹背对着她,正在与一背着药箱的中年男子说话。

  “唉,沈永,你别和他娘一般见识,妇人家说话不经脑子。不过我还是得劝你一句,就算要救人也要量力而行啊,这些年你家的情况我再清楚不过,念姐儿她奶奶是常年都离不开药的,念姐儿更是渐渐大了要开始准备嫁妆啊。何况屋里那个姑娘可是个来历不明的,连身上的穿着打扮都和咱们这村里不一样,细皮嫩肉的,别是什么官家之人惹了祸事逃出来的。”看着沉默不语的沈永,中年男子继续劝道:“你也别怪我心狠,咱们就是普通的农民,可惹不起什么麻烦。要我说你救了她两次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趁着事情还没有传开之前,赶紧把她弄走吧。”

  这一番话突然惊醒了胡小鱼,是啊,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她就是一个不速之客。人性有善的一面就有恶的一面,能有多善良就会有多险恶。若是被叫沈永的男人送走,那她身份来历皆说不清楚,一定会被官府或人贩子抓住卖身为奴为妓的。

  不要!一旦离开这里她的处境会十分危险,起码这个沈永是个善良厚道之人。

  送走了朱大夫后,沈永一转身就看见醒来的胡小鱼神正情惶恐不安地站在西屋门口,他走近有些担心地问道:“姑娘你醒了?怎么一直站在地上,朱大夫说你不能再受凉,不然会留下病根的。回床上去吧。”见她一直不说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姑娘,你······没事吧?”

  闻言胡小鱼盯着面前的沈永,虽然救了她,可是到底会如何处置自己呢?一时间不知该不该相信这个人。她想要活下去,想要好好地活下去。穿越之前,总是有许多的身不由己,为了父母,为了弟弟。既然老天让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活一次,那她绝不要再落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鬼使神差,她决定赌一次。

  鼓起勇气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想要开口求他收留自己,可突然发现嗓子发不出声音,张嘴也只能发出沙哑的嘶吼声。试了好几次也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心急如焚又丝毫没不办法。

  最后迫不得已的她一咬牙,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举在身前,心里不停地祈求着,留下她吧。

  胡小鱼可怜楚楚地模样让沈永十分动容,急忙俯身想要扶起她,可是她执拗地跪在那里不肯起来,他忽然明白她一定方才是听见了朱大夫的那番话,害怕自己将她卖了。

  于是一把将眼前这个虚弱的姑娘抱了起来,大步两三下就走到床边,将她慢慢放到床上,才开口道:“方才朱大夫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我虽然穷困,但也是个顶门立户的汉子,做不来那种卖人的事。既然救了你,就一定会管到底的。”

  听了他的话,胡小鱼终于放下心来,她赌对了。

  他沉声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三番两次地寻死,可你这条命是我搭上了自己才救回来的。就算是为了报答我,你也该好好的活着。”

  闻言,胡小鱼不住地点头,她不会再做傻事了,其实溺水的滋味极其痛苦,一次就够了。

  沈永见她终于想通了,才松了口气。这世上有许多人哪怕穷困潦倒,哪怕重病缠身,哪怕世道艰难也会拼命想要活下去。而她却不珍惜,他能救一次,两次,却不能救一辈子,只有她自己想要活下去才可以。

  见胡小鱼指着自己的脖子想要说些什么,他安慰道:“你的嗓子发烧烧坏了,过段时间才会恢复的,不用害怕。”

  既然决定要在这里好好地生存下去,她开始老老实实吃饭服药。渐渐也了解了沈家的事情,沈老头原是个大财主,后逃难来到三溪村,生下沈寿、沈福两个兄弟,和一个小女儿沈锦云。不曾想沈寿年纪轻轻就染上了赌钱,屡教不改,无奈之下沈老头只好分了家。老头子过世不久,沈寿便将偌大一份家业输得一干二净,而沈福不仅赡养爹娘和照顾妹妹,还置办了许多土地,把日子过得井井有条,还供养儿子读书,成了这十里八村的富户。

  有这样一个嗜赌如命的爹,也难怪沈永一家会过得饥寒交迫。

  从念姐儿的描述得知这里是营州,坐落在六股河下游,大凌河上游,地势西高东低,三面环山。营州应该是唐朝的称呼,具体是哪一年年,念姐儿一个小娃娃也不是很清楚,她也又说不出话无法得知。

  营州也就是现代中我国的东北地区,处在最北边边境,临近游牧民族靺鞨。印象中,在营州好像发生过许多次战役,都怪她历史学得乱七八糟,具体细节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史上营州之乱后营州都督府迁到了渔阳。

  而现在都督府还是在柳城,也就是说营州之乱已经过去了。弄清楚此事的胡小鱼心中高呼万岁,她生于和平年代,根本没有面对过战乱,小时候听长辈们说起抗美援朝和万里长征的事迹都心惊胆寒,真的不想亲身遭遇一番。

  人一旦接受了现实,眼前的生活也不那么难熬了。

  每天念姐儿在她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之前第一个发现她跳河的杨婆子也过来探望,泪眼婆娑地劝慰了许久,唯恐她再做傻事。

  可见越是贫苦之人,心地越是善良。

  不过,有一件事特别为难,她没有换洗衣服穿。那个吊带裙是不敢再穿了,念姐儿她奶奶也就两身衣服来回换洗穿,如今还要匀出来一套给她。

  因为沈福有两个女儿沈英和沈佩,应该能找出几身衣服给胡小鱼。于是,一日沈永让念姐儿照顾家,便领着她去了后街的他二叔沈福的院子。沈永他二叔沈福不愧是富户,砖墙砌的院落,一进院子就是作为仓库的后罩房,院中央五间正房,左右两边是厢房,厨房,鸡舍一应俱全。甚至连院子地上都铺着石板,想必下雨天走路脚上也不会沾到一点泥巴。

  沈永他二婶刘婆子一听此事倒是没有吱声,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倒是二女儿沈佩对胡小鱼十分感兴趣,率先开口道:“大哥放心吧,把她交给我好了,大姐出嫁后,留下了好多布料,我先找几身旧衣服给她换上,等量了尺寸再做身新的衣服送过去。”

  沈永有些抹不开,“二妹找几身旧衣裳就好了,不用做新的。等过几日我做了工拿到工钱,再来给二妹送过来,劳烦了。”

  沈佩笑着打断道:“大哥咋和我这样见外,咱们可是一家人,几身旧衣值什么钱,再这样说可是打我的脸了。”

  闻言沈永一愣,想到他父亲好赌生前分了家,怎么还是一家人?不再多说,叮嘱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

  他刚一走,屋里所有人的目光便都在打量胡小鱼,不过胡小鱼也知道村里人肯定对她十分好奇,便大方地任人看。后来沈福有些看不下去地咳了一声,沈佩这才笑了笑拉着她从堂屋出来,去了自己的屋子。

  沈佩的屋子打扮地很温馨,甚至还有熏过香的味道,虽然是西厢房但也搭了火炕,炕稍是两个大樟木箱子,上面放着两套被褥。炕中间摆放了一个红漆矮桌,桌上放着几样零嘴,还有针线活的竹筐。

  这里的一切都让胡小鱼分外熟悉,因为这是儿时姥姥家的模样,不过在记忆中还会有慈祥的姥姥唤她“鱼儿”,可自从她上学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后来工作了更没时间回去,再后来姥姥过世。而如今她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分外想念儿时的时光,还有慈祥的姥姥。

  沈佩正在衣橱里翻找衣裳,回头瞥见胡小鱼呆呆地站在地上,只好将她扶到炕上,“傻姑娘,地上凉,我这屋的炕早上烧过了,现在可暖和了,你先上炕坐着。”

  坐到炕上的胡小鱼伸手往下一摸,果然很暖和,便冲着沈佩笑了笑。

  忽然,一人推门进来,开口就道:“二姐,我这袖子破了,快帮我缝一缝,晚些我要出去。”

  这个人正是沈福的小儿子,沈俊。话说完他才恍然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在,一时有些愣。胡小鱼也扭头看向来人,他身长八尺,五官俊美,风姿特秀。用一句话形容: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却不知晓,沈俊二字,会是她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