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354 2019.11.29 21:33

  晚饭时候沈永做工完回来,发现家里异常安静。而东屋的门紧闭着,他犹豫了下没有上前打扰,而是放下东西径直去了堂屋。一见到他,念姐儿扁着嘴巴委屈道:“爹,小鱼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我怎么叫都不理。我······我和奶奶都饿了。”

  沈永拍了拍念姐儿的头,道:“乖儿,可能小鱼身子不舒服,咱们别去打扰她。今天爹给你做饭吃。”

  其实房间里的小鱼现在脑子异常清醒,将最好最坏的结局在脑海里预料了一遍,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会入奴隶籍的。一年一造帐,三岁一造籍。算下来应该明年年初才会编制户籍。那么她还有时间来准备此事。

  听到一墙之隔的厨房里叮叮当当不断的声响,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起身去做饭。

  晚饭时大家明显感觉到了小鱼的不对劲,念姐儿说三句她能应一句就不错了。

  吃过饭后小鱼没有像往常一样陪着洪婆子说话解闷,而是从厨房里拿了一条猪肉,一篮子鸡蛋和半斤红糖趁着天还没黑匆匆前往牛村长家去了。

  其实小鱼是个内向胆小的人,不到必要时候她绝不会主动去找陌生人的,她站在牛村长家院门外,鼓足勇气问道:“请问,牛村长在家吗?”

  随着院门打开的同时,一位微胖的妇女不耐烦地说道:“谁啊?”

  看见来人一愣,随即恍然想起是沈永之前救起的女子,这几日家里人成天都在谈论着关于她的事情,于是把着门并没有让她进来,神情淡淡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不急的话明天再说吧。”

  小鱼当然预料到自己可能不被欢迎,态度不卑不亢地对妇女说道:“我是胡小鱼,来找牛村长有重要的事要说。”

  一般村里人见自己这样说都会识趣的离开,可看着小鱼的神情,妇女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忽然听见屋子里传来一声咳嗽,妇女这才将门打开些,让小鱼进了来。

  进屋后,小鱼终于见到了刘村长的真容,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头,不过他正愁眉紧锁坐在炕上一口口抽着烟袋锅子,弄得满屋烟雾缭绕。

  一时无法判断他倒是是个怎样的人,小鱼上前将手里的东西放在炕的另一边,笑道:“前儿去了趟镇子,把爹娘留给我的首饰典当了,毕竟一直住在念姐儿家里,不能太拖累人家不是,就用典当的钱买些家用的东西,一时家里也用不完,顺便给村长你家也拿来了些。”

  牛村长这才抬头看了小鱼一样,知道她是在变相地向他说明她不是大户人家逃跑的奴婢,而是好人家的女儿。他将烟袋锅子在炕沿边磕了磕,吩咐道:“孩她娘去沏点茶来。”

  闻言刚才开门的妇女也就是牛村长的媳妇扁了扁嘴转身掀开门帘出去了。

  “别站着了,坐吧。”牛村长指了指小鱼拿来的那些东西道:“那些东西你拿回去,我们家里啥也不缺。”话虽这样说,眼睛却接连瞟了好几眼。

  见状小鱼哪里还能不知趣,道:“我知道村长您家里不缺,可终究是我一番心意啊,您就收下吧。我呢,刚来咱们三溪村一时晕头转向的,都不知道应该做些啥,这不最近听说村里人老是议论我的身世吗,才想起要来村长你这里说明一下,我是家乡发了大水一路逃难到的这边,后来家人都遇难,只有我被沈永所救才活下来的。”

  小鱼一边说一边留意着牛村长的神情,可他还是和自己刚进屋时一样眉头紧蹙也不知道到底信了多少,只好继续道:“能来到三溪村也是一种缘分,所以我打算今后就在这里落户了,攒够了钱就从念姐儿家搬出来,单独立户。”

  听到她说要立户,村长抽烟的手一顿,刚要说话。一直在外面偷听地村长媳妇一把掀开门帘子走进来震惊道:“啥?你要自己立户?!你知不知道立户以后要赋税服役的,你一个女人家连养活自己都费劲,拿什么赋税?住哪,吃啥,穿啥?别做梦了。”

  牛村长见自己媳妇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就默默地抽烟没有言语了。

  小鱼没有在意两人的看扁,对牛村长媳妇坦然道:“从前家里做过些小买卖,我也知道一些配方,比如肥皂、口脂、胭脂、香膏、面人等等我都可以自己制的,养活自己没问题。你们放心若是能让我在三溪村立户,今后无论赋税服役还是村里要修建个啥我都会义不容辞地承担的,绝不会少一文钱。”

  小鱼一口气说了许多挣钱的营生,倒也不是胡言乱语,目前她确实打算靠它们生存下去的。反倒是牛村长有些举棋不定,倘若她说得属实,那留下她也可以带动村里人一起发家致富,可若是假的,那日后官府追究下来他自己也会受连累。

  半个时辰后,牛村长媳妇热情地将小鱼送到了院门口,一改初见时的傲慢冷漠。

  待她关上院门后小鱼也卸下脸上的伪笑,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翻白眼,这个牛村长真是个老狐狸,收了她的东西,还是一点实话也没有,反正就是和稀泥的态度。

  最后的意思竟然是如果她能想办法通过里正那一关他就没意见,通不过他也无能为力。那要他这个村长有什么用?!

  气鼓鼓地小鱼闷头往前走,却在十字街转角处一不小心撞到一人身上,吓了她一大跳。抬头仔细一看竟然是沈永,问道:“永哥,你怎么在这?”

  沈永稳住手里的灯笼,道:“我看天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不太放心就寻思出来接你。”

  小鱼心头一暖,笑着对他道:“没事儿,回去吧。”

  依言沈永和小鱼一起往家走,他打着灯笼在前面一步,这样方便小鱼看清楚路。

  “找村长要办的事情办成了吗?”他问道。

  出门的时候小鱼只和他说有事情要找村长却没说明具体是什么事情,闻言她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才回答道:“算是吧。”

  之后两人再无法可说,一路沉默地回到了家。

  洗漱完的小鱼卸下一身的疲累,坐在床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头发。忽然听见门外似乎是念姐儿唤她,开门一看还真是。“念姐儿你怎么还没睡觉啊?有什么事吗?”

  念姐儿眼珠乱转,半晌才小声说道:“小鱼,我还想回来和你一起睡······”

  “不行!”她斩钉截铁地道,看着念姐儿的眼睛一字一句继续道:“是你自己说以后都回来的了,说话要算数。”然后不待念姐儿反应过来就直接将她送回了洪婆子屋里。

  没错,她胡小鱼才不是什么圣母。被伤害后会原谅但不会心无芥蒂,也许念姐儿真正的母亲会。沈家于她有救命之恩,所以她会一直对沈家感恩戴德,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无底线无原则地包容。

  她要留一点距离来保护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