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255 2019.12.04 23:28

  没错儿,小鱼就是要把猪油渣给茹茹家里送去,也好让她们去尝一尝她的手艺。

  刚一进去茹茹家的院子,她就看见了小疙瘩和茹茹两个人正在院子中央堆雪人呢,小疙瘩忙活得热火朝天,把帽子都脱掉了。

  机灵的小疙瘩察觉有人过来,一转头瞧见是小鱼,将铲子一丢,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用孩子特有的那种糯糯的嗓音说道:“我好想你啊,小鱼姐姐!咦,什么味道?好香啊。”

  茹茹也走到小鱼身边,一边将她迎进屋子里一边无情戳穿小疙瘩,道:“我看啊,你就是个嘴馋的,谁有好吃的谁就是姐姐,是吧?!”

  闻言小疙瘩也不气恼也不害羞,仍然笑嘻嘻地跟在两人身边寸步不离,小鱼忙把篮子里的海碗拿出来递给他,让他拿下去趁热吃。

  小疙瘩一看是猪油渣,大叫了起来,“哇,猪油渣!小鱼姐姐你最好啦!”

  茹茹见状连忙把碗夺过来,先赶他去把手洗干净了,然后才能吃东西。

  进屋后发现茹茹的爹郝三并不在家,说是在茹茹的大伯家帮忙搭火墙了去,就是那种一烧起火来整面墙壁都会变得特别热乎的空心墙。茹茹娘热络地将小鱼按坐在炕头上,又拿出来许多瓜子毛嗑放在炕桌上。她自己则在不远处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和蔼地同两人闲话家常。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说说笑笑间一上午就过去了,郝三已经帮郝大家干完活回来了,于是小鱼识趣地准备离开。

  忽然,茹茹想起前两天放在这里的被子已经做好了,正好今天拿回去晚上就可以盖上新被子了。可是一看,才发现新做好的三床被子叠起来也高高一摞,她一个人也拿不回去啊。

  因为北方天气酷寒,所以每个棉被里的棉花都差不多将近三四斤,她和茹茹也只能一人抱起一床被子,最近两人商量要不然还是走两趟拿吧。

  茹茹娘收起针线活,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也跟在你们走一趟不就好了嘛。”

  小鱼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太麻烦人家了。而茹茹却是跑到她娘怀里腻歪一会儿,撒娇道:“还是娘最好了。”

  终于知道小疙瘩撒娇的样子是跟谁学的了,简直和茹茹现在的神情语调一模一样。茹茹娘拍了拍茹茹的后背,宠溺道:“这么大了还没个样子,看你以后嫁人了怎么办?”

  茹茹耍赖道:“那我就不嫁人。”

  茹茹娘道:“胡说什么?!哪有姑娘是不嫁人的。”

  ······

  “小疙瘩,你姐姐在家吗?”忽然一个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紧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那人推门进来,还没说话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正是沈佩。茹茹娘识趣地将屋子腾出来留给她们,自己不声不响地去了东屋。

  沈佩看见小鱼也在,表情有一瞬间的微怔,转眼就不见了端倪,笑盈盈道:“哟,看看我来得正是时候,这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有什么高兴事快说出来,让我也乐一乐。”

  茹茹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打趣道:“对,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刚好有个活盼着你来,可巧你就来了,哈哈哈。”

  沈佩作势起身,配合道:“那我可得快走,本来是想我家隔壁太闹腾,家里待不下去了,来你这躲一躲,没想到还要干活啊。”

  见状,茹茹小声问道:“咋了,那老罗头和老罗太太又吵架啦?”

  闻言沈佩先是瞥了一眼身旁浅笑的小鱼,才回答道:“可不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时不时还动手呢。所以说啊,嫁人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不然若是像这个攀了高枝儿老罗太太一样,被连打带骂的,在我们家院子里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哎,有时候听见老罗太太的惨叫声我都瘆得慌,没办法只好来你家躲一躲。”

  一听说家暴,小鱼也顾不上介怀沈佩话里的深意了。不由自主地插了一句道:“那就没有人管一管吗?万一出人命怎么办?!”

  知道小鱼不熟悉情况,茹茹解释道:“咋能不管呢,刚开始还有村里人去劝架拉仗之类的,可别人越劝,那个老罗头就打得越重,甚至有一次闹得太厉害了,村长去说和的,当时老罗头答应好好的,可没想到转天他就把原先的媳妇活活打死了,现在这个老罗太太是续弦来的。”

  家暴至死,这算是刑事犯罪了吧,小鱼眉头紧蹙,压抑着声音问道:“都打死人了,难道官府的人都不来管一管吗!?”

  闻言,沈佩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他媳妇又不是什么官身,这种事官府才不会管呢,顶多打点几两银子。”

  万恶的旧社会,有些女子的地位甚至都不如畜牲,打死一个便再娶一个,丝毫不把女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看见小鱼有些愤恨的神情,茹茹能够体会她的心情,其实老罗头因此事在村里几乎是人人不待见的,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咱们别说这些了。沈佩你来的正好,和我们一起把这几床被子抱到念姐儿家里去吧。”

  于是三人一人抱了床被子出门,而且小鱼还在胳膊上跨了个篮子,走得踉踉跄跄的。

  出了茹茹家,往东刚走没多远,迎面遇到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身穿如意云纹缎长袍,外面披了一件织锦镶毛斗篷,腰间系着一个玉坠子,那通身的气质就一个字,贵。

  走在最后面的小鱼对这个少年一时好奇起来。

  要知道村里人生活都不怎么不富裕,穷苦些的人家穿粗布麻衣,稍微过得去的人家可以穿三线布、毛青布,只有像沈佩家那样的富户才能穿得起素罗和潞绸,之前送给小鱼的衣服大多是阮烟罗的。而眼前这个人居然穿得是绸缎,更加珍贵的是那件斗篷,可以说一件就足以抵得过念姐儿一年的花销了。

  原本以为沈佩家就已经是十里八村的富户了,看来山外有山啊。

  少年来到三人身边看着最前面的茹茹,熟稔地开口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去啊,要不要我帮忙?”

  茹茹道:“我们要去念姐儿家,她们家的被子太旧了,这是小鱼······”可没等茹茹说完,后面的沈佩忽然插嘴,娇声道:“茹茹说得正是呢,我们要把这些新棉被都拿到念姐儿家里去,这样她们也能好好过个年了。不过,我好像有点抱不动了,逸之哥,要不你能帮我拿吧?”

  看着一边说话一边十分自然就越过茹茹走到逸之哥面前的沈佩,小鱼似乎察觉到了一点绿茶的意味,微微挑了下眉,决定继续看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