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381 2019.11.22 23:11

  其实让胡小鱼好奇的地方根本不是什么祠堂,而是村里赵秀才创办的学堂。赵秀才原是一位朝廷官员的幕僚,早年破受赏识重用,可是后来这位官员在官场上失利被贬官,他也跟着受了冷落,索性就回到老家开学堂,不再参与朝廷之事。

  村里人十分崇尚读书人,对学堂更是心存敬畏,轻易不会有人在附近逗留。下学的沈俊也是一愣,没有想到门口会有人在。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胡小鱼,整个人已经改头换面了,头发也学作村里人一样规矩地编成两个辫子垂在胸前,他率先开口道:“胡姑娘,你怎么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没有什么事情,就刚好走到这儿,一时好奇就停下看一看。”说完往前凑了一步,小声问道:“这里是村里的祠堂吗?是不是会在这处罚犯错的族人?”

  以前看电视剧常常有族长会在祠堂鞭打惩戒别人,就像白鹿原里的田小娥就不就是在祠堂里被人怕扒了裤子挨打嘛。在封建社会像这样的私刑时常发生,包括什么不贞的女子会被浸猪笼之类的,而官府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还是现代法制社会比较好,无论是什么人都会平等对待,哪怕是犯人也有人权,不会被随意伤害。

  所以她对祠堂这个杀人不用偿命的地方有种本能的惧怕。

  她的突然靠近让沈俊有些意外,脸上一时间发烫起来,半晌才回答道:“啊···不是,不是祠堂,咱们村子没有祠堂的,只有像李家村那样都是一个姓氏的村子里才有祠堂。这里是学堂,平时学生上学的地方。”

  这样一说她有些明白了,原来是学堂啊,没想到学堂的房子修建得高门大户的,也不知道这里的先生会不会和电视剧里面演得那样,是个白胡子老头,说起话来摇头晃脑老气横秋的。想到一个老头对着一堆娃娃在一块晃着脑袋她一下子笑出了声。

  一抬头看见沈俊正瞧着她发愣,忙摆手解释道:“我对学堂可没有不敬,哈哈哈···不好意思啊,我···我就是有点好奇,也不知道先生在里面授课时会是什么样子。”

  他一脸原来如此的神情,“哦,这样啊,没关系,你要是好奇我便带你进去看看如何?”

  这回轮到她发愣,古人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不允许她们进学堂的吗?!

  他柔声解释道:“学堂的赵秀才是个不拘一格的人,相信巾帼不让须眉,女子也可以进出学堂的,而且谁家的女儿也可以来这里读书习字,虽然不能和男子一样能够步入仕途,但赵秀才说能识几个字也是好的。”

  这样一说她倒是十分认可这个赵秀才,可见古代也不都是老学究嘛,附和道:“这个赵秀才见识不凡,我喜欢。”

  喜欢?

  他忍俊不禁,若是旁人听了必会惹出笑话,“要不要进去看看?我刚好无事,可以带你四处走一走。”

  他的提议正和她意,刚要答应。

  忽然,念姐儿不知从哪里跑过来拉住她,小声祈求道:“小鱼,我等你好久了,回家吧。”

  闻言,她一时犹豫起来,一边是她很有好感的沈俊,一边是待她有恩的念姐儿。

  要怎么选择?

  倒是沈俊看出了她的为难,深解人意道:“天色不早了,胡姑娘还是和念姐儿先回家吧,反正学堂一直在这里,等改日有机会我再带你进去逛一逛也是一样的。”

  也只好这样了,于是她颔首答应,随后牵着念姐儿的小手一起走回了家。一路上,念姐儿异常安静,忽然不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地说话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晚饭特别简单,煮了点粥,还有几个红薯,配上酱菜,不一会儿就做好了。她将饭菜端去了堂屋,之前念姐儿家吃饭常常是先喂洪婆子吃,然后不是在锅台边就是端着碗随便找个地方一吃就完事,压根没有家的氛围。

  自从她从念姐儿那接手开始做饭后,除了沈永常常在别人家做工吃了饭再回来以外,便让大家在洪婆子的堂屋的炕桌上一起吃饭。而洪婆子对她的这一举动似乎很是认同,也不再用眼睛瞪着她,显然开始接受她这个陌生人了。

  吃了饭,她将碗筷麻利地收拾下去,然后自己拿到外面厨房刷洗。让念姐儿陪着洪婆子说会话聊聊天,以免洪婆子刚吃了饭马上睡觉容易积食,老人家的肠胃不似年轻人健康,特别容易生病,尤其是长期卧病在床的,更容易出现其他疾病。

  她一边用凉水洗碗一边胡思乱想,怎么也料不到身为现代社会的都市白领的自己,会为了节省一点柴火,大秋天在这四处漏风的草棚子里用彻骨的冷水刷碗。

  唉,热水随便用的生活已经成了一种奢望。

  她洗碗的动作十分迅速了,可是双手还是被冻得通红发涨,将碗筷的水稍微泠一泠,整齐地摆放到碗柜中。看着破旧的碗柜心里想着,这个家里就没有一件好的物件,都是破旧的,真是够苦的啊,她一定要快点想到挣钱的法子。

  收拾完事准备回屋,刚一转身就被吓了一跳。

  一个黑影赫然出现在厨房门口,仔细一看,原来念姐儿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她。这孩子最近总是这样无声无此地跟在她身边,无奈之下她来到念姐儿身前,蹲下来与她目光相接,问道:“念姐儿,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一言不发的跟着我呢?”

  面对询问念姐儿一脸的欲言又止。

  她只好循循善诱道:“念姐儿,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这个家共同生活一年,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来以后我才能慢慢改正啊,可是你不说我又怎么能够知道呢,是不是?”

  念姐儿这才开口道:“我没有不喜欢你,我很喜欢你,可是······你······”

  她没有丝毫不耐烦,安静地等着念姐儿往下说出心里话。过了一会儿,念姐儿继续说道:“你真的不是我娘亲吗?可你像项娘亲一样给我梳头发,抱着我睡觉,甚至还会给我讲故事,那天你是骗我的,你就是娘亲对不对?”

  原来还是这件事情。

  念姐儿可怜楚楚的模样,让她特别不忍心,但再心软也不能欺骗,于是她直视念姐儿的眼睛,认真说道:“我没有骗你,那天说得话都是真的,我不是你娘亲。就算对你再好也取代不了她的,这世上就是有很多的遗憾和不完美。不过你要相信,虽然你娘亲不在了,但是她会在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保护着你的,知道吗?”

  随着她的话,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念姐儿的脸上滑落,最后却还非常懂事地点着头。

  念姐儿那无助又可怜的模样让她心疼不已,她将念姐儿抱在怀里,轻抚着后背,道:“别难过,会好起来的,等你长大就不会再难过了。”

  其实不是长大就不再难过了,而是学会了忍耐和放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