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364 2019.12.01 23:41

  醒来的小鱼看着陌生的房间一时反应不过来,半天才认出这里是她之前来过的沈佩房间。迷迷糊糊地嘀咕道:“呃·····怎么会在这儿?”

  她话音才刚落,就听到沈佩娇细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小鱼,你醒啦,身子有没有好一点?”

  小鱼挣扎着坐起来,可身体里瞬间出现的那股热涌让她莫名地熟悉,难道她这是来葵水了吗?!该死的,穿越过来这几个月以来一直没有来葵水,以至于她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了。

  一见小鱼的神情,同为女孩子的沈佩自然明了,亲自到了一盏茶递给她,道:“先喝点热茶润润嘴唇吧,你晕倒的时候可能不小心咬破了,现在有些结痂了。”

  闻言小鱼抬手摸了摸下唇,果然有一层薄薄的浅痂,忽然想起她从来弟家出来时的不舒服,应该是那时想要咬牙坚持走回去才弄伤的吧。

  “哦,对了,现在什么时候了?我该回去给念姐儿做饭了。”小鱼忽然想起正事来,说完就要掀开被子起身。

  见状沈佩忙一把按住她,道:“你快别折腾了,朱大夫说你这两天都要卧床休息呢。”

  “啊!就是来个葵水不用这样紧张吧?”

  看着小鱼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沈佩只好实话实说道:“紧张?你知不知道你晕倒的时候都快把我那个傻弟弟吓个半死,他抱着你一进屋话都说不清楚,一个劲地嚷嚷着快找大夫。朱大夫来得晚了些还被他责难了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不过你也别误会,他啊,就是读书读多了人变得太木讷,也不知道注意点,这要是不知情的人将这一幕传扬出去,岂不是要坏了小鱼你的名声吗?”

  虽然说了半天,但是小鱼感觉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她话的重点在哪里。试探对沈佩说道:“我晕倒的时候是沈俊救的?不好意思啊,我当时太难受了有点记不清楚了,改天我一定好好感谢他。”

  沈佩狭长的眼睛不可见地微眯了一下,继续说道:“没事儿,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无论是谁晕倒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相救的。不过你的身子可得注意点了,朱大夫说你是之前两次······呃······落水,被寒气侵伤了身子,女孩子本来就沾不得凉,所以你应该有两个多月没有来过葵水了,就是因为这个的缘故。以后每次来葵水都会巨疼难耐,需要好好将养将养,不然今后天气稍有变化你都会感觉不适,经不了折腾了。哎,你今后可要注意养一养身子了,若是一直养不好恐怕以后生育都会有点艰难。”

  乍一听到这么多信息,小鱼整个人都有点懵,怔怔地点了点头。半晌才回神道:“谢谢你啊,不过我真得回去给念姐儿做饭去了,耽搁这么长时间恐怕天都黑了吧。”

  沈佩恨铁不成钢地再次按住她,道:“哎呀你咋还有心思惦记别人呢,你该关心关心自己的身子啦!你都已经晕了一天一夜了,昨天你一出事就告诉大哥他们了,他也让你在这好好休息等身子好些了再接你回去。”

  一天一夜了?

  小鱼往窗外看了看,果然一片灰暗。犹豫了下,开口道:“我现在感觉肚子不疼了,在这里耽搁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

  无奈之下沈佩只好扶着她一点一点下了地,穿戴整齐后,沈佩看着小鱼仍然苍白如纸和的脸庞,叹气道:“你这样子走回去我实在不放心,而且外面还下着大雪,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小鱼连忙婉拒着,已经麻烦人家照顾自己这么久了,实在不想再让沈佩送自己回去。可是沈佩态度十分坚决,最后两人争执许久,小鱼只好接受了这份好意。

  两人刚刚从沈佩的房间里走出来。

  忽然,西边厢房的门“吱嘎”一声从里面打开,只见一脸紧张的沈俊出现在门口,仿佛他一直守在那里一样,道:“二姐,你······你这就要送小鱼姑娘回去吗?怎么不多待几天,起码也要等明日晌午暖和的时候再走啊?!朱大夫说了你身子以后受不了寒冷,这大晚上还下着雪,你这样走······”

  他开口问得虽然是沈佩,可是话里话外说得都是小鱼,而且那视线就没有从人家身上离开。沈佩刚才在屋里还隐晦地点拨了小鱼几句,暗示自家弟弟是为人木讷才会不顾非议救人,唯恐人家惦记上他。没想到人家没怎么样,他反倒是先嘘寒问暖起来,于是,急忙开口打断道:“好了弟弟,这些话我都和小鱼说过了。你啊,少问几句我好快些送小鱼回去,这样她也会少受点寒气。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回去好好读书吧。”

  其实沈俊也知道自己不该做出这样唐突的举措,可是自那日小鱼晕倒在他怀里之后,似乎心里就空了一块。吃不下睡不安,所以才会在两人一出门他就急忙跑出来。现在被二姐的话一刺,顿时满脸通红,磕磕绊绊地继续道:“是,我······额,对了,小······二姐,你稍等我下啊,很快的!”

  话音刚落,沈俊就跑回屋子里去了。留下小鱼一脸茫然地看向沈佩,这姐弟两个今天怎么有点奇怪,说得话都很别扭。

  沈佩笑着说道:“小鱼你别多心,我这个弟弟就是这样,热心起来常常叫人误会。”

  多心?误会?

  小鱼顿时脑中一片明朗,原来如此。人家沈佩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明白什么意思恐怕就真是傻子了。难怪她之前会觉得沈佩的话里有话听得糊里糊涂的,这是在提防她惦记沈俊啊。

  不过真可惜,自她第一次见到沈俊的时候就有一点倾心了。原本是打算待到她赚够了钱从念姐儿家搬出去之后再考虑找人成婚的事情,既然现在沈佩这般千方百计地要阻止,那她还非要挑逗沈俊一番不可了。

  因为她这个人啊,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冤枉。明明她什么也没做却要被人横拦竖挡的,那她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越是提防她越是要较量一番。

  这时拿着一件斗篷的沈俊从房间里匆匆走出来,站在两人面前轻声说道:“二姐,还是我去送给小鱼姑娘吧,这路上雪太大而且天色还暗,一会儿你自己走回来我也不放心。”

  沈佩刚要开口,小鱼率先应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脸色铁青的沈佩,笑盈盈说道:“沈俊说不错,那你就别出门送我了,仔细也受了寒。”说着将手从沈佩那里抽出来慢慢往外走,经过沈俊身边时,小声道:“走吧。”

  沈俊忙跟上去,又将手里的披风递给小鱼,并柔声嘱咐道:“披上吧,能暖和一点,仔细吹了风又不舒服。”

  小鱼顺从地将披风穿上,笑靥如花地看向他小声道了谢。

  然后两人就这样走出了院子,似乎没有顾及沈佩那来不及闭起的嘴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