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3657 2019.11.15 00:03

  第二日一大早,当胡小鱼再次睁开眼睛,失望地发现她还是在那个破破烂烂地屋子里。

  难道真的穿越了?不要,她不要!

  就算当一辈子的伏弟魔她也要回去,起码在原来的世界她还可以自食其力,在这里她实在不知道一个理科生要如何生存。

  当年读《白鹿原》时,她无数次地惋惜那些年轻女子的遭遇,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其实不过是那个时代女性命运的缩影而已。难道要像旧社会那样三从四德吗?不,不要做那种任人宰割的女子。

  她费力地坐起身,身体软绵绵地毫无力气,双脚一落地整个人差点摔在地上。

  端着早饭进来的小黑娃看见她下地,忙上前搀扶。紧张地说道:“娘,你怎么下床了?我做了早饭,娘先吃点吧。”

  实在受不了这个小黑娃一口一个娘的称呼,气得一把推开她,“谁是你娘,乱叫什么?!”

  小黑娃踉跄了好几步才站住,手里的碗不慎掉在土地上转了几圈没有摔碎,但碗里的粥洒得到处都是,小黑娃委屈得眼泪在眼眶打转,努力地吸了吸鼻子忍住眼泪,小心地捡起碗,然后有些哽咽地开口道:“你就是我娘啊,奶奶说从前娘被河水冲走了,现在爹从河中又把娘救了回来,怎么会不是呢,娘怎么会不记得念姐儿了呢?”

  胡小鱼心中无奈,什么乱七八糟的,敢情这孩子的亲娘是坠河而亡。可她根本不是,是那个奇怪的梦将她带来这里。不过和一个小孩子也说不清楚什么,于是语气缓和了些道:“先不说这个,那个,我想出去走一走,能不能给我找件衣服穿?”

  早知道会有这一遭,打死她也不会在睡前穿上这件真丝吊带裙,以至于现在连行动都受到限制,难不成还要她裸奔吗?!

  念姐儿闻言痛快地答应一声,小小的人儿抱起空碗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抱着几件破破烂烂地衣服回来,瞥了一眼胡小鱼的神情,小声说:“家里没有,没有娘,之前的衣服了,我的衣服太小,这些都是奶奶的,娘先将就着穿几日吧,等爹挣了钱再给娘买新衣服穿,嘻嘻······”

  说完还冲着她露出了一大大的笑容,别看这孩子长得黑黝黝的,牙还挺白。

  胡小鱼胡乱的套上,洗得褪色的青色又满是补丁的衣服宽宽松松地挂在身上,双腿还有些发虚地打颤,只好接着念姐儿的搀扶,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房间。

  四周一打量,满目萧瑟。

  偌大一个院子里空荡荡的,中间三间土坯房,她之前住的就是最左边那间,中间堂屋应该是住得念姐儿的奶奶,不过她可没什么心思去看一看。右边那间闲置着,连窗户和门都没有。在三间房东边靠近院子边篱笆墙搭建了一个茅草屋做灶房,灶房南边窗下堆了些柴火,此刻念姐儿正在灶上忙活,她个子小,脚下踩了个小板凳才刚刚够得到锅台。

  不大的人儿做起灶台上的活计十分熟练。不过看样子这家也太穷了吧,比她姥姥家还要穷困,起码姥姥家那时有正经的院子,养活七八个孩子还可以吃得饱穿得暖。

  胡小鱼披着念姐儿奶奶的外衣坐在院子中央摆放的石桌旁,院子周围的篱笆墙已经破破烂烂根本挡不住什么了。这个三溪村似乎坐落在高处,她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东边大片大片的田地,种着一亩亩的苞米和高粱,路两旁耸立着开始泛黄的胡杨树。

  还有从院门前流过的一条小河,院子东边稍浅些的河水边还有两三个妇女在洗衣,自东向西流去汇入深河中,经过一座木桥后河水越加湍急。

  咦?不对!

  她记得睡觉之前明明是盛夏,怎么到了这里就是深秋了呢?!

  念姐儿端着重新煮好的粥,走了过来,小心地放在石桌上,许是烫到手了急忙将手指压在耳垂上,小心翼翼地低声唤了句“娘亲”,瞧见胡小鱼没有生气而是向东边望去,偷偷地抿嘴笑了起来,娘亲不再讨厌她了。

  胡小鱼确实有些饿了,低头一看,桌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吃食,而且还是稀得可以照人看不出什么东西的粥,难道这是她们家唯一的粮食了吗?疑惑地看向念姐儿。

  而念姐儿似乎想到她要问什么,主动开口道:“我和奶奶都已经吃过了,吃得饱饱的呢”说着还怕她不相信,挺着肚子,“这些是单独留给娘的,娘亲快吃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胡小鱼在念姐儿的注视下端起桌上她姥姥那个年代的大瓷碗,刚喝了一口就有些咽不下去了。

  这什么粮食啊!剌得嗓子很痛。

  她盯着碗里的米粒努力辨识了下,竟然是蜀黍,在现代叫做高粱米,这根本不算是正经的粮食,往往都是喂猪或者卖给酿酒厂的,她们难道一直以此充饥吗?!

  念姐儿一直眼巴巴地盯着胡小鱼吃饭,偶尔偷偷咽口水。其实家里的粮食只剩一点点根本撑不到晚上,早起喂了奶奶吃完就剩下一碗,她多加了许多水才做成两人份,不想被娘亲打翻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吃。她想着爹爹一大早就去镇上买粮食了,只要等爹爹回来就有吃的了,饿一顿没什么的。

  她怕被娘亲看出自己没有吃东西,于是说话转移注意力,“娘亲,你的头发真好看,卷卷的,长长的,还有颜色,一点也不像村里的人,我以后长大也会有这样子的头发吗?”

  童言童语害得胡小鱼差点呛到,看了眼她枯黄稀疏的冲天揪,这个恐怕是不大可能了。何况她们两个可是正儿八经的陌生人,再遗传也是传不到她身上的。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回去,她对这一家子可没有什么兴趣。

  “咳咳······那个,哦,对了,你们是从哪里把我救起来的?”

  念姐儿小手往东边一指,说道:“呐,就是东边那个桥附近,咱们家门前的水还浅些,过了桥就特别深了,村里人轻易不敢进去。爹说,要是他再晚点发现,你就被冲到大凌河去了。进了大凌河就神仙也就不回来。对了,娘亲之前就是掉进了大凌河才离开的。”说着伸手轻轻挽住了胡小鱼的手臂,“不过幸好娘亲又回来了,以后我就再也不是野孩子了,看高小宝还敢笑话我不。”

  胡小鱼闻言有些动容,看来这孩子受了不少欺负,没有母亲保护难免被旁人说闲话,往往孩童的话最是伤人。

  可是她真的不是这个孩子的娘亲,只好将手臂从孩子怀中抽出来。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穿越过来的地点,那就要尽快回去,刚要找个理由支开这个孩子,还没开口就听到堂屋里传来“咚”的一声,似乎是什么沉重的东西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

  不料一听到这个声音,念姐儿马上起身跑进屋子里去了。

  她一离开正好给了胡小鱼机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

  也许是吃了米粥身体不再那么无力,不再耽搁,出了院门就颤颤巍巍地往东边的木桥走去。

  此时,杨婆子和王城媳妇等一行人正在念姐儿家院前西边浅水处洗衣服,忽然见一披着长发的女人从院子里出来都是一愣。村里人人都知道念姐儿家除了她就一个常年卧床的洪婆子,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女人呢?

  一时低声八卦了起来。

  众人中央的朱大夫媳妇率先开口道:“那个女人是沈永昨个从河里救上来的,不过一看穿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没准啊,就是相约和奸夫一起殉情的。”

  “不会吧。”杨婆子开口道:“若是殉情怎么会只有她一人呢?说不定是不小心掉到河里了。”

  三溪村民风淳朴,历来老实勤勉,于是大家狠狠附和杨婆子道:“咱们附近这十里八村的可没听说谁家女儿不见了,不会是殉情的。”

  另一个长脸媳妇出声道:“若真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念姐儿她爹也不会费劲救她。”

  朱大夫媳妇见没人相信自己的话,气得将手里的衣服摔到木盆里,就连脏水溅了附近的人一身也不顾,高声道:“我家男人昨天去沈永家亲眼看到的,那女人救上来的时候就穿了件肚兜。胳膊啊,大腿什么的都露在外面,那能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切。”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

  这朱大夫是周围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夫,他媳妇自觉身价高为人有些刻薄高傲,村人虽然不喜她的行事风格却也不敢轻易得罪,毕竟万一有个头疼脑热还是得劳烦人家。

  朱大夫媳妇哼了一声又道:“说不定啊,沈永就是看了人家的身子才决定救人的,不然素不相识地怎么会花了整整一两银子来买药啊!他家里什么情况谁不知道,全家就他一个人打零工养活一老一小。穷得叮当响,这一两银子怕是全部家当了。”说完端着木盆起身离开了。

  待她走远,方才一直没有开口的王城媳妇小声说道:“朱大夫媳妇说的不假,昨天我也见到朱大夫去了前面念姐儿家,当时还以为是念姐儿的奶奶身子又不大好了,没有想到竟然救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是啊,我也没有听说,该不会是想要留下来做媳妇吧?!”

  “要真是留下来做媳妇,那沈永算是捡到宝了,说个正儿八经的媳妇怎么也得十两银子,沈永就花了一两就白白得了个俏媳妇,多划算啊!”

  “照你这样说,估计这满村子的光棍都得整日守在河边,保不齐哪个就又得了个媳妇。”

  ······

  听着村人越来越离谱的嬉笑,杨婆子暗自摇了摇头。她是最清楚沈永的品行的,为人老实本分,谁家要是有个活计找他帮忙那是绝不会推托的。

  她家老头子死得早,就留下她和两个女儿相依为命,多亏了他常常来帮着做粗活重活。但若真的像她们说得那样准备留下这女子做媳妇,也是这女子的福气啊。

  沈永是个好孩子,可是没有摊上个好父亲,他父亲是个酒鬼赌徒,好好的家底全都输个精光,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输给了人家,酒醉后在雪地里冻死了,留下孤儿寡母。幸好沈永撑起了一个破烂的家。

  可惜啊,好人多磨难,沈永原先的媳妇不小心失足落水也去了,这些年就他靠在外面打工赚钱养家。

  杨婆子正感慨着,一抬头瞥见从沈永家出来的女子走到了东边的木桥上,正作势要往下跳,吓得她大叫道:“哎呦我的妈呀!不得了了!快,快去叫人,那姑娘怕是要跳河啦!”

  大家往那边一看,果然,只见胡小鱼整个人已经翻出了桥侧,松开手,纵身一跃,坠入冰冷湍急的河水之中。

  转眼就被吞噬掉了,了无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