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484 2019.11.26 23:33

  快到三溪村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来,夜幕低垂、炊烟四起。

  两人坐着牛车刚一到念姐儿家院门口,听见声音,小疙瘩和念姐儿两个小孩子急忙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念姐儿家距离村里还有一点距离,而且天色也有些暗,不知道小疙瘩他是怎么一个人走来这里的。茹茹上前抱起他,一摸小脸果然感到冰凉,心疼道:“怎么这么晚还出来啊,爹娘也没有管管你,冷了吧?!”

  他见到姐姐很高兴,大声道:“我和爹说过要来接你回家,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饿了。”

  于是,茹茹回身和正在吩咐车夫将东西搬进屋里的小鱼说一声,便要抱着小疙瘩回去了。闻言小鱼连忙喊住她,将之前买的肉包子和葱油饼拿给她,“今儿辛苦你和我忙活了一整天,这些吃的你就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吧。”

  牛油纸包一递过来,小疙瘩一下子就嗅到了里面的香味,惊喜道:“好香啊,是肉肉!”茹茹知道是自己在吃饭的时候说的那句话让小鱼记在心里上了,忙拒绝道:“不行不行,今儿和你去镇子里坐车吃饭统统都是你花的钱,哪有还往家里带东西的,我不能要,你还是留着给念姐儿她们吃吧。”

  “念姐儿她们还有呢,你要是总这样和我算账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可不找你啦?再说我这是给小疙瘩买的,算是借用他姐姐的报酬。”小鱼说完将牛油纸包塞到小疙瘩怀里。

  小疙瘩虽然很馋但还是看向茹茹,见到她点头允许才用双手接住,小心打开一角,兴奋地大叫道:“哇!是肉包子!”

  茹茹无奈又宠溺地点了下他的头,道:“你个馋猫,就知道吃,还不快说谢谢。”

  小疙瘩听话地说了句,“谢谢小鱼姐姐。”

  难得小疙瘩同小鱼说了回话,之前见了她都自顾自地去玩。伸手捏了下他的小脸,道:“好了,趁着天色还没彻底黑下来你们快点往家走吧,不然待会你爹娘该担心了。”

  而说说笑笑的三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察觉到念姐儿的不高兴,小鱼送走茹茹姐弟后回身没有看到念姐儿,还以为她是帮忙往屋子里拿东西去了呢。

  不一会儿,小鱼给车夫结完了车费,关上院门,然后快步走进堂屋。

  小鱼心里一想到大家看到这些东西时欢欢喜喜的模样,她嘴角的笑意就压都压不住了。刚一进屋发现沈永也在屋里,高兴地说道:“永哥,你也这么早回来啦,正好快来看看我买了好多东西呢,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有,反正是想到家里缺什么我就······”小鱼一边说话一边将买回来的东西纷纷打开。

  今天早上沈永就知道小鱼和茹茹一起去了镇子上,想是去买些女人家的东西,也没有太在意。现在终于等到她回来了,不成想人还没进院子,一个个包袱却先进来了。他粗粗打量几眼,置办这些东西起码要花费四五两。

  她哪里来得钱?忽然想起那日的金首饰。一定是了,她把首饰当掉,然后才置办了这些东西。若是早知道她去镇上是为了给家中置办东西而当掉自己的首饰,他一定会拦下的。

  沈永满脸冷漠和冰冷,出声打断道:“这个家什么也不缺,就算是缺了什么我也自会去置办的,不用姑娘自作主张。我们家这些年虽然一直过得然穷苦些却也没有冻死饿死。我沈永,就算再没本事也不用靠女人典当嫁妆来养活。”

  满腔的炙热换来一盆冷水,小鱼脸色的笑意一下子消散了,许久才开口解释道:“我买这些东西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为这个家做点事情,也是为了报答你们对我的救命之恩。”

  她的解释丝毫没有让他消气,他救人根本就不图回报,否则那日也不会不接受小鱼的首饰了。可现在屋里的那堆东西就想是一根刺,刺痛了他内心深处的自尊。明晃晃地提醒着他自己没日没夜地干活也没办法让家人过上富足舒心的生活。

  心底似乎隐隐有个声音响起,但是他不愿意承认。

  他脑子里很乱,已经分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为发脾气了,是气小鱼随便就当掉了自己的嫁妆,还是气他自己没本事和无能为力。

  恼怒之下,他起身一走了之。

  小鱼呆坐了半晌,这是沈永第一次对她发脾气,疾言厉色又莫名其妙,有心想要缓和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沉默地站起身,将自己打开的东西又重新收好,将猪肉和蔬菜油盐之类的放在靠窗的地上,留着明天早上再搬到厨房归类,其他还是摆放在原地。

  然后去厨房灶上打了盆热水回来,与往日一样,将毛巾浸湿先给洪婆子擦了擦脸和身子,又重新打水帮念姐儿洗脸,最后才到自己。

  待到大家都梳洗完事后,她拉着念姐儿的手一起回东屋睡觉去。可是回到东屋后,念姐儿却拿起枕头绷着脸道:“我今天不想和你一起睡,我要去和奶奶住。”

  正在铺床的小鱼身形一怔,轻声问道:“为什么?”

  念姐儿撅起嘴巴,道:“你给小疙瘩买肉包子,明明应该是给我的。”

  原来是为了她给小疙瘩的那几个肉包子,小鱼苦笑了下,不是她不惦记念姐儿,而是她想着买了肉和菜亲自做给大家吃。一起动手包顿饺子,又热闹又干净,肯定比在外面买的好吃,可今晚的情形让她根本提不起兴趣再解释什么。

  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小鱼来哄哄自己,念姐儿继续大声威胁道:“我以后都和奶奶一起住,不回东屋啦!”

  心力交瘁的小鱼叹了口气,又抱起念姐儿那床被子,对站在门口的念姐儿道:“好,我现在送你过去。”说完绕过念姐儿率先往洪婆子屋里走去。

  原本只不过是嫉妒小疙瘩,想让小鱼能哄一哄自己,可小鱼干脆的答应让她一时慌张无措,只好跟在小鱼身后。

  一进到堂屋念姐儿就后悔了,知道她其实不该赌气说这样的话伤小鱼的心。虽然心中认识到了自己有错,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埋怨小鱼就不能看出她的心思,她表现得都那么明显了,然后再说点好听的话哄一哄自己。

  念姐儿一直抱着枕头坐在炕沿边纠结又懊恼着。可小鱼在洪婆子身边为她铺好床后便直到关门离开了,念姐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半天才气鼓鼓地钻进被窝里去。

  回到东屋的小鱼看着空了一半的床,心狠狠地抽痛了下。她是真的要把这一家人看作自己的亲人,所以在会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付出。她细心照料念姐儿,伺候洪婆子,不成想一袋肉包子就引得念姐儿满满的怒气,真真是养不熟。自己对她的好已经成了习惯和想当然,一旦将这份好给了别人就成了背叛,好没道理!

  还有沈永的冷言冷语,她想不通哪里做错了,难道她的钱就那么让他难以接受吗?!她不过是想好好报答而已。

  这一刻小鱼清醒的意识到,于沈家而言,她一直都是个外人。

  一时间委屈和心酸浸满心底,在漆黑一片的小小房间里,小鱼躺在床上无声地哭泣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纷纷没入枕边。

  陌生的世界,孤身一人,异姓陌路,惶恐不安,前途未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