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510 2019.11.27 23:32

  次日一早,小鱼如往常一样醒来。

  只不过红肿的一双眼睛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事情。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小鱼也想清楚了许多。她还是会对沈永一家好的,因为救命之恩必须要报答,但是要有底线有原则的付出,找到正确的方式与他们一家相处。不然一旦她有所疏忽终究还是会发生昨晚的事情,无论对她还是对沈永一家而言都是祸事。

  她穿好衣服,将长发随手挽起快步走出了房间。先去厨房把炉子下的火升起来,想要往水壶装水时才发现水缸里的水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拿起一旁的葫芦瓢敲了好几下也没有打破冰面,这可怎么办啊。

  无奈小鱼只好在厨房四下寻找趁手的东西。而刚刚给洪婆子倒恭桶回来的沈永看见这一幕,忙放下东西过来厨房帮忙,他有些讪讪地开口道:“结冰了是吗,我来弄吧。”

  其实沈永昨晚也没有怎么睡,他回到房间不久就冷静下来了,仔细想了想,小鱼高高兴兴地买了东西来补贴家用本是一份好心,而他虽然是心疼她典当掉自己的嫁妆,但是一气之下出言伤人实属不该。

  小鱼见他要帮忙低头答应一声让位置让出来,他拿着葫芦瓢挥舞胳膊两三下就把厚厚的冰层凿开了。然后转身看着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话,却只是说了“我···我···”

  她一言不发地上前从他手中拿过葫芦瓢绕过他来到水缸边上,舀了两瓢掺杂着碎冰的水倒进水壶里,又将水壶放在炉子上烧着,然后沉默地走出了厨房。

  直到小鱼的身影走进了堂屋看不见了,沈永才回神,懊悔的叹了口气。寻常小鱼见了他都是笑盈盈地率先叫他‘永哥’而非现在这般视若无睹。他宁愿她生气或者指责自己,此时这样子的她似乎与他之间有着遥远的距离,心头蔓延怅然若失的感觉。

  离开厨房的小鱼并不是故意想要无视沈永的,虽然早期的时候已经想通了,可再看见他还是会有点不适,毕竟心里理解并不代表就能够做得到。也许她还需要点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情绪。

  她从堂屋拿起昨晚收拾好的那些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将它们都搬到了厨房里,而沈永也已经不在厨房了,而是拿起扫把在院子里清理着积雪。

  这样正好,也免去了两人的尴尬。她把油盐酱醋之类的纷纷放在各自的小盒里后,炉子上的水就烧开了,发出刺耳的响声。

  她忙将水壶拿下来,往脸盆里到了些的热水,然后舀了瓢凉水倒入水壶重新放回炉子上烧着,留着念姐儿和洪婆子醒来洗漱用。往脸盆里兑了些凉水,伸手试了试温度刚刚好,麻利地洗脸洗手后开始准备做早饭。

  想到大家之前一直吃的都是粗茶淡饭,不能忽然一下子就大鱼大肉的吃,肠胃容易受不住拉肚子,还是慢慢来吧。在昨日买回来的一堆食材里看了看,她决定不如做点蔬菜碎肉米粥,熬得浓浓的,再煮上几个鸡蛋,陪着酱菜吃也不错,既有荤腥还管饱。

  说做就做,她先用刀割下了一条肥瘦相间的猪肉,清洗干净后切成肉丁。然后在灶下生起火后找了几根粗点的柴火架在火上,这样就可以不用看着烧火,只管灶上就行了。

  等到锅烧热了后也不用放油,将肉丁直接放入锅中,因为肥肉偏多,翻炒几下就能炼出油来,再倒入少许酱油调味,差不多后往锅里加水,加了差不多半锅的水,再将淘洗好的粳米和粟米掺在一起下锅,要盖上锅盖时她忽然想到差点忘了煮鸡蛋了,于是忙拿出四个鸡蛋洗干净一起放在锅里,然后才盖上锅。

  趁着锅烧开的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处理下冬苋菜,她又往灶下架了几根柴火,然后将冬苋菜清洗干净,改刀切成细丝,又切了点葱花,都放在案板上备用。

  她打开锅盖,用勺子在粥里面翻搅了几下,这样能够防止下面的米糊了上面的米还没熟。忽然念姐儿从外面跑了进来,道:“好香啊!小鱼,这是在做什么啊?”

  她怕不小心烫到念姐儿,忙把念姐儿拉到一旁,道:“一会儿吃饭你不就知道了吗,反正是好吃的。炉子上的水一直热着呢,你先去洗脸吧,早饭马上就好了。”

  念姐儿毕竟是小孩子,一听说有好吃的特别高兴,蹦蹦跳跳地跑开了。而这时候在院子里扫完雪后的沈永并没有回屋,又劈起柴来了。厨房就是个草屋,甚至连门都没有,所以他一边在院子里劈柴,厨房里的香味一边往他这边飘来。

  小鱼往锅里看了看,粥里的水不是很多了,将之前切好的冬苋菜放到粥里面,不一会儿就能够烫熟。她又赶紧将昨天买回来的盆和碗筷都用开水烫了一遍。

  这时候锅里的粥也差不多煮好了,她将灶台下没有烧完的柴火拽了出来,埋在灰里熄灭,可不能留下火星子。先将锅里的鸡蛋挑出来放到碗里,接着将葱花也撒在锅里,犹豫了下,又撒了几滴香油,然后手脚利落地将粥盛到盆里。

  梳洗完的念姐儿挺着两个冲天揪又跑进厨房,小鼻子一个劲地凑到跟前闻啊闻。

  小鱼笑了笑,道:“馋猫,做好了,可以吃饭了,往屋里端吧。我切点酱菜就来。”

  这时早就劈完柴的沈永终于找到机会,走过来对念姐儿说道:“你去屋里里把桌子收拾出来就行,这里的东西我来端吧,别烫到你。”不过话虽然是对念姐儿说的,但是他的视线却一直在小鱼身上。

  闻言小鱼看了看他没有异议,低头继续弄酱菜。

  因有他们两人的帮忙,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饭菜就端上了桌子。

  小鱼先盛出一碗肉粥给洪婆子放在一边晾着,等到不烫了再喂给她。然后又给大家都盛好放在面前,轻声道:“吃吧,今天的粥我煮的有点稠,慢点吃,别烫着。”

  话音刚落,早就馋得不行的念姐儿立马端起碗喝了一口,一入嘴果然很热,于是一边张着嘴一边呼不停气,半晌才咽下去,眼睛眯成一条线满足的说道:“哇,太好吃了,又香又滑的,我一定要再吃一碗。”

  小鱼道:“好吃以后我再做就是了,你这小肚子再吃一碗可得撑破了。”念姐儿这孩子从小饥一顿饱一顿地胃早就变小了,每顿也就大半碗饭。

  沈永没有念姐儿那么猴急,慢慢吹凉尝了口后,认真对小鱼说道:“嗯,确实很好吃,家里许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饭菜了,辛苦你了,小鱼。”

  小鱼将刚剥好的鸡蛋放在念姐儿的碗里后,又拿起一个鸡蛋开始剥壳,才道:“这没什么辛苦,反正我也要吃饭的。念姐儿还太小以后就我一直做饭好了,这样你也能放心地在外面做工。”

  她话说完后鸡蛋也剥好了,随手就递给了他。其实她知道早晨他一直想要道歉缓和的,只不过那时她也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现在她这一举动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他微愣一下后伸手接过,笑道:“嗯,家里就多谢你照顾了。”

  她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看来也只有换个方式他才会接受自己的好意。两人间缓和之后,饭桌上也恢复了往里的气氛。

  昨晚的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但是有些事情却回不到最初的模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