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882 2019.11.28 22:42

  昨天茹茹抱着小疙瘩回去的时候爹娘已经做好晚饭就等她们姐弟两个回来了,小疙瘩立马献宝一样把怀里的牛油纸包递给自己的娘亲。郝老三媳妇接过去打开一看有些愣怔,看向茹茹。见茹茹点了点头,忙对郝老三说道:“孩子他爹你看啊,这是人家小鱼给的,全是肉的,会不会太······”

  郝老三道:“人家给了就收下吧,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大不了以后让咱家茹茹多帮衬着点,她一个孤女来到村子里,以后遇到的麻烦事情不会少的。”

  一想也是这个理,郝老三媳妇将牛油纸包里的东西摆放到盘子里端上桌子,道:“那孩子人真是不错,就是遭遇坎坷。好好个姑娘家现在孤零零地流落到这里,虽然暂时有沈永收留着,可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啊,沈永一个大男人,两人这么住着村里已经传得乱七八糟的了,以后的亲事可咋办啊?!”

  洗完手回来的茹茹听见娘亲的话,满不在乎地说道:“村里有些人就是嘴巴恶毒,人家两个兄妹相称清清白白的怕什么,再说小鱼告诉过我,她不会一直住在沈永家里的,最多一年她就会赚够钱搬出去的。”

  大人们说话的时候小疙瘩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盘子肉包,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迫不及待地道:“娘——我饿!”

  见状郝老三将小儿子抱到自己身边坐下,亲手给他拿个了肉包子,道:“行了行了,个人有个人的命,吃饭吧。”

  茹茹一家都是朴实善良的人家,昨天得了小鱼的好处,这不早上刚吃完饭茹茹她娘就用小竹筐装了一些腌好的咸鸡蛋吩咐茹茹给她送去。正好茹茹记得要帮小鱼缝制新被子,收拾完就要出门,没想到小疙瘩也跟过来说要一起去看小鱼姐姐,看来小鱼的那点好吃的是彻底把他收买了。

  姐弟两个刚走进沈永家院子,便遇到了正准备出门做工的沈永,闲聊几句。听见声音的小鱼匆匆从厨房里出来,道:“茹茹你来了,吃过饭了吗?我早上做的蔬菜碎肉粥,要不要尝尝?”

  没待茹茹还说话,小疙瘩率先跑过去抱住小鱼的大腿,漆黑的眼珠圆溜溜地望着她道:“小鱼姐姐,我早上没吃饱,肚子还有点空呢。”

  小鱼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的捏了他的小脸,道:“好,我这就给你盛一碗来吃。”

  “你别听他胡说,他是昨晚上吃多了肉包子,到了早上都还不咋饿呢。”茹茹无奈地戳穿了馋嘴的弟弟,来到小鱼身边忽然发现了她红肿的双眼,惊讶地“哎呀”了一声,赶忙抓住她的肩膀仔细地查看她的双眼,问道:“小鱼,你眼睛怎么了?你哭过了吗?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

  听见茹茹的大声质问,在院子里看向两人还没有出门的沈永脚下一滑,做贼心虚的匆匆带着工具出门了。

  小鱼挣脱茹茹的束缚,躲避她的目光,转身给小疙瘩盛粥掩饰地解释道:“没什么,是我做饭的时候不下心被锅里的热气呲了一下眼睛。”

  茹茹半信半疑地道:“真不是他们家人欺负你吗?!”

  小鱼一手端着碗一手拥着茹茹往屋子里走,道:“好啦,真不是,快进屋吧,你也不嫌冷。”

  小疙瘩抱着那碗粥跑去堂屋找念姐儿玩去了,小鱼两人在东屋闲聊一会儿,茹茹便提出帮她缝被子的事。可是忙活半天才发现东屋的木床太小了根本铺不开,堂屋的土炕够大,可是洪婆子病着,若是摆弄棉花容易呛到她就麻烦了。于是茹茹提议道:“要不把东西拿到我家里去弄吧,等都做好了再拿回来。”

  小鱼道:“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会,正好我娘平时也在家里,可以一起帮忙,下了雪后天气就会一天比一天冷的,早点做完你们不就能早点用上新被子嘛,走吧!”茹茹道。

  见小疙瘩和念姐儿玩得正热闹,便将他留在这里,两人又带着东西去了茹茹家里。

  刚一进茹茹家,就看到茹茹她娘正陪着一个与她们年龄相仿模样斯斯文文的女孩子在说话。女孩见茹茹回来,嗔怪道:“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好不容易空闲一天你还不在家,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回去了。”说完又上下打量了小鱼几眼,笑着对她说道:“诶,你就是小鱼吧,一直听茹茹提起你呢,我叫王淳玉,是······”

  “是我的妹妹,嘿嘿。”茹茹开口打断她,接着说道:“我们两个平时最要好了,之前你昏迷的时候还是她娘给你换的衣裳呢。”

  王淳玉上前拧了下茹茹的胳膊,气道:“好啊你,又占我便宜,明明我们两个一般大。”

  在茹茹的搭桥牵线下,不一会儿,三个女孩就熟稔起来,在茹茹的房间里一起说说笑笑地缝制新被子。在小鱼的观察下,这个叫王淳玉的女孩子虽然表面看视与茹茹一样率真随性,实际却是细心又八面玲珑,嘴里许多话都值得细品一番。

  原本小鱼还打算跟着茹茹学习针线活,以后也可以靠卖绣品养活自己。不想她竟然连最简单的平针都缝得歪七扭八的,还不算被扎了好几针的手指头,实在看不下去的茹茹最后把她赶到一边去坐着吃瓜子也不让她再碰针线。

  看来她真没有这个天赋啊,还是得想别的法子挣钱了。

  三个人就这样忙活了一个下午,王淳玉抬头看了看外面,收起针线道:“小鱼、茹茹,不早了家里恐怕要做晚饭,我得回去帮忙了。”

  其实小鱼从不久前就开始感觉到身体不舒服,腹部和后腰一阵阵酸痛,但是也不可能别人帮着她干活,而她自己却要先回去休息,只好一直强撑着。闻言赶紧起身也说道:“是啊,都这么晚了今天就到这吧,麻烦你们了。茹茹,我也得回去给念姐儿她们做饭。”

  见状茹茹也抻了抻懒腰,道:“行,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咱们现在已经把被芯都絮好了,就差裁布料然后缝被套了,我自己两天就能弄完。”说完转头看见小鱼的神情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打断道:“小鱼我知道你要说啥,好啦,别再道谢了,老这么客气我可要生气了?被子就放在我这吧,等都弄好了你再拿回去哈。”

  见茹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小鱼只好将嘴边的话咽下去。她和王淳玉两人一起出了门后,没有茹茹的牵线搭桥小鱼一时有些无话可说,而王淳玉也没有了方才的开朗热情,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就这样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微妙。

  幸好念姐儿家不在村子里,所以两人不顺路,走到十字街就分开了。

  小鱼刚走不远,迎面遇到了之前常来沈家开导自己的杨婆子,她刚要打招呼,不想杨婆子神秘兮兮地拉着她走到一边,小声道:“小鱼啊,我问你,我来到村子里后有没有去找过村长啊?”

  小鱼一头雾水道:“没有啊,我又没啥事,干嘛要去找村长?!”

  杨婆子恨铁不成钢地叹道:“唉,你这孩子!”然后又四下观察见没什么人在附近,才继续说道:“你难道不关心你的户籍吗?!原本来也没什么事,但不知道是谁在村长身边乱嚼舌根,说你是大户人家逃跑的奴婢。”

  小鱼大声反驳道:“我不是逃奴。”

  杨婆子忙按住她,小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可你终究是逃户啊。如今你爹娘亲人都不在了,没人能证实你是良民啊!听说村长正商量定你的户籍呢,若真信了那些小的话,给你编入奴隶籍可咋办啊?!那样你就只能找一家本地户主,投身入户,不过以后可就低人一等了,一直都附属在主人的户籍里,以后子女也是奴隶籍。”

  此时的小鱼如同天雷击中一般,大脑一片空白。奴隶二字对她而言,原不过是书本上的词汇,现在却马上要和她的命运结合在一起。

  杨婆子觉得好像就在刹那间,眼前的小鱼顿时脸色苍白、双眼透漏着满满的茫然和绝望。她担心地唤道:“小鱼,小鱼!”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浑噩噩地小鱼终于回到了沈家,一言不发地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她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王公贵族,就是金手指不断,为什么偏偏就她这样悲惨?

  奴隶,为人驱使打骂、毫无尊严人权可言的下等人。

  她不要!绝对不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