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2225 2019.12.07 23:42

  与此同时,一个粗狂的男声在小鱼身前响起,“呦,虎爷你看,这个娘们长得真不赖啊。”

  听到这个不大尊重人的称呼,迷糊的小鱼下意识将抵住下巴的剑鞘一把推开,高声反驳道:“你才娘们呢!”

  可话音刚落,男人一把钳住了小鱼的手臂,玩味道:“呦呵,还是个泼辣的,有点意思。”

  反应过来的小鱼,看清男人戏虐不怀好意的眼神,内心陡然一寒,抬头打量粗粗一看,面前的一行人举止粗狂,目露凶光,腰间纷纷携带武器。

  顿时脑子灵光一闪,他们是土匪!

  对于不怕死的亡命之徒来说,取她的小命简直易如反掌。后知后觉的寒毛耸立,下巴处似乎仍然感受到剑鞘的冰凉触感一般。

  满脸横肉的男人紧紧抓着小鱼,眼冒精光。小鱼吃痛挣了几下,男人纹丝不动,她只好硬着头皮出声道:“你,快放开我,不然······”

  男人嗤笑一声,道:“不然你要怎样?嗯?”

  “老三,正事要紧!”队伍最前面的一人忽然出声道。

  小鱼下意识地看过去,那名叫虎爷的男人正好看过。目光相接的瞬间,小鱼仿佛整个人刹那间被那人眼里的冷意穿透了一般,而那占据半边脸的刀疤更是醒目地让毛骨悚然。

  抓住小鱼的男人似乎很怕这个虎爷,顿时收敛笑意。却也没有放过她,他一把将她拉上马背,用左手环在腰间禁锢着,道:“我们要找黑子他爹老罗头,劳烦姑娘你给带个路。”

  说完不待小鱼回应,便双脚一夹马腹,载着她往前走去。

  此时被迫坐在男人怀里的小鱼才觉得后怕起来,万一这群土匪起了歹意,凭她一个女人也反抗不了,更没有世族家人为她讨回公道,整个人僵硬地一动不敢动。而男人似乎很喜欢小鱼方才的泼辣劲,始终嘴角带笑。

  随着马儿跑起来的颠簸,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男人故意将胸膛贴在小鱼背上,甚至时不时低头蹭着她的头发和面颊,那刺痛的胡渣和炙热的呼吸都让她寒毛卓竖,可在马背上却又避无可避,只好一直隐忍不发。

  好不容易挨到老罗头家院前,她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抬手一指,道:“到了,这家院前有槐树的就是了。”

  为首的虎爷率先翻身下马往院子里走去,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下了马,紧跟其后。就在小鱼男人会放了自己的时候,不想他竟然一伸手将她拽下马背。

  小鱼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拉倒在他怀里。

  孔武有力的胳膊立刻将她困在他的身侧,一边拥着她往前走,一边靠近她耳边低沉的说道:“老实点,乖乖跟在爷身边,等这件事了了,爷带你回山上吃香的喝辣的去,比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要好上千百倍。”

  “放开!我才不要跟着你。”小鱼不太敢激怒他,用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拒绝道。

  男人嗤之以鼻,“从来爷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嘿嘿······待你知道了爷的好处就再也离开爷了。”

  小鱼这才明白男人是动了真格想要把她带走,一想到这里便拼命地挣扎起来。可是她一个女子力气再大也比不过他,情急之下她张嘴狠狠咬住了男人圈住自己的右臂。

  “唔!”男人痛呼一声,大力地将她甩了出去。怒道:“你这个女人······”

  掀倒在地的小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抓住衣襟揪起来,紧接着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顿时蒙头转向,感觉整个下颚都失去了知觉,耳朵里轰鸣不断。却还是不服输地向他瞪去。

  倔强的模样让男人又气又笑,看了看前面,见虎爷没有不悦,然后重新将她搂到怀里,梗着脖子道:“我就喜欢你身上的这个劲。”说着用手背碰了碰她已经高高肿起的面颊,又道:“眼下爷们有正事要办,你老老实实呆在爷身边,别自讨苦吃,听到没?!”

  看着眼前阴晴不定地男人,小鱼抿住嘴巴没有回答,他根本就是个莽夫,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硬碰硬是行不通的,思绪许久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男人见她一味用漆黑的眼珠望着自己,心里喜欢得紧,低头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随后拥着她和其他人一起走进了老罗头家的屋子里。

  男人突然靠近时,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只好闭上眼睛承受着。心想反正一时也逃不脱,那就只能老实地跟着他吧,越是反抗吃得苦越多,不如随机应变,逮到机会就立马逃跑。

  一进屋她就愣住了。

  偌大的屋子中央摆放着一具棺材,透过打开的盖子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样貌与老罗头十分相似。难道是老罗头的儿子黑子?!

  只见老罗头扒在棺材上,捶胸顿足地哭喊,而老罗太太和虎爷无声地分坐在炕两端。屋里屋外围满了凶神恶煞的众土匪,小鱼站在他们之间倍感惊惧。

  许久,才见老罗头老泪纵横地环顾一周,最后指着虎爷质问道:“我好好的黑子,还不到三十岁啊!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们,不是你!你还我黑子!”

  众土匪见老罗头不敬虎爷,作势要出来。虎爷一抬手,示意不要妄动,开口道:“黑子跟我一场,我不能让他死后还放心不下家里。”

  说着给一人使了眼色,那人立马抬出一个大木箱子放在老罗头身前,打开木箱后又退了出去。从小鱼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闪着荧光的珠宝玉器,顿时呼吸一滞,这个虎爷绝不是小打小闹的土匪,轻轻松松就拿出这些东西,又敢大白天堂而皇之的进村,一定是盘踞一方多年的悍匪,看来她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虎爷继续对老罗头说道:“这里面是我的一点心意,算是替黑子孝敬你们二老的,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你们二老用到死,今后,我和黑子算是两清了。”

  见虎爷起身要走,低头看向木箱子的老罗头不管不顾地拦住他,呼天抢地道:“你们想用这些东西就打发了我吗,我要我儿子,他活生生一个人跟着你出去闯荡的,怎么回来就变成一具尸体呢?都是你的错,你还我黑子!黑子!”

  忽然土匪里出来一人将哭闹的老罗头拖倒在地,而老罗头竟然变本加厉就地撒泼打滚起来,这阵仗把老罗太太吓的整个人缩在角落里,根本不敢出声。

  虎爷嗤笑一声,用手弹了弹之前老罗头碰过的衣角,勾起嘴角道:“你这是,嫌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